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香港的中國人向專制暴政說: (轉載)

王寧

自從中共佔據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皇宮中南海的近70年中,我們中國人民又從孫中山1911年推翻的皇帝社會而建立的共和民主國體中被迫回到了以中共為皇帝的新封建社會。這近70年以來,中國人民從來都沒有權力向中共皇上說“不”,因為誰說了這個“不”,誰就要以昔日名為“反革命罪”或今天的“顛覆政權罪”被投入大牢,甚至被斬。即便是中國人已經痛快的扔掉了那個厭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而改變成了“美帝國主義”英美或者 “帝國主義小爪牙” 新西蘭的公民,你一旦對當今中國的皇上說了“不”,那它就要你永永遠遠不能回家見爹娘。在中國的中國人怕了,怕沒有好的工作、怕家庭被連累、怕被失蹤、怕被吃飯、怕。已經成了外國公民的中國人也怕了,怕被給回家探望父母親的簽證、怕去不了中國而失去賺錢的機會、怕中國的親屬被迫害、怕。

     今天,對,就是今天!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的香港的中國人要對北京中南海裡習皇和李張俞劉王張六副皇大聲說:“不NO”!這是咱們14億中國人過往近70年來的頭一次,這就是香港立法會(香港國會)的議員們今天要投票否決由習皇主導的香港假普選的“中國夢”。香港議員們均是由他們所在的選區的居民民主投票選出的,這些議員是完全代表香港人民的意志和利益的。今天晚些時候的香港議員們要否決中共假普選的方案,這完完全全是香港的中國人民的覺醒和意志,是香港人擯棄過往金錢的奴役,正在邁向社會的主人的人類社會最為有價值的高級步伐。我們海外的中國人當然是為香港的中國人歡呼、為他們驕傲、為他們讚頌!是香港的中國人讓我們所有中國人昂起了頭。 

聽到來自北京昔日皇帝紫禁城範圍內的中共皇宮中南海的狂叫:“如果普選法案被否決,香港發展前景堪憂。 ”因為事實上,今天否決了中共搞的假普選就意味著中共在香港的話語權被削弱,而北京在香港的政治地位堪憂。

正常人都明白,只有香港人掌握住自己的命運,香港才有前途;香港是被別人操控的,那香港就永永遠遠堪憂。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各個民族和國民均擯棄殖民統治而走向共和的道理。香港的繁榮並不是靠的是中國才有的,況且,北京方面想要使用它們一貫的惡招來對付香港人民否決假普選的話,那也不會達到魚死網破的情況,最多的是,香港這條大魚掉幾片鱗而已,但是香港外的北面就會網破。在中共眼看就撐不下去的經濟局面是絕對離不開香港的,特別是兩廣一帶。政治層面和外交上中共已經是聲名狼藉與四面楚歌。東南亞和日本對中國的緊張關係,再加上臺灣是藍天已經變綠和明年總統的更替,北京幾乎沒有了喘息的空間,如果從明天開始,因為否決了假普選,中南海開始打壓香港,那已經被逼的現在是甚囂塵上的香港獨立運動就會發展成香港全民的唯一選項,不過也許中共只會做讓香港獨立成為另一個中國人的民主共和國。 那當然是人民的福祉所在。
        
另一方面,香港人明白自己不是那麼容易被欺騙的幼童或者弱智者,用威脅的方法就能夠被嚇倒。他們明白,英國人給留下來的完好的法治社會不會一下子就被專制暴政給壓倒,但是,不去抗爭維護好自己的社會,放任自流的話,那來自北方的寒流侵襲就會日益猖獗。 

筆者去年10月初抵達香港參與占中行動達5個月,親身領悟到了千千萬萬個香港人愛港愛家的真摯情懷和奉獻精神。他們不畏懼自己也許丟掉了學歷、不畏懼也許被禁進入中國而失去了某種前途和金錢、不畏懼坐牢、甚至不畏懼犧牲生命。一位90多歲的老黃伯從9月下旬開始就睡在酷熱的大街上,那時連個遮陽棚子都沒有,兩周後才有了市民捐助的帳篷,直到經過寒冷的冬季,數月以來,他一直就住在占中的香港政府附近的區域內。人們經過他的帳篷無不動容感動的,這位壽星只是占中人海中香港人的一個代表。

頌揚香港人為了自己能夠主宰自己而勇敢、奮鬥和忘我不怕犧牲的具體行動的精神,他們的精神正是在推動整個中國人民的覺醒和實踐。無論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的建立,還是中國進行中的經濟改革,所有中國的巨變均離不開香港為橋頭堡的作用。今天香港的中國人對中共說不,明天開始中國的中國人就會跟進大聲對慘無人道的集權說: “不”!

 

[博訊北京時間2015617日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聯繫王甯Nick Wang先生:66889966z@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