王實味冤案未徹底平反(轉載)

裴毅然

 

      王實味(19061947)冤案並未徹底平反——未恢復黨籍,這對眾多國人來說,怕是一個多少還有點爆炸性的新聞。當然,這只是一則舊聞,舊聞成新聞,乃是因為它一直被有意無意捂著蓋著。

      眾所周知,19822月,中組部發文〈關於潘芳、宗錚、陳傳綱、王汝琪等四同志所謂五人反黨集團問題的平反決定〉,但五人集團只平反了四位,缺席最主要的人物——王實味。王實味的平反,一波三折,延時十年。199217日,由公安部派人至湖北十堰王遺孀劉瑩處,當面交送〈關於對王實味同志托派問題的復查決定〉與一萬元慰問金。83歲的劉瑩(1908∼ )對姍姍來遲的〈決定〉出奇平靜,未發一語,其子王旭楓反而激動得熱淚盈眶。劉瑩堅決不收慰問金,後將此金交十堰文聯為青年文學獎勵基金,以紀念丈夫。但是絕大多數國人(包括相當一批研究者)都未注意到:這項影響如此巨大的平反要案原本應是中組部的差事,何以由公安部完成?而且,既然平反,何以沒有恢復黨籍?絕大多數國人也認為冤案已經昭雪,完成大團圓

      筆者也是最近讀了《溫濟澤自述》,才豁然開朗,探得謎底。溫述關鍵一段轉錄於下:

我在1988年給中組部的報告中,提出了三條建議:一、對王實味錯劃為托派的問題,予以平反;二、王實味被開除黨籍應予恢復;三、開個小型座談會,我和當年參加過批判王實味的人參加,總結一下從此案中應吸取的教訓。事後瞭解,1991年,中組部把我的這三條建議送請十幾位老同志審閱,對第一條,十幾位老同志都畫了圈表示同意;第二條,畫圈的只有兩位;第三條,無人畫圈。因此,王實味的黨籍沒有得到恢復。談到總結經驗教訓,除胡耀邦說過一次,再也沒有人提起。[1]

     

      十幾位老人,想來是鄧小平、陳雲、彭真、習仲勳、薄一波、王震、鄧穎超等諸老。說是中組部復查,最後還得老人畫圈,並按老人的集體意志定奪。十幾位老人 都同意平反,故有公安部的平反,公安部出面只證明王實味無罪,只負責刑事部分的錯殺,但不涉及組織關係。恢復黨籍,只有兩位老人畫圈,因此不能恢復,不能由中組部出面,表明王實味仍然有錯,說了寫了不利黨的話,擁有不利於黨的思想,做了不利於黨的事,犯有仍須批判的政治錯誤,不能讓他的靈魂回到黨的懷抱,即最終不承認當年批判王實味有錯,錯殺不等於錯捕,錯捕不等於錯批。至於開個小型座談會,大概都認為毫無必要,翻檢這樁沒光沒彩的陳舊老賬,有那必要麼?竟無一人畫圈。

      十幾位中共老人的批示,不僅說明他們對王實味冤案的態度,也說明中共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集體認知水準,尤其說明他們對總結歷史經驗教訓的態度。無一人表示應該開個總結教訓會,即無一人認識到歷史是最好的教師,意味深長且含蘊多多呵!就是從情理上,冤枉人家49 年,開個會,請遺孀來一下,安慰安慰,讓當年打過王實味的尚存者表示一下懺悔,而且向外界樹立不回避歷史錯誤的光輝形象,政治得分多多,能花幾個錢? 能費多少事?筆者認為,十幾位老人的這一集體態度,其實表明中共的一大通病:不願認錯。除了痛及全體老幹部的文革,無論土改、鎮反、肅反、反右、反右傾、四清,直至清污、六四,就像王實味案一樣,沒有一樁徹底認錯。就說反右,至少打了55萬餘人(最近有資料表示右派總數實為3178470人,中右 1437562人),[2] 認一聲錯又抵得上人家22年的受得罪麼?但至今堅持擴大化,仍然不給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陳仁炳等五人平反,因為還得留著他們證明只是擴大化

      不願認錯,表明中共不願授人以柄的敵對思維定勢,不肯開啟反思的邏輯起點,堅守第一雄關——我們沒錯,毋須反思,更毋須懺悔。然而,這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應有之態麼?

      說來不信,如此轟轟烈烈的驚天大案,王實味家人居然20年後才開始得知。文革初期,女兒王勁楓從高音喇叭媗巨鴗翾A東1962年的一段講話,方知父親的下 場,但不敢也不願將此訊告知母親。不久,兒子王旭楓也從一本書中得知父親被殺的結局。最後,王妻劉瑩于1978年從廣播中聽到王實味的名字,聽清已於 1947年處決,頂著三項罪名——反黨集團成員、國民黨特務、托派分子。

      中共建黨老人、長期擔任統戰部長的李維漢,1981年向中組部提 出復查王實味案,並在回憶錄《回憶與研究》中提出一個懸案,確認王實味的問題是思想問題而非敵我矛盾、與托派的關係是歷史問題而非現實問題、是個人問 題而非組織集團活動。饒是有李維漢這樣重量級人物出頭,王案平反仍被長期擱置。1984811日,李維漢去世,臨終前向溫濟澤託付王案平反。[3] 被擱置的原因是198111月托派骨幹王凡西在境外出版《雙山回憶錄》,內有這麼一句:在中共統治區內,一些自動前去參加工作的托派(例如王實味 等),遭到了無情的鬥爭,最後被殺害了。就這麼一句不負責的晚年回憶,卻坐實了王實味的托派身分!1985年,王凡西在香港月刊《九十年代》再發表《談王實味的王實味問題》,詳細交代自己與王實味的交往,尤其1930年春重逢上海的細節,在他與另一托派分子陳其昌交談托派觀點時,王對某些觀點表示同 情,但反對他們自立門戶,又因王已結婚,生活拮据,依靠寫作翻譯度日,因此翻譯了托洛茨基自傳中的兩章。王凡西在文中著重表明自己在《雙山回憶錄》中的那段話說得不準確:這句話說得不甚確切……王實味與陳其昌和我有過長期較密切的關係,雖然他思想上受過托洛茨基某些意見(特別是文學方面)的影響,但他始終不曾參加過中國托派的組織。(原文著重點改為下劃線——編者)”“必須聲明的第二點是:王實味大約從1929年至1934年這個期間與黨失去聯繫,為想重新參加組織,他那時確曾徘徊於中央派與反對派之間,但最後他參加前者而不參加後者,而這些完全是出於他獨自的決定。當他決定重新加入中共組織之後,便斷絕了與托派朋友的來往。”[4]

      1942 年5月23日,延安文藝座談會結束,旋正式進入整風。527日,在康生(總學委副主任、社會部長)授意下,中央研究院召開全院黨的民主與紀律座談 會,開始糾偏,最初幾天還局限於思想偏向,態度尚溫。61日起,會議中心從批評轉入批判,從和風細雨的同志式幫勸轉入急風暴雨的敵我鬥爭;王實味抵 抗了幾天——稱病缺席,後被抬著擔架至會場接受批鬥;64日王正式提出退黨,6日被迫收回退黨要求;194341日被捕,由中央社會部長康生正式下令,戴上三頂大帽: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暗藏的國民黨探子、特務反黨五人集團成員。最後一項罪名牽連到赴延不久的兩對夫妻——潘芳、宗錚; 陳傳綱、王汝琪,乃是為了突顯這一案件的反革命組織性,從而證明整風運動之必要與搶救審幹之實績。19473月,國民黨進攻延安,王實味被押解撤出,行 至山西興縣,71日由康生批准秘密處決,推屍入井。

      鑄成王實味冤案除了中共內部的敵情思維,還有一些外因。王實味兩篇最著名的反 動雜文”——《野百合花》、《政治家藝術家》被國民黨印成小冊子——《關於<野百合花>及其他》——四處散發,油印、鉛印,還加按語:中 共……歌贊延安是革命的聖地……然而……在陝北、貪污、腐化,首長路線、派系交哄,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使為了抗日號召跑向陝北的青年大失所 望,便使許多老共產黨員感到前途沒落的悲愁。對國民黨來說,王實味的雜文可謂遞了攻擊延安的炮彈,乃是求之不得的內部異聲。這也是王實味自己都感覺 抬不起頭來的致因。他對前來幫勸的溫濟澤痛哭流涕:我有錯,但是,的確出於我愛黨的好心啊!”[5] 搶救他的溫濟澤、李言也認為王只是思想認識方面的問題,但康生批評他們是溫情主義,指稱王是托派分子與國民黨藍衣特務,要他們不要麻痹。溫濟澤躬身自檢,覺得當然是領導看得遠見得深,撰文《談溫情主義》發表於《解放日報》。

      王實味案說明延安時期的中共,就已淪入兩個凡是的毛式思維——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延安整風其實是1957 年反右的前期預演,形式、程式一模一樣。1942318日,中央研究院召開整風動員大會,號召大家向領導提意見,幫助黨整風,即最初的動員鳴放,屬於布餌階段。王實味在院內壁報《矢與的》上發表短文,提出絕對民主必須有大至大剛的硬骨頭是不是對大人物有話不敢說我們決不能讓邪氣更大的人得勢我們的眼光不應只看到本院,更應注意全延安以至全黨[6] 當然,王實味的所謂托派言論今天已被證實完全正確,而且發出預言般光芒:史達林人性不可愛中國大革命的失敗,共產國際應該負責蘇聯對季諾維也夫叛國案的審判是可懷疑的托派理論有些地方是正確的[7]

      歷經半個世紀,1992年的中共對王實味案仍不能直面正視,說明什麼問題呢?一粒水珠折射陽光:承認錯誤的難度自然就是距離真實真理的差距。

2008年秋於滬·三湘

 

註釋:

[1]溫濟澤:《溫濟澤自述》,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96月第1版,第156頁。

[2]郭道暉:《毛澤東發動整風的初衷》,載《炎黃春秋》(北京)2009年第2期,第10頁。

[3]黃昌勇:《王實味傳》,第254頁。

[4]溫濟澤:《溫濟澤自述》,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96月第1版,第153頁。

[5]溫濟澤:《溫濟澤自述》,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96月第1版,第144145頁。

[6]溫濟澤:《溫濟澤自述》,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96月第1版,第144頁。

[7]溫濟澤:《溫濟澤自述》,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96月第1版,第146頁。

 

【中國資訊中心《觀察》雙月刊2009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