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溫柔的暴力最可怕(轉載)

陳德章

由前年雞蛋掟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到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法律程序,再到昨天我已刑滿出獄,案件算是告一段落,但抗爭之路卻是剛剛開始。三星期的監禁相比一些政治犯確是一個不算長的刑期,對我個人來說是一個難得可貴的挑戰,更是一個抗爭路上很好的體驗和磨煉。在獄中每天清晨起來打掃監倉、清潔廁所再到車衣廠剪線頭等工作,這雖然都是勞動性的工作,但也是難得的機會讓我個人沉澱和反思。經過這一段經歷,我更清楚和肯定的告訴大家,這三星期的監禁並沒有嚇怕或讓我倒下,反而讓我更堅定於自己一直堅守的信念,為了香港有一個更公平、正義、人性化的社會保障和政治制度,我會繼續在這條反抗道路上努力,盡自己所能付出的力量繼續推動社會改變。

        在過去三周被囚禁的日子堙A特區政府的司局級官員頻頻發表言論,看似是希望推動政改「普選」方案,又或如曾俊華司長所說的「興建」,但這些言論實際效果卻是不斷地激化矛盾,製造二元對立,絲毫無助改變現時局面。在監獄中,我所能接收的資訊多是排山倒海的批評民主派否決政改方案就是千古罪人、又或是林鄭司長批評激進派行為暴力的陳腔濫調,但言論的主軸就是希望將社會矛盾激化的責任推卸到一班沒有實質權力的人身上。而主流媒體亦往往將我等無權者的反抗與暴力連結起來,如林鄭司長遇到反對聲音就譴責社民連及一眾示威者粗暴,又或曾俊華司長先後批評「雞蛋抗高牆」和立法會拉布是破壞和拖延,這所有言論都是不負責任、諉過於人的無恥行為,絕非是當權者應有的言論態度。二元對立的局面絕非站在雞蛋一方的人民所造成,無可否認,議會拉布、狙擊行動甚至掟雞蛋等直接行動或許某程度上是一種小暴力,未必能為所有人接受和理解,但試問相比起政權的麻木不仁和制度的暴力,我們的反抗只是制度暴力下的必然後果,所有責任都在當權者身上。

        市民可能覺得曾俊華司長在不同的公開場合和網誌的言論都很幽默,但試想一位當權的司長看到種種的社會問題依然不為所動,這還有幽默的餘地嗎?曾司長眼見制度的暴力,而其本人亦擁有權力但卻不為活在人間煉獄的老百姓做些好事,這何嘗不是一種更可怕的「溫柔」暴力呢?對於曾司長最近的言論,該罵的都罵了,我只能再一次強調,我們一直爭取的全民退休保障和全民普選制度都是大眾的福祉,是真正化解曾司長口中二元對立的制度。我們都不是一群如當權者口中喜歡使用暴力的壞分子,如果當權者能認真正視社會現況和民意,我們的反抗或特區政府口中的「暴力」才會停止,否則我們的反抗只會繼續,甚至只會不斷升級,而這一切責任都應由當權者負上! 

後記:感激所有送上祝福慰問的民主同路人,我昨日已出獄,我會繼續不亢不卑,重回工作崗位,為全民退休保障和全民普選制度的目標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