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希臘政府聽取了真相委員會的建議會如何?

埃裡克·杜桑


 

 

2015925日,在希臘議會裡,真相委員會舉行了關於希臘公共債務問題的新聞發佈會,會上,委員會的科學顧問埃裡克·杜桑,對一個記者的問題做了詳細的解答,這個問題是,如果希臘政府聽取委員會的建議,暫停償還債務,會發生什麼情況。杜桑解釋說,遠不會導致災難,暫停還債,結合其他措施,對付這場危機,有可能為希臘找到一個比目前第三備忘錄的實施更好的結果。

埃裡克·杜桑:謝謝你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招致了那些主張別無他法者的主要反對意見。問題是說:如果政府把調查報告的發現考慮進去,那就不得不暫停償還債務,這將導致災難和混亂,那對整個國家非常不利的。

截至公投為止,希臘尚沒有得到任何幫助。

為了提供一個答案,我們必須檢查實際發生了什麼。 在125日的選舉和201575日的公投之間,希臘償還了接近70億歐元(寣^的債務,而它卻沒有收到任何幫助,儘管還有至少72億歐元的債務,根據計,這個債已被延期到六月底。 [1]

其他金額還可以從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和從希臘債券收取高息的歐洲央行(ECB)獲得。 但債權人想要扼殺齊普拉斯政府,一分錢都不願給。

那麼,讓我們問自己以下問題:如果220日,希臘政府不照規矩償還債務,而是說:“我們應用2013521日歐洲議會通過的472/2013條例第7條第9節,上面寫著‘一個受到宏觀調控的成員國應進行其公共財政的全面審計,特別要評估債臺高築的原因,並追查任何可能的不當之處,’”[2] 如果談判人員說,“我們執行監管,因為我們正在審計債務,追蹤可能的違規行為,我們暫時停止還款,不做進一步的發展”,並且如果希臘政府也同時採取了必要的措施來解決銀行危機,並且保護儲戶的存款,那麼,情況會不會比20152月至6月間發生的情況好得多呢?

讓我們走得更遠。 如果政府用了我們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會發生什麼? 請記住,我們的委員會成立於220日之後的時間,是44日,清楚知道472號條例。如果根據617日和18日公開的初步調查結果以及75日的公投結果,希臘政府表示,“過去六個月,我們在繼續還債。已經花費了70億歐元。 國庫現在是空的。 我們已經對債權人作了巨大的讓步,沒有收到回報; 而他們甚至還增加了他們的要求。”所以,如果依據公投和我們的研究結果,政府若從75日就停止償還債務,就會保住70億歐元,可是這筆錢最終在20157月與9月之間支付給了歐洲央行。

 

必須採取的強力措施

正是因此,希臘政府完全可以同時使用全民公決(即拒絕債權人的提議)的結果和我們的調查結果,暫停償還債務,並在銀行業採取有力的緊急措施,因為銀行已經被歐洲央行和希臘央行關閉。必須採取強有力的措施以保護儲戶存款,同時把銀行社會化,建立一個平行的貨幣;也要在稅收征管方面採取強有力的措施。[3] 如果這個B已經實施,我相信,它不會導致災難。 我深信,債權人將被迫開始認真的談判。

在債權人的壓力下,齊普拉斯政府選擇了另一條路。 當它簽署第三個備忘錄時,在議會中不存在真正的辯論或修正的可能性,對公投結果沒有最起碼的尊重,它委身於第三個救市,涉及的額外貸款量為860億歐元,以用於償還以前的債務,而這筆債務,我們已經認定是不符合規定的,非法和不可持續的,它包括用於希臘銀行資產重組的250億歐元,自2010年以來,那些銀行已經收到了480億歐元。

我們清楚地知道,250億歐元不足扭轉希臘銀行的情況。 這是不夠的,因為所謂的不良貸款,即可能永遠得不到償還的銀行貸款,超過希臘銀行的股票。希臘銀行資不抵債。 這是真實的情況。 必須說出真相。 在六或九個月內,10萬歐元以上的存款都可能被侵佔以拯救希臘銀行。

正如我的同事蜜雪兒·胡森的解釋,緊縮措施將讓希臘無法滿足歐盟設定的未來幾年的目標。 歐洲債權人將繼續要求那些業已榨幹的人更加使勁。

聲稱如果希臘暫停還債,聽從委員會的初步調查結果,那情況將是災難性的,這個說法是錯誤的。

我的結論是,聲稱希臘如果暫停還債,聽從委員會的初步調查結果,情況將是災難性的,這種說法是錯誤。 總之,首先,我們認為,不應該繼續在不正當和非法的情況下借款 --- 實際上第三備忘錄只是非法的,不合規矩的東西; 其次,正如蜜雪兒·胡森解釋的,該國的經濟形勢不會康復。

我們將在短期內公佈委員會通過的關於希臘銀行情況的最後文本。 它表明,在何種程度上這種情況仍是希臘深為憂慮的。我們提請大家注意一個事實,即250億歐元簽約注資銀行的額外債務落入了私人股東的手中。 雖然希臘金融穩定基金(Hellenic Financial Stability Fund)以及希臘政府是銀行的主要股東,他們沒有履行其作股東職責,採取行動,原因是他們接受無表決權的所謂的優先股;因此,希臘銀行的命運掌握在私人股東手中。

這個金融穩定基金由皮埃爾·馬里亞尼(Pierre Mariani)管理,[4] 此人是德克夏(Dexia)銀行失敗的禍首,而這個銀行,我知道很多,它是一個由比利時,法國和盧森堡政府不得不做三次保釋的比利時-法國機構。

確實難以想像,一個機構,其使命的方向是管理希臘銀行的資本重組,可這個機構卻委託給這樣的人,這個人在對比利時,法國和盧森堡公共財政造成重大後果的金融災難中起了重大作用?

難道真的可以想像,一個機構,其使命的方向是管理希臘銀行的資本重組,可這個機構卻委託給這樣的人,這個人在對比利時,法國和盧森堡公共財政造成重大後果的金融災難中起了重大作用,這個人還出售有毒貸款給當地社區?馬里亞尼怎麼能信賴呢?當德克夏(Dexia)銀行由比利時政府救助時,皮埃爾·馬里亞尼因為其災難性的管理而被解職,雖然還有一百萬歐元的分手費。 2012年,德克夏銀行付給他170萬歐元。[5] 然後,他來到這裡來管理希臘銀行。 不是麼,希臘公民和國家作為一個整體的利益,就在這樣的人手中?如果我們考慮到國家的利益,這不就是一個真實的重大醜聞和矛盾嗎?

如果委員會的建議已獲聽取,希臘問題的解決方案可能已經找到了。 我們的研究結果未被考慮在內。 所取的道路是第三備忘錄的緊縮措施。希臘的問題遠未解決,債務仍然是人民背負的一個沉重負擔,人民不得不面對債權人強制執行的5年緊縮期。

然後,債權人可能以較長償還期的幌子,考慮一些債務減免,以換取投降條款。 但是你我都知道,在希臘簽署的協議裡沒有任何減免債務的承諾,僅僅有對債務做些處理的可能性,前提是希臘政府符合債權人的要求,但沒有比這更多。

你我都知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希臘債務將飆升到GDP200%,同時還指出,它不會降低自己的要求。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要求減少債務,但其本身不會參與。 你能想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只要動動嘴,“債務是不可持續的,但我們不會放棄任何欠我們的錢。你們歐洲人應該做出犧牲。” 就能說服歐洲人減少希臘債務?

你真的相信,接受第三次備忘錄的邏輯,就可以拯救國家? 我們不這麼認為; 我們認為,在未來幾年,希臘債務問題仍是中心。 2011年開始審計希臘債務,當時一個希臘債務公民審計委員會成立,其中一些人後來成了20154月創建的當前委員會的成員。幸虧希臘議會主席的幫助,當時受到總理和共和國總統的支持,第一委員會得以復活。記住:44日,他們在場。

 

我們幫助希臘的決心是穩固的。

不幸的是,政府沒有聽從我們的建議。 我們不知道,一旦議會有了新的主席,我們的狀態會是怎樣的,[6] 但不管如何,我們將繼續工作。 由於我們沒有薪水,沒有什麼會改變。我們幫助希臘的決心是穩固的。 如果我們要自己支付我們的航班,找到一些希臘家庭住宿,我們會這樣做。

我希望有一天會有一個希臘政府為了希臘人民的利益,會考慮我們的研究結果。 我向你發誓,我們的唯一目標,是為了希臘人民,以及歐洲和世界各國人民挺身而出,找到非法債務問題的公正解決辦法。

 

瑪麗艾拉·卡彭呢托(Mariella Caponetto)和厄裡克·杜桑(Éric Toussaint)專訪。

翻譯:克利斯汀·帕格諾勒(Christine Pagnoulle),邁克·克羅裡廓夫斯基(Mike Krolikowski ),維琪·布勞爾特(Vicki Briault

 

 

注解

[1]第二份備忘錄計,本應於2015228日終止,但根據齊普拉斯政府和歐元集團之間220日達成的協議,延長四個多月。

[2]2013521日歐洲議會和理事會通過的472/2013條例(EU),涉及的是,對於金融穩定遭受嚴重威脅和困難的歐元區成員國的經濟和預算加強監督的問題。http://eur-lex.europa.eu/legal-cont....

[3] 此處是法語。

[4] https://fr.wikipedia.org/wiki/Pierr... (法語)

[5] http://www.rtbf.be/info/economie/de...

[6]2015104日,齊普拉斯政府國內事務部的前部長,尼科斯·沃茨斯(Nikos Voutsis),當選為議會議長。 佐伊·孔斯坦托坡樓(Zoe Konstantopoulou),提交了委員會關於第三次備忘錄的報告,並聲稱,她將繼續支持該委員會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