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大於法的「依法治國」及其惡果

 

張開


 

人治而不是法治

        中國共產黨在今年1023日至26日,召開了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是建設中國的法治體系,成為法治國家,強調這就必須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從而把法治繼續受中共控制,使中共的權力凌駕於法治之上。

        中國憲法第五條有關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装力量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的規定,應落實到軍隊國家化。現在的《決定》重申黨對軍隊的絶對領導,強調「人民軍隊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即繼續由「黨指揮槍」,就可以不遵守憲法和法律的規定,不落實到軍隊國家化,而只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了。這明顯是公然違憲的決定。

        中國著名憲政學者,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正確地指出:「黨如果堅持領導一切,最後肯定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要真正依憲治國,還是要回到1987年趙紫陽做的中共十三大報告,那就是要求『黨政分離』」(引自124日《明報》)。中共現時的決定,恰恰是背道而馳的開倒車!

        根據長期以來的無數事實顯示,從中共中央高層到地方各級官員,都掌握了無上大權,儼然以「我就是法律」自居;今天錢權結合,更可以有法不依,任意妄為,知法犯法,無法無天,騎在人民頭上,人民被剝奪了應有的法定權利,受不到法律的保護,民主人權全被剝奪。

        最明顯的事例,是無數不同意見者或維權人士、律師等,都動輒被扣上「尋釁滋事」、「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煽動及分裂國家」、「危害及意圖顛覆國家政權」、「外國間諜」等莫須有罪名,被拘禁及刑訊逼供,無辜判入冤獄,在獄中大受虐待,比如最近揭露出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獄中的食物一天只有一片白菜和一個饅頭,無數無辜者在黑獄中受盡苦難,許多人更被處死。據統計,至今仍有逾百名異見人士在監獄中。無數人在刑期滿出獄後仍被軟禁而失去自由。

        關於黨大於法、黨權凌駕於人民頭上的禍害,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原全國政常委胡德平今年116日在深圳參加大梅沙論壇時即指出:「若中共奪取政權後仍不受法律約束,則可令全體人民受其迫害。」「如果現在的人民民主專政不受任何法律約束,只能是人民受到另一部分人民的專政,全體人民也會受到自己專政的迫害。」(引自1113日《明報》)

        至於中國民間對中共「權大於法」的意見,1031日《文滙報》的以下報道頗有代表性。該報以《報告稱七成農民認為「權錢大於法」》為標題,從武漢報道:「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昨日在湖北武漢發佈《中國農民狀況發展報告•政治卷》。報告顯示,七成農民認為社會中存在『權大於法』、『錢大於法』的現象,對法律權威、法律效力表示懷疑,因而部分農民在自身權益受到侵害時選擇訴諸暴力,農村群體性事件時有發生。」

        《文滙報》同時指明;該報告是根據「內地31個省份4,126位受訪農民」作出的。由此可見持有類似意見的農民相當普遍。

 

激發群體性抗爭

        關於農民和工人、民眾們對自身權益受到侵害時激發的群體性事件,從四中全會召開前12日起,至本文完稿時,兩個多月期間,僅從報章上披露出來的,便有如下許多宗:

        1011日,貴州省三穗縣有上萬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當局以「合併建市」為由,低價收購土地,但却在最後關頭改變為興建行政中心。民眾不但上街集會示威,更發動學生罷課、罷工、罷市、的士罷駛,包圍縣政府。當局出動逾千特警鎭壓,大批民眾受傷,傳最少一名學生被打死。後來,三穗縣當局宣佈暫緩三縣合併建市的方案。

1014日,昆明晉寧縣村民為抗擊當局強徵大片土地,與上千名武警和官方僱傭的黑社會成員發生激烈衝突,雙方死傷慘重,包括8人死亡,18人受傷。是近兩年的第三宗流血衝突。貪官強徵土地非法倒賣,官民衝突由來已久,村民持續維權近兩年。

        1015日,數以千計廣州的士發動大罷工,以行動表示長期受壓的不滿。的士行業20年沒加價,政府又每年濫發牌照,業務越來越難做。

        1031日傍晚,廣西防城港東興市公安緝私隊撞倒電單車司機後拒絶施救助,引發上萬民眾與警方衝突,趕來現場的9輛警車全被民眾掀翻,有的被燒毀,事件持續5小時。

        111日,上海浦東新區四千民眾,一連兩日示威,抗議當局將電池廠項目遷入當地,擔心會造成污染影響居民健康。示威市民打出「電池廠滾出泥城」等橫幅標語。當局被迫發出「緊急通知」,稱有關項目取消審批。這已是上海兩年內因民眾抗議被叫停的第三間電池廠。此外,今年內地已有四次民眾反污染的示威,後來都迫得政府取消項目。

1117日,黑龍江省肇東市(縣級)前天發生八千名中小學老師大規模罷課事件,此前全市教師曾經致函相關部門,要求解決工資低、剋扣養老保險等問題。教師們稱,他們所在的肇東縣名列全國經濟「百強縣」,但他們的工資比鄰近縣級市低幾百元。

        1118日,海南海口市三江縣發生暴動,全鎭逾萬人罷工罷市,抗議政府在鎭上建麻風病醫院,縱火及推翻20多輛公務車,與逾千警察發激烈衝突。事發後,海口市政府要求項目立即停工,事態才獲控制。

        1121日,甘肅省定西市隴西縣首陽鎭南坡村,當地政府出動上千名警員及打手進村暴力強徵土地,導致20餘村民受傷。

124日是中國定為首個「憲法日」,有成千上萬公民權被侵害者聚集北京見證憲法日,其中更有6名蒙冤警察在中南海附近服毒,冒死諫言習主席,「以死報效國家憲法日!」這些都是對中共違憲行為的諷刺和抗議。有網民上網說:「想要尊重憲法,先要懲治違憲。」

        1211日,江西省貴溪市石泉金家村200村民遊行示威,抗議貴溪市政府強收該村的2500畝土地,但遭大批警察鎮壓。

        1213日,廣東深圳寶安縣台資良維科技公司逾千工人於數日前發起罷工,抗議工資低、福利差,以及公司私自調班,扣減加班費,多日未復工。

        1222日,河南固始縣近千名教師罷工,原因是加薪承諾沒兌現,每月還扣掉18%

        1216日,「無國界記者」發布2014年度報告顯示,中國內地依然是全球囚禁記者和網絡媒體人最多的國家,在新聞自由和記者境遇方面變得更差。這表明新聞工作者沒有憲法所規定的自由權利,不能受到憲法和法律的保護。

        由於民眾的怨憤積累已很深重,即使遇有次要事故,也會發集體行動。上引事例,只是這短期間內透露出在報章上所見到的,相信還有許多集體抗爭行動經已發生。今天的中國統治者正在收緊自由尺度,加強壓迫。但是有壓迫就有反抗,而壓力越大,反抗力也越大,這是古今中外屢見不爽的社會運動規律,現時的中國也不會有例外!

 

2014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