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讓人哭笑不得的國家(轉載)

慕容雪村

這個國家有全世界最龐大的官僚隊伍,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在貪污或受賄,每一種權力都被污染,成為致富的法寶或傷人的利器。

根據公開的報導,每年有大量的財富用於這些官僚的吃喝、旅遊和公車消費(每年九千億人民幣)。

或許有人會問:納稅人為什麼不反對?

抱歉,在這個國家,沒有納稅人這個詞,有的只是「人民」。

有人會說,這些事不足為奇,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任何一個國家都曾經有過。

我承認,但還是要說,如果腐敗可以分度數,那麼5度腐敗和100度腐敗的差別不僅是個數位,前者還可以算是瑕疵,而後者已經成了災難。

我還要說,不能因為別的國家有腐敗,就認為中國人應該忍受這種腐敗。

在中國,有些官方發言人會說,因為中國人的素質太低,所以不配享有更美好的生活,請你相信,說這話的人,他自己的素質就很低;還有些人說,因為中國的獨特國情,所以不能給民眾乙太多自由,請你相信,說這話的人,他自己就是國情;還有些人說,中國最需要的不是自由,也不是人權,而是穩定,在這堙A我請你相信,說這話的人,他自己就是不穩定的因素。

2009年底,我混進了一個傳銷團夥,在其中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傳銷團夥幾乎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一位中國學者曾經對此做過精的論述,他把這種社會稱為「前現代社會」,主要有三種人構成:騙子、傻子和啞巴。

不過令人高興的是,中國已經發展到了後現代社會,情況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那就是:騙子越來越多,傻子和啞巴都快不夠用了。

如果說現代文明社會的標誌就是從身份到契約的轉變,那麼中國還是一個半開化的國家,一個大洪水之前的國家。

你們知道,就在二十多年前,中國還是一個完全的身份主導型社會,在那個社會中,一個人能做什麼,能做出什麼成績,不是取決於他本人的能力和素質,而是取決於他爸爸是誰。

如果某人是個王八蛋,他的兒子也必是個王八蛋,很多年後,他的孫子、曾孫子依然是個王八蛋。

在二十多年之後,情況有了什麼變化?

我要說,有所進步,可是進步不大。

我們的社會依然是一個身份主導型社會,官員的兒子、孫子依然做官,民工二代、民工三代依然是民工,巨頭的兒子、孫子依然是巨頭,即使他什麼都不做,至少也可以混個將軍。

在近十幾年中,這種情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一直在惡化,到今天,中國社會已經成了一個以身份為主導的板結型社會,每一種權力、每一門生意、每一項資源都被徹底壟斷,平民子弟幾乎沒有希望,他絕對沒機會能成為奧巴馬,更不可能成為比爾.蓋茨或約伯斯,即使他只想過正常的生活,那也將無比艱難。

事實上,在最近的幾年,中國市民階層的生活正日益艱難,沉重的稅負、昂貴的房價,日益上漲的物價和微薄的工資,人們就像風箱堛漲揤哄A左右為難,舉步維艱。

計程車本是不錯的行當,可就在幾個月之前,有位司機親口告訴我:他已經有幾個月沒吃過肉了。

當我們經過一片豪華住宅區,他這樣感慨:這堛漱j樓越建越多,為什麼我的日子卻一天比一天艱難?

有一首歌謠極為生動地描述了人們的憂慮:「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幾;讀不起,選個學校三萬起;住不起,一萬多元一平米;娶不起,沒房沒車誰跟你;病不起,藥費讓人脫層皮;死不起,火化下葬一萬幾。」

你們知道,中國已經成了奢侈品消費大國,但更令人高興的是,在這個國家,連死亡本身都已經成了昂貴的奢侈品。

一個以身份為主導的社會,必然是一個缺乏創造力的社會,所以我們看到,無論在工業、農業、商業還是在文化藝術領域,中國人都絕少創新,有的只是抄襲和模仿。

近幾十年來,中國政府一直致力於向世界輸出價值觀,為此建了很多所孔子學院,不知道它們是否改變了世界,但我相信,把它們全改成中餐館肯定更受歡迎。

我更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改革這糟糕的制度,在未來的幾十年間,中國仍將是一個缺乏創新與發明的國度,它或許會有很多錢,但一定不會有太多文化;或許會有強大的武力,但一定不會讓它的國民感覺平安;它或許能造出許多大房子,但可以斷定,在這大而無當的房中,每一個細節都代表一個遺憾。

談到中國的種種問題,人們有各種各樣的解釋,有人說是因為中國人的素質太低,有人說是倫理道德的缺失,還有人說是因為中國人沒有信仰,但在我看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有一個糟糕的制度,在這種制度之下,權力不受約束,只能漸趨腐敗;法律形同虛設,它是權貴的利器,更是平民的枷鎖;警和軍隊最大的作用是維護統治,只會讓人們感覺更加恐懼,而不是更加安全;在這種制度之下,沒人對歷史負責,所以也就沒人對現在負責,更不會有人對未來負責。

人們只關心利益,只關心眼前,不守規矩成了最大的規矩,不擇手段成了最好的手段,在官場,在商場,大多數競爭其實都是底線的競爭,總是讓卑鄙的人勝出;在這種制度之下,每個人都會感覺屈辱,不管身邊有多少「和諧社會」的廣告,許多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離開這堙A到平安的地方去。

這糟糕的制度,斯大林毛澤東主義和中國王朝政治的不倫之子,叢林法則、儒家權謀和共產主義的混血產品,經過幾十年的發育,已經成長為一個又大又醜的怪胎,它虛榮、蠻橫、自視甚高、從來不會認錯,它打倒一個人是因為正義,給這個人平反,還是因為正義。

一切好事都是它領導的,一切壞事都是因為背叛了它的領導。

它主宰一切,只允許一種信仰,那就是信仰它;只允許一種感謝,那就是感謝它;它擁有每一份報紙、每一所學校、每一座寺廟,沒有它的允許,連花朵都不能隨便開放。

它既強壯又脆弱,身患重病,卻有著強大的殺傷力;它異常笨拙,卻有著無比敏感的神經,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它神經緊張,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讓它怒火中燒。

這糟糕的制度,就像一個越來越大的毒瘤,毒害著每一滴血液、每一根神經,把君子變成惡棍,把美的變成醜的,並將最終把整個國家拖入可怕的災難之中。

在幾千年的戰爭和殺戮之後,人類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權力如同猛獸,必須把它關到籠子堙C

這是現代社會的共識,但在中國,一個大洪水之前的國家,大多數人依然是秦始皇的子民,他們相信英明的皇帝和大臣,卻不相信良好的制度,總希望有一隻不那麼殘暴的猛獸來統治他們。

這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因為猛獸正在身邊徘徊,野性尚存,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當權力的野獸在身邊咆哮,人們會變得格外謹慎,只要日子還能過得下去,他們就絕不會多說一句話。

他們漠視自己的權利,也漠視別人的權利,鄰居的房子被拆,他們若無其事地看著,等到他們自己的房子被拆,鄰居們也在旁邊若無其事地看著。

但我們知道,人類社會是一個整體,沒人可以置身事外。

一人不自由,則人人不自由。

一人不安全,則人人不安全。

這糟糕的制度能夠運行,是因為我們都曾經為之出過力。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就是制度。

制度的問題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當我們端起飯碗,問題就在碗堙A當我們走在路上,問題就在腳下。

這些問題不僅關係到國家的未來,也關係到每個人的命運。

有人說,中國是一個沒有底線的國家,這話不對,這國家並非沒有底線,它以你我為底線。當它越來越好,是因為我們都曾為之努力,當它越來越壞,也是因為我們的努力。(完)

--轉自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