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低俗屠夫吳淦特輯

 

劉山青輯撰

 
 

 

 

            人民日報 》在525日刊登了一個案件,這件案件很小,一名號稱超級低俗屠夫的網民吳淦,因聲援一宗法院判決,被分別決定行政拘留五日、合併執行行政拘留十日處罰。

據報導指,吳淦在「519日上午9時許再次來到法院門口,繼續高聲辱駡該院負責人,並擺放事先製作好的帶有侮辱性質的看板,準備在法院門口擺設靈堂。」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報警。

        這一宗不起眼的案件引來了國內媒體的鋪天蓋地的報導。

人民日報 》在525日刊登數千字文章報導。中央電視臺《朝聞天下》不惜耗時達530秒,新聞直播。《 人民日報 》在2天後再次以「揭開超級低俗屠夫真面目」為題,以2千多字,報導吳淦案件。

 

律師反駁

劉四新律師對央視報導撰文駁斥。他表示:

一、捏造事實。

央視報導污蔑吳淦自稱律師,報導中根本看不到吳淦自稱律師。

二、央視掐頭去尾,把吳淦的合法公民抗議行為誣衊為鬧事

三、妄稱吳淦和蒙冤者家屬引來大量群眾圍觀,一度造成法院通道出入困難

 

 

慶安事件

國內的報章在這段時期其實是最關注另一件案件,黑龍江慶安火車站,一名民警在眾目睽睽之下,槍殺了一名討飯者,其時受害人的老母和3名小孩在身旁。事件引起了國內的廣泛同情。吳淦在受捕前,正全力參與聲授慶安事件。

在這段時間,內地網絡對吳淦群起攻擊。這些攻擊包括:

2011210日,吳淦在安徽蚌埠與朋友喝酒時,被當地的東升派出所帶走。

20124月,福州市晉安區政府對王莊地區進行征地拆遷。吳淦買來一個全裸女性人體模特,把一位女幹部的頭像安裝上去,並在模特身上、大腿上寫上惡意攻擊的語言。

  經過民警訓誡,吳淦等人才停止了準備抬著模特遊街等惡劣行徑。

        談及吳淦的家庭,村民大多搖頭。他父親徐某某是上門女婿,母親在他14歲時病逝; 1998年,他父親因組織一幫人打砸養雞場,並圍攻前去處置的民警,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又因在服刑期間越獄增加刑期1年;他哥哥在2006年以代加工半成品為由,夥同他人騙取貸款71萬餘元後潛逃,目前還是公安機關網上追逃對象。

廈門航空港安檢護衛部一位姓王的工作人說吳淦是在辦公室工作,幹些打雜的事。 吳淦另一位姓唐的前同事介紹,他能說會道,喜歡發牢騷。談起吳淦時,這兩位前同事的評價差不多:在公司內網上寫過一篇所謂的長篇小說,但很低俗;平時工作吊兒郎當,幾次差點到了被開除的地步。

  2007年他辭職走了,原因不明。吳淦的前妻是他中學同學,1998年結婚。法院的一份民事判決書顯示:經常不”“2002年發現他有外遇,前妻要與他離婚,後經雙方親戚勸阻和好。2006年,吳淦提出與前妻離婚,並簽署了離婚協議,其中一項是夫妻的共同房產歸吳淦,吳淦支付前妻25萬元。後來,吳淦以60萬元的價錢把房子賣了,帶著孩子和錢去了廣西陽朔,把當時無工作也無住所的前妻拋在了廈門。後來法院缺席判決了他們的離婚案。

  據公安機關介紹,吳淦曾因偽造證件、無證駕駛和擾亂公共秩序,先後3次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

 

吳淦其人

吳淦在其網誌的自我介紹則為:

 

@屠夫小的時候,因為不愛讀書,家裡條件還不錯,被父親送到福州精武館習武,那時身手敏捷,花拳繡腿學了不少。

 

@由於89那年的事,90年秋季又招了一批兵,我當兵第一年就當了班長,自己還是娃娃兵。

 

@17歲就被老爸送到部隊,當時老爸部隊關係很好,老哥16歲去當兵,在家邊上當兵,我找了廈門機場邊防這個流氓兵當。

 

@從部隊直接轉入地方,戶口,工作,房子全解決,當時來說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好事:

 

@當時在地方工作也挺賣命的,領導蠻喜歡我這個李蓮英:

 

@當兵不到兩年由於改制,機場安檢從邊防移交給地方,於是我和另外十三戰友到地方來組建安檢新部門,轉入機場工作。

 

@在機場邊防,整天和上班無異,一百多個兵,一百多個官,整天被幹部帶去偷雞摸狗,倒機票,賣介紹信,走私香煙,敲詐勒索,吃喝玩樂,壞事做盡。

 

@由於家族親戚很多都在從商,被他們影響,上班之餘開始琢磨下海,跟他們投資加油站,被老爸拉去開食品加工廠,自己搞小餐廳,糧油店等等,其它賺了,和老爸搞得虧了。

 

@上班混日子,下班燈紅酒綠,每天應酬,面對各種不喜歡的人,老家整天有人找我幫忙(出入境),加上和孩子媽媽的矛盾,決定換種自由的生活,於是辭職賣掉房子,帶上女兒開始流浪。

 

@和女兒還有兩個洋妞朋友逛了大半個中國,女兒說喜歡陽朔,於是就在陽朔隱居,陽朔呆煩了就出去溜達旅行。

 

@白天遊山玩水,夜晚在西街酒吧喝自帶的威士卡和雪茄,和以前生活的朋友基本斷掉,終於可以按自己意願選擇朋友和生活

 

08年下半年,由於保姆家裡出事,於是我自己照顧女兒,每天下午她上學去,我就到咖啡廳裡上網,接觸了該死的互聯網和貓眼論壇,瞭解地震豆腐渣,毒奶粉,還有艾未未調查死亡兒童的事情,給我觸動很大,於是開始寫文章,09年出來殺豬。

 

屠夫愛找茶!最近對品種,品質,發貨速度,店員做了調整,服務更上一層,品質更上一樓,歡迎大家惠顧,也可以幫大家找茶,因為這堹躩隻酗@千多家批發商在經營,各類茶都有。

 

@道德家們說屠夫,你怎麼賣茶?你應該要不食人間煙火,你這是在賣革命牌茶葉。五毛說,屠夫你這是在行騙。我說你妹的,又要牛不吃草又要牛產奶,這事找你去,我做不到,哈哈!屠夫愛找茶新茶上市

 

(筆者按屠夫為了糊口,真的在淘寳網上賣茶,但又被別人借此攻擊。)

 

站在街頭拿出喇叭,大聲呐喊,這種嚮往自由的行動是一種天然的追求!

 

為善

吳淦除了飲酒作樂,壞事做盡,作網上推手參與社會性事件外,還有支持慈善事業。

 

 

江西「樂平冤案」

吳淦的被拘的直接起因是支持這件案件。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報導,江西「樂平冤案」律師雨中堅守17

江西「樂平冤案」是20005月江西樂平縣一件兇殺案,4名被告稱遭刑訊逼供認罪,被判死刑,後改判死緩,在後減至重刑。201111月,另一案件的嫌疑人被捕後,供認對樂平縣兇殺案負責,但檢方始終沒有對樂平案作出撤訴。今年5月上旬,再有張凱、王飛等4位委託律師依法到江西高院要求閱卷,但該院卻一再拒絕律師閱卷,逼迫律師在江西省高院門前堅守多日,以爭取獲得針對樂平冤案的合法閱卷權利。

 

吳淦關注的政治事件

吳淦除了關注黑龍江慶安的徐純合事件;江西樂平冤案,還為任自元、秦永敏募款、為李旺陽簽名;追究山東德州受賄官員案;發出[英皇主席楊受成被爆性賄賂大陸高官]文章。

在夏俊峰案中,他寫道:@一個雖然貧窮,但很幸福的家庭,因為城管的暴力,就這樣整天愁雲滿臉,整天以淚洗面。

 

鄧玉嬌案

        鄧玉嬌是一服務員。2009510日,湖北省巴東縣野三關鎮的數名政府官員到雄風賓館休閒中心夢幻城消費,其間三位官員要求服務員鄧玉嬌提供「特殊服務」。鄧玉嬌不甘受辱,三位官員惱羞成怒之下便試圖強姦。在糾纏中,鄧玉嬌抓起水果刀,刺傷2人。其中1人搶救無效死亡。鄧玉嬌最後被判免予刑事處罰。

 鄧玉嬌事件案發後,吳淦以線民身份前往湖北巴東,第一個在病房見到鄧玉嬌並拍照上網,發動線民關注鄧玉嬌案,並為其募捐。

        在數年後,吳淦「到湖北巴東辦所裡一個案子,順便給鄧玉嬌的繼父(她媽媽電話已換掉)打給電話問候,問了鄧近況,告知鄧已嫁人,生了一個男孩,快兩歲了,她繼父說我如果到野三關要請我吃飯,我說免了,等你哪天沒顧慮,我再讓你請,他尷尬的笑了笑。」(約於2015, 筆者按)

 

屠夫為何行文?

屠夫雖是大老粗,但也會寫文章。他寫了殺豬寶典和飲茶寶典。《環球時報》在2015-05-29選文「網路輿論推手線下滋事被抓,冤嗎?」。文章指:「吳淦寫過殺豬寶典”“喝茶寶典”“拆遷寶典等文章,向其他激烈的線民傳授經驗。……

但在2015-07-03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兩罪正式逮捕。」

 

殺豬寶典

        吳淦表示,「這幾年接觸了許多訪民,也有一些訪民向我求助」,寫了殺豬寶典

他總結:

1:信訪制度是國家用來騙人民和制衡地方政府的一種工具。

2:上訪信訪,就如兒子犯錯,你找它爸爸爺爺,他們當然會保護自己的兒子。

3:上訪信訪風險性極高,你可能被截訪,被關黑監獄,被拘留判刑勞教,被自殺,被強姦,被侮辱,被軟禁等等,可能還會累及家人。所以上訪是一條不歸路。

4:司法不公的根源在於這制度,個人面對這個制度是無能為力的,不作惡已經算仁慈了。

5:千萬不要相信北京的各種所謂什麼都能搞得定的能人,律師,記者等,騙子最多的在北京。

6:用自殺、自焚、下跪、傷害自己,和傷害無辜百姓方式來解決問題是最愚蠢的方式。

 

        吳淦的建議方法為:

1:要抓住重點,不要在一些無謂的問題上糾纏。

2:司法程式途徑如果走到盡頭走不通的時候,不要再走上訪這條老路,在這國度,你要面對現實。

3:在各種司法管道走不通的時候,冤有頭債有主,找給你製造冤案的人。

4:針對一個單位和部門永遠比針對領導個人來的笨和無效,因為你針對一個機器,誰也沒責任,誰都不害怕。

5:充分利用互聯網成本低傳播快的特點。網路上一定要遵循實事求是,不能誇大造謠的原則。

6:各種行為藝術、惡搞、抗議、罷免、申請作惡官員財產公示、舉報控告、各種資訊公開、聯名等等,要懂得用別的案子來揭露它們,不單單停留在自己的訴求,要注意一點,不要被抓住把柄,以免被它們做文章迫害。

7:儘量不要把路走死,適當的妥協也是需要的,在恰當時機做出恰當選擇。

8:線下多參與本地和相鄰地區訪民、網友的交流和飯醉,團結才有力量,要大家同心,有事一起圍觀呐喊。多多參與各種社會事件圍觀,認識更多志同道合朋友,認識多了人,自然管道和力量就多。

 

喝茶寶典

吳淦在519日被請進派出所行政拘留時,可能尚以為可以用他創立的喝茶寶典胡混過關。他應該想不到被改控十分嚴厲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喝茶寶典中,他表示:

 

在喝茶前你要做好以下3點:

1:你確認你所做的事情是你所能承擔的。

2:你在做那些公民權利爭取時,一定要做到陽光,公開,正義。

3:你是否做好了你如果失去自由後資訊發佈的管道。

 

喝茶中要注意的事項:

1:不卑不亢,不要上當被激怒。

2:只說你自己的部分,別人的儘量裝糊塗。

3:告訴他們自己所從事的事情是光明磊落,陽光的。

4:儘量不要和他們個人結下個人恩怨。

5:儘量不要去侮辱他們人格。

6:如果個人結下私仇,原始血親正義復仇我個人不反對。

7:千萬不能相信他們的話,更不要試圖去說服他們。

8:決不決定寫保證書是根據你自己情況而定,有時為了結束無謂的糾纏,可以寫。

9:介入公共事務,最好是異地介入,避免地方利益引起的不必要麻煩。

10:他們有時會找你單位、家人、朋友,所以你儘量讓你身邊的人知道你在做什麼。

11:很多時候他們會挑撥你所聲援的人,這個一定要注意不要上當。

  成為公民的道路上,你不是在喝茶,就是即將要去喝茶的路上,每個人都不怕喝茶了,都把喝茶當成一種榮光,這社會就進步了。

   

爭策略

屠夫有自己的行事策略。吳淦以「屠夫一些廢話」為題發表。

 

文章表示:「最近因同城聚餐、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爭取教育平等權等原因被抓的朋友有十幾位。」

 

「同城聚餐我非常贊同,因為以前我也一直在做,我也積極參與,也從中牽線搭橋促成一些地方形成氛圍。但我不認可去冠名和讓人誤解有泛組織化行為,這是我是基於對流氓集團本質的瞭解和對風險的認識」,當然我敬「和一些對土共還抱有希望的朋友說一聲,土共只有騙你們上當的份,你別想騙土共,別以為用哄、捧、騙、表明是一家人就能讓土共跟著你走,就能騙過它,別噁心。」

「正確的態度有且只有一種,那就是清晰表達且踐行政治反對。」

 

被捕前的日子

吳淦的網誌寫至27個星期前,即約於515日,他被抓的前數天。在這星期堙A他寫了:

 

@屠夫:最近觀察一陣子,發現一下子微信上,一些海外的人突然多起來舞,一些垃圾群、垃圾人、是非處儘量遠離。別試圖去交流和辯論,沒用的。

 

@這兩天在外面,沒有無線,手機、微信、翻牆都出現故障,好不容易爬上來。

 

@昨晚遭受強密度網路電話攻擊,估計上百個,王八蛋們真的被我弄疼了,真的對我恨之入骨。這幾天,微信,短信,手機,郵箱超負荷了。

@吳淦(超級低俗屠夫):感謝兩個北京網友過來幫我整理資料,在上島咖啡開個小包廂,我也忙裡偷閒躺一會兒,困壞了,兩三點都有電話短信。

吳淦案件之發展

      吳淦在行政拘留後,原本星期五(29/5)期滿釋放,但星期三(27/5)被福建警方以尋釁滋事及誹謗罪,轉為刑事拘留。

吳淦的辯護律師於73日得到電話通知,廈門市檢察院已經以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項罪名批准對屠夫吳淦的逮捕。

        吳淦被捕後,紐約時報中國網在61日曾報導此案,文章可能解釋了為何共產黨這樣重視吳淦們。

        文章表示:「共產黨把注意力放在了一種新型活動人士身上:背後沒有特別的組織、平臺或網路,但頗受社會歡迎的個人。以前,被關押的政治活動人士劉曉波和藝術家艾未未等知名的個人也曾受到過類似抨擊,但是針對草根階層的很少。這些人在中國支持者眾,但外國對他們知之甚少。」

        BBC網在73日也有報導此事,文章討論了維權運動中網絡推手的角色,「吳淦所參與的維權,往往屬於矛盾更加尖銳、侵權行為更加突出的那一部分。在2012年之後,維權和抗爭在政治上已經合為一體,吳淦也因此處於抗爭的前列。」

 

禍延家屬

在這段時間,中共抓了他的爸爸。多年以前,吳淦的父親與人合夥辦了家小企業。2013年初,屠夫的父親因職務侵佔罪被刑事拘留了七個月,後取保候審將近兩年。

625日,公安通知他爸爸去辦理撤案手續。但在晚上公安又刑拘他爸爸,羈押在看守所。其量刑可以在三個月拘役至一年有期徒刑。

 

吳淦案件的社會意義

514日《人民網-中国共產黨新聞網》高調報導《習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一書正式出版。

「近些年來,中國社會矛盾尖銳,上訪民眾越來越多,其中農民最多。而引起民眾上訪的普遍性問題通常為土地禁用、房屋強遷等。-----民怨由此,要實現阻止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的目標。」

        522日,明報京港台報導,「近千上訪者向習近平"拜年" 全被羈留或驅趕」。

    維權網報導,從710日周五開始全國進行「大抓捕」維權人士。在兩天內共涉及81 人,其中6 人遭刑事拘留、1 人遭監視居住、28人遭扣押未獲釋、46 人獲准回家。

        習近平在今次的瘋狂拘捕維權人士,跡近鄧小平在25年前的全國打壓民刊運動。

 

西單民主晲ぁ

 習近平的中國夢、一路一帶等觸動很多社會利益。官搶民地和化工污染項目成為當前的主要對立。舊的冤案尚未解決,新的冤案不斷而來,令維權活動受到民間支持。

529日《人民網評》的「超級低俗屠夫 被刑拘為誰敲響警鐘」說得很白。文章警告,「吳淦被刑拘為很多人敲響了警鐘。顯然,吳淦被刑拘不是終點,鐵的事實、威嚴的法律讓那些利用網路胡作非為的吳淦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質,算盡機關太聰明,到頭必定是法律的嚴懲。」

 

 

 

後記

吳淦出身於部隊,本是共產黨羽下的既得利益者。他因為看到了社會的不幸,走上了維權的道路。他不是律師,很難受到傳媒關注。

吳淦在其文章中表示:「西單四君子出事的時候,第二天我就去看守所看他們,我就是冀希望這樣能讓更多人關注和意識到問題嚴重,無奈他們不夠知名,關注度不夠,我個人比較關注那些知名度不夠而付出很多的朋友,他們更需要關注和幫助,不論從精神上還是物質上支持。我不希望等到核心的人出事大家才關注核心人物,然後罵別人聲援不力,不跟著自己關注。」

他很小心謹慎,之前只被抓了3次行政拘留。但,今次事件可能令他長期陷獄。由於沒有人為他列傳。筆者希望借此為他鳴冤,希望他在他日出獄之後,能夠閱讀這一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