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須即釋放無辜被囚律師和異見人士

劉山青輯撰


 

 

濫捕、刑訊、囚禁或限制人身自由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報導:“截止20157138時,共涉及107人,被刑拘、監視居住7人、被失蹤、帶走、失聯絡的15人、被短暫拘留、約談、傳喚後獲准回家的共85人;截至201571411:00,共計146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根據《維權網》所整理的資料,2015711日有18名律師被警方強行帶走,包括北京王宇律師、北京周世鋒律師、北京李姝雲律師、北京李和平律師、廣西覃永沛律師、廣東隋牧青律師、北京劉曉原律師,河南常伯陽律師、甘肅李大偉律師、河北李威達律師、廣西南寧覃永沛律師、湖南謝陽律師、胡林政律師 河北李威達律師、北京王全章律師、北京黃力群律師、上海秦雷律師、湖南羅茜律師。

 

內地官方傳媒也高調報導:從710日週五開始,在兩天內共涉及81人,其中6人遭刑事拘留、1人遭監視居住、28人遭扣押未獲釋、46人獲准回家。事件涉及多達23個省份。

 

20173月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的附件二中的第8個個案介紹了當中被判刑的「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等顛覆國家政權案」。

觸發點

20155月,一名討飯者(或賣藝)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候車室被警察開槍擊斃。事件引起20多名前往聲援的公民和提供法律援助的維權律師,先後被警方拘留。維權律師發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署聲明,並獲得660 名律師簽名支持。

另一邊廂,四名律師在江西高院前,抗議法院剝奪「樂平冤案」律師的閱卷權,參與抗議行動的維權人士吳淦(屠夫),涉嫌「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

 

最新發展

截至 2017  5  31 日,當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1人、羈押待審的4人、一審審結的9人、取保候審的15人、解除取保候審的12人、撤銷指控的1人、限制出境的41人、曾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264 人。當中:

 

江天勇律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個月,已屆滿。

一審審結:

胡石根,判刑七年半;

周世鋒律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李和平律師,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劉星,判判2年, 2017526日刑滿獲釋;

尹旭安,判刑36個月;

姚建清,判刑2年,201764日刑滿;

張婉荷,判刑18個月,201613日刑滿獲釋;

翟岩民,判刑3年、緩刑4年;

勾洪國,徒刑3年,緩刑3年。

 

羈押待審為王全璋(至今音訊全無)、吳淦(又名屠夫)、李燕軍、王芳(2017330日審訊,上級法院批准延期3個月審理)

 

三所律師行

709涉及三個內地的律師行被抄家,分別為“鋒銳律師事務所”、“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NGO的洗冤行動辦公室)”,及“李和平律師在北京的辦公室”。

 

“鋒銳律師事務所”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成立於二零零七年四月,是北京知名律師事務所。全盛期有執業律師、實習律師、行輔人員一百多人。律師大多由畢業於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等名牌院校的具有博士、碩士、雙學士學位的專業律師組成。主要業務為刑事訴訟業務、房地產與建築工程,上市公司業務等。

經北京市司法局,四川省司法廳批准,北京鋒銳(南充)律師事務所於20131118日正式成立。

當中的維權律師周世鋒、王宇、劉曉原、王全璋等曾代理訪民、弱勢族群、法輪功無罪辯護案件而得罪當局。

2015710日起,北京當局公安部抓捕維權律師及人士,其中位於北京的鋒銳律師事務所是成為一個摧毀的重點目標,有多人遭到抓捕。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

2011722日,李金星在辦理北海案“裴金德等涉嫌故意傷害罪案”辯護期間遭受暴徒圍攻毆打住院,全國律協發出聲明聲援。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另一場觸怒權貴的官司是為楊茂東、孫德勝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辯護。

2014619日,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檢察院向天河法院提起公訴,指控楊茂東、孫德勝等人在20141月份聲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以及孫德勝等人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要求全國人大簽署《公民經濟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

李金星律師被指於去年在廣州天河法院上庭的時候,擅自發言、打斷法官發言,干擾訴訟,面臨停止執業一年的處罰,引來超過三百二十業界聯署聲援。

 

“李和平律師辦公室”

北京律師李和平在去年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於今年428宣判,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判決書指出,李和平在2008年以來,多次通過互聯網或借境外媒體採訪,抹黑、攻擊國家政權機關和法律制度;利用境外資金炒作熱點案件,挑起人民對社會制度不滿;勾結一些宗教活動人員、職業訪民、律師等策劃顛覆國家政權。

 

官方報導

《習近平關於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

中共官方媒體值該書出版機會發表文章表示『決不能讓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

 

多維新聞2015-05-14

近日,《習近平關於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一書正式出版。據悉,該書摘選自習近平講話、報告、批示、指示等30多篇重要文獻。其中,該書第六篇重點論述增強全民法治觀念,使遵法守法成為全體人民共同追求和自覺行動。此外,書中還特別強調,“決不能讓那種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開來。”

“如果人情介入了法律和權力領域,就會帶來問題,甚至帶來嚴重問題。”陸媒《人民網》在報道中提到,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一系列講話中闡述了嚴格依法行政的重要性,指出“中國是個人情社會,人們的社會聯系廣泛,上下級、親戚朋友、老戰友、老同事、老同學關係比較融洽,逢事喜歡講個熟門熟道,但如果人情介入了法律和權力領域,就會帶來問題,甚至帶來嚴重問題。” 習近平說:“引導群眾遇事找法、解決問題靠法,逐步改變社會上那種遇事不是找法而是找人的現象。”他還強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誰都沒有超越法律的特權。

報道援引了2013223日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要引導全體人民遵守法律,有問題依靠法律來解決,決不能讓那種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開來,否則還有什麼法治可言呢?要堅決改變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現象,誰違法就要付出比守法更大的代價,甚至是幾倍、十幾倍、幾十倍的代價。當然,這是一個過程,要逐步在廣大幹部群眾中樹立法律的權威,使大家都相信,只要是合理合法的訴求,通過法律程式就能得到合理合法的結果。”習近平說。

 

環球時報

2015-07-12

社評:少數“死磕派”律師栽跟頭是必然的

 

中國公安部指揮摧毀了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中心滋事擾序的“重大犯罪團夥”。根據官方媒體報導,一些常被稱為“死磕派”的“維權律師”與一些推手、“訪民”相互勾連,製造了包括慶安事件在內的一系列大規模輿論事件,嚴重擾亂了具體案件的依法處理。昨晚公開的一篇長文披露了很多讓人驚訝的細節。

“死磕派”律師是近年社交網站興起後的突出現象。律師的“死磕”精神本身包含有積極意義,與依法治國有一定相向關係。然而極少數熱衷“死磕”的律師並非以法庭為舞臺,而是把精力投向輿論場,用輿論壓力推動案件的處理方向,甚至組織現場抗議活動,加大壓力的籌碼。

從公安部公佈的有關案情看,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涉案律師在“死磕”路上走得過遠。比如他們勾連推手操縱圍繞慶安事件的互聯網輿論,嚴重誤導了公眾的看法,將一個事實清楚的案件生生搞成“強烈要求真相”的全國性輿論事件,撕裂了社會,刺激了一些不明真相者對政府的不滿。…….

 

 人民日報 

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

新華社記者   本報記者 黃慶暢

 20150719   04 版)

  “我認罪,希望能給我一個機會。”

 

近日,公安部指揮多地公安機關摧毀一個以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少數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周世鋒、王宇、李和平、謝燕益、隋牧青、黃力群、謝遠東、謝陽、劉建軍9名律師和劉四新、吳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民網評》

529日《民網評》的「超級低俗屠夫 被刑拘為誰敲響警鐘」表示:「在不少人眼裡,吳淦威風八面——似乎越來越有「號召力」——「吳淦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質,算盡機關太聰明,到頭必定是法律的嚴懲。」可見,維權運動中受到針對的除了律師以外,還有一大批來自基層的推手。他們善用「互聯網傳播資訊快,傳播的成本極低」,「向其他激烈的線民傳授經驗」,而且十分有技巧。

 

6月,翟岩民、劉建軍和「留著大鬍子、長頭髮紮辮子」的著名推手劉星等人也被指有酬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及被官媒高調報導。

 

央視

CCTV2015525日上午的《朝聞天下》欄目播放一段長達近六分鐘的《網名「超級低俗屠夫」被拘真相》節目。

 

  人民日報 

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

 人民日報 》在第一時間,在712日第版以4,600字,以上為題的文章將事件說得很白。文章指出,「黑龍江慶安、江西南昌、山東濰坊、河南鄭州、湖南長沙、湖北武漢……一系列熱點事件的現場,為何屢屢出現律師挑頭鬧事、眾多『訪民』舉牌滋事?」

 

「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公安機關縝密偵查,日前,備受關注的翟岩民、吳淦等人涉嫌嚴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進展——北京等地公安機關集中行動,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至此,一個由『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組織嚴密、人數眾多、分工精細的涉嫌犯罪團夥浮出水面,其以『維權』『正義』『公益』為名、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之實。」

 

基層推手

在維權運動中,一群基層推手是重要的一個組成。他們並非律師,但他們接觸到社會的底層,看到社會的不公。這些推手對共產黨的手法有深刻認識,知道如何保護自已,也對共產黨完全沒有幻想。他們“膽大”、“立場鮮明”,善用互聯網絡成了頗具影響的“意見領袖”。他們在看到機會時,出手很猛。這批推手有長久的抗爭經驗,與基層的重要力量(如上訪運動,法輪功)結合,與維權律師結合,所以共產黨十分痛恨他們。我們可以在人民日報的長文“揭開超級低俗屠夫真面目”看到一二。在這批基層戰士中,吳淦原是一名小兵,翟岩民是一位小商人。捕捉吳淦實質上是709事件的起點。

 

特別值得注意的個案

樂平冤案

「樂平冤案」指的是2000年樂平中店村發生一起搶劫、強姦、碎屍案,當地超市一老闆及一女子遇害。五名村民被認定為兇手及重判入獄。2013年,在另一宗案件中,兇手承認「樂平案」是他所為,但法院不肯翻案,維權律師為了爭取閱卷權,長守法院外靜坐18天。吳淦只是一個聲援角色。

吳淦「從外地趕到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大門口高聲辱駡該院負責人。19日上午9時許,吳淦再次來到法院門口,繼續高聲辱駡該院負責人,並擺放事先製作好的帶有侮辱性質的看板,準備在法院門口擺設靈堂。」於是,「南昌市公安局以“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為由,把吳淦分別決定行政拘留五日、合併執行行政拘留十日處罰。」

 

「慶安槍擊案」

201552日,黑龍江慶安縣一名討飯者徐純合帶著82歲的母親和三個64歲兒女原本準備去往大連,車站安檢人員認識他們,以為他們又要赴外地上訪。在爭執中,火車站民警在100名旅客群眾, 60多名現場目擊證人和他的母親及小孩前槍殺了他,轟動全國,不僅引爆各界輿論怒火,也引發慶安官場「塌方」及當地一系列貪腐案件被持續曝光。

 

短短3天,超過660名中國律師聯署簽名,抗議慶安當局抓捕聲援律師的非法行為。

 

 

禍延家人

中共在709事件中的處理手法之一是禍延家人。其中的例子有拘捕吳淦父親,指其犯上經濟罪;王全璋的父母遭不明人員逼遷,被斷水斷電。

迫服藥物

維權人士劉星出獄時表示,服刑期間曾被迫服用所謂的“降壓藥”;李和平律師在押期間遭強迫服藥和戴工字鏈酷刑;維權女律師李姝雲揭政法系酷刑披露被迫服藥;李春富律師被強逼服藥;勾洪國透過妻子披露在被羈押期間遭強迫用藥的細節。 

 

結語

習近平今次的瘋狂拘捕維權人士,跡近鄧小平在25年前的全國打壓民刊運動。一九七九年,爭民主、爭人權的「西單民主晼v運動波及全國。鄧小平利用這一運動上位。當魏京生警惕國人他假民主,真獨裁後,鄧在全國拘捕出版民主刊物人士,多人被重判10年至14年監禁。同樣地,習近平的中國夢觸動很多社會利益,如官搶民地和化工污染項目等。習近平一方面反貪腐,強調法治,在另一方面又不能容忍維權活動揭露社會的黑暗面。

正如民主晲ぁ颽O鄧小平的假民主與真民主之爭,今天的「709大抓捕事件」是習近平時代的真法治與假法治的決戰。

當局必須立即釋放所有被無辜拘留迫害的維權律師及其他人士,嚴禁在拘留時的刑訊迫供,在拘捕後監獄中的酷刑折磨,停止對被監視人士的迫害,恢復他們的人身、居住等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