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維權滿月、絕食滿月與抗爭43(轉載)

 

王寧


          1028日傍晚,香港佔中的中心位置、香港政府大廈前的大道上聚集了上萬人,他們在557分共同舉起以黃色為主的雨傘默站87秒。他們在紀念一個月前的928日傍晚557分香港警方開始向在金鐘一帶和平集會的學生和市民發射催淚彈的恐怖事件,總計87枚英式催淚彈落入稠密的香港人群中,直至次日週一的淩晨4時左右。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由上海移居到了香港的曹老先生對本記者說:“當時很多人都看到員警配有長槍,他們還帶著防毒面具,不知道為什麼到第二天早上4點時催淚彈不放了,槍也沒開,員警突然後側了,一直覺得很奇怪。當時(人們)都相信,放催淚彈後抗議集會的人還不走,他們(當局的員警)就要開槍了,像是堅決要清場的樣子。”就當時釋放催淚彈的狀況,他說:“我當時就在(佔中區)媄銦C本來啥事也沒有,大家都是很和平的,突然催淚彈就來了,當初我還以為放炮仗,從來也沒有接觸過催淚彈,很多人喊著是催淚彈。我的眼睛痛,流淚流鼻涕,流個不止。當時我就想,這回完了,要死在這了。

曹先生在佔中現場向記者描繪了928日員警是如何封鎖金鐘各個交通要道和金鐘地鐵站的,說員警在用催淚彈武力清場前是做了充分準備的,員警組成人牆完全把集會的學生與城市隔離開,不要更多的人進入佔中區。他說放催淚彈之前人還不多,一放催淚彈,電視直播,人們一下子就站滿了金鐘附近所有的空地和街道,足有幾萬人。他說:“就像潮水海浪,你員警一放催淚彈,那市民就撤退,催淚彈一停,人們又像大浪一樣來了,就這樣一直和員警戦了一夜。第二天這堙]戰中區)到處是物資,什麼都有,礦泉水、食物、毛毯、防毒用具、雨傘、雨衣,應有盡有,堆得像小山,都是香港人自願捐獻自己送來的。哪有國外勢力支持,他們(中共)盡胡說八道,全是造謠。”

就在香港投放催淚彈滿月的那天557分,由臺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主席林保華率領,在臺北市中心的自由廣場舉行了撐傘支持香港佔中的活動。


        

 

圖片:曹先生每天天一亮就坐在佔中區那媥\讀他喜愛的《蘋果日報》。他說:“香港只有《蘋果》敢說真話,其它媒體都喪了良心。我就買蘋果看,其它一律不看。”王寧1028日攝影
        
記者的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老鄉也在佔中。他們有的絕食,有的在大道上的帳篷埵矰F一個月了。他們都是早先從香港移民到了新西蘭和澳洲的。

已經70歲的黃文老先生在澳洲新南威爾士州居住,州府在悉尼。他在澳洲一家酒吧看到家鄉香港發起了佔中運動,他坐不住了,立即訂機票於922日趕回老家看個究竟,當時還沒有放催淚彈,幾天後他有事情需要回澳洲處理,結果在他飛抵悉尼的那天,香港警方向市民發射了催淚彈。他火速處理完自己的事情,兩天後他就又出現在香港佔中區,這次他決定與同學們共存亡。他對記者說:“是我自己要來的,我不認識佔中的誰,沒有人讓我來。”他在佔中區住帳篷一個月從來沒有洗個熱水澡,只是到附近洗手間用涼水擦擦身子。他說自己腰背部不適,實在不行的話要回澳洲看病治療一段時間,然後再來香港。記者邀請這位元內心充滿熱血的老人到自己旅店的房間洗浴,他客氣的拒絕了,他說這堳雃h人都是這樣。


    


    
圖片:黃文特製了自己的襯衣,上面記錄了自己參與佔中的日子。王寧攝影
 
       莫紹文先生是個佔中非常響亮的名字。因為他絕食已經超過了一個月,而且他以前時有血糖高和其它病變。他97年從新西蘭移民回了自己的老國家- 香港,在港從事測量師和環保性的工作。 111日他對記者說:“就是所有人離開佔中我也不走,他們走了,我就到政府那邊繼續絕食。哪天我倒了住醫院,能站起來我就回來繼續絕食。”在928日釋放催淚彈的夜堙A莫紹文在催淚彈的煙霧中跪下要員警不要再摧殘孩子們了。次日香港頭份大報《蘋果日報》頭版頭條是他跪在催淚彈煙霧中的大照片。本記者給他端去了一盆鮮活的竹子盆景,但是沒有來得及寫條幅:我愛滿月寶寶,莫先生說他會寫的。


    
圖片:最近10天左右,莫紹文天天清晨坐在香港政府公務員上班必經的地方向所有來上班的政府工作人員和官員點頭問:“早上好!”記者在莫紹文附近觀看,有超過70%的公務員以不同的方式回敬莫紹文,有的直接從懷中小心翼翼的向他伸出拇指,有的緊閉雙唇反復點頭,有的招手。王寧攝影

有市民給金鐘佔中區捐獻了一間可以容納50人的教室,並備有利用太陽能等節能的燈具。一個凌晨,一位從事父輩傳下來髮型技術的美髮師蔣先生坐在了記者的對面。他說:“我現在每天回店堥滮T個小時就又來佔中了。他們都是我的老顧客,現在是特別時期,他們用電話預約好,我回去集中給他們搞好髮型,夠我最基本的生活就好了。他們(顧客)知道我現在在佔中,沒有多少錢,就主動多給我。他們也支持佔中。”他還說:“我在將軍澳開了髮型店,叫Total Tseung Hair Stylist。我在家堿搢鴞中的新聞就心慌坐不住,所以我就來了,關了店。其實我不支持佔中,也不支持反佔中,我就是想要香港好。就是很簡單,香港是我家,我就是要我家好我就來佔中了。”這位從小輟學而從父學習美髮技術的年輕人說的很實在和清晰:“我是喜歡麵包,也要有理想。我要把麵包和理想平衡一些。活著肯定要有理想的嘛。”


        
圖片:蔣先生帶著一大箱各種美髮書籍雜誌和一箱做髮型用的工具一同來佔中。王寧攝

 

澳洲原著民佔國會廣場43

1972年元月26日是澳大利亞國慶日。原著民阿伯吉尼亞人的四子發起了佔領澳洲國會廣場的運動。他們反對白澳當局一項惡法,就是將原著民的土地強行收回國有,並要開採那埵a下礦物搞錢。這個佔領運動一下子獲得了全澳原著民的廣泛支持,從首都坎培拉開始,蔓延到西澳的伯斯、昆士蘭州、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州和悉尼的西南威爾士州等全國。全國媒體給予了全面的報導和評論。直到近43年後的今天。這個佔領運動還在進行中,昔日的佔領發起人已經年近古稀,他們的兒子,甚至孫輩也開始傳承他們祖父輩的維權運動。澳洲國會由舊的變成了新的,也搬了家,但是老國會廣場的佔領運動還在進行中。幾年前,在陸克文Kevin Rudd任澳洲總理時實現了澳大利亞政府第一次向阿伯吉尼亞人正式的道歉,這個道歉的獲得,也和他們阿伯吉尼亞人自己維權佔領國會廣場40多年的運動分不開的。
    
    
圖片:1972126日開始佔領澳洲國會綠色廣場的阿伯吉尼亞人三子和員警。阿伯吉尼亞網站圖片)

 

我在香港購置了一個家

終於在香港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家,而且不貴,還在金鐘一帶香港的心臟地帶,好極了。這要感謝佔中運動,不然哪有那麼容易在地皮超昂貴的香港購置一個家呢。我新家的地域實行按需分配,礦泉水、食品等均無需鈔票,水電費還全免。似親人般的鄰居都是知音,大家心照不宣的悉心互相關照著,天下哪有這樣理想的樂園呢。我太幸運了。

        
 
圖片:在金鐘搭建新家。鄰居女生指導搭建並攝影

 

    
圖片:香港新家(最靠近橘黃色藍邊)和鄰居在1028日香港的民主朝霞映照下。王寧攝影

 

 

(博訊北京時間20141104 首發)

http://www.boxun.com/news/gb/taiwan/2014/11/201411040605.shtml#.VLyTG9eSy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