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和平佔中100天、美國佔白宮30年、澳洲佔國會廣場43

 

王寧


 

       

 

        2014年全球最為矚目的人權與民主事件當屬香港的雨傘運動,就連梁振英對習近平都說是香港1997后“最大”的運動,即香港“讓愛與和平佔中運動”或“和平佔中”。這個與2011年的“佔領中環匯豐銀行”來響應美國的“佔領華爾街”是有本質區別的。要說是2014928日被當局逼迫提前開始的香港“雨傘運動”或說“佔中”進行了79天,不如說到201515日,雨傘運動已經度過了100天,因為自從去年9月底的開始佔領運動直到今天,無論從形式上的雨傘運動或佔中,還是內容上的“我要真普選”的抗爭一刻也沒有停止過。相比美國白宮前廣場被無核人士佔領已經超過33年和澳洲國會廣場由那堛滬黖菪薨1972126日開始佔領至今而言,香港人民面對著擁有超過四萬億美元存底的暴政集權才進行了1/4年,香港人民為自己人權與民主的抗爭還算是剛剛開始,但是這個開端已經獲得了出乎意料的成果。

 

    一位為香港人權進步與民主自由在背後默默工作了數十年的、香港社運人士劉山青的愛妻唐婉清女士說的恰如其分。去年10月份的大規模佔中時期她在佔領區域貼出了告示,寫道:“我們的成果是波瀾壯闊的喚醒國魂。”這正是對雨傘運動成果的畫龍點睛之筆。任何人都明白,人的思想和觀念的改變才是社會能夠改變的最為重要的基石和全部。

      為什麼世界上佔領運動會持續到幾代人的身上?因為,這些運動是促進人類文明進步中最大的課題之一,那些佔領者們在漫長的戶外惡劣條件下風餐露宿的抗爭過程中,其艱難和歡樂相伴的特殊生活暫且毋庸細述,而值得鼓舞人心的是,世界在朝向他們奮鬥的目標發展著。正如貝多芬、莫扎特等世界著名音樂大師的作品不被當時的人類欣賞,反倒遭到排斥與詆毀,時過上百年後才被我們認識和推崇一樣,世界上太多本來是先進的東西,一時間反倒被愚昧落後的勢力摧毀著,就像我們剛剛親眼看到的香港警察用暴力滅絕心中充滿真理的人們所表達的“我要真普選”和那可愛的嫩小黃色雨傘。看著那一串串鮮黃的小雨傘滴著雨滴、在空中舞者,就被那殘暴的警棍給打飛了、打散了、打痛了、打殘了,還有的被打的西去了... 含著滿眼的淚水和義憤填膺的人群,為哪些可愛的小雨傘的悲慘遭遇吶喊著:“我們一定要回來的!”

      大的集中抗爭過後,將“雨傘運動”深入社區,要更多的人了解和明白自己的權利已經被玩弄,自己的未來全部掌控在暴政的手中,當人們完全清楚了自己被徹底的欺騙了,他們就會走出家門來為自己維權和吶喊。全港維權民眾的人口達到了一定的規模,那港人的命運就會回到自己的手中,港中當局無論如何是無法通過共軍來動用坦克車與機關槍屠殺香港人的,因為很多很多在香港居住的所謂的香港人也是有英國國民身份的,還有香港長久以來的國際地位。把香港看成北京去血洗,那等於屠殺英國人和世界也差不多。如果真的共產黨血洗香港,那也就是中南海那幫子現代皇帝和副皇帝被國際法院處以死罪極刑的時候了。

 

   

 

        任何社會價值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幾個人就會萬能的呼天喚雨的。美國白宮前廣場從1981年開始搭建帳篷進行30多年至今的無核武器和平佔領。過往這近半個世紀的時間堙A世界由核競賽逐步變成了消減核武器與核武技術不擴散時代。人們對於核武器的認識的改變是天翻地覆的,這絕不是僅僅一個白宮佔領就起到了如此輝煌的效果,但是,幾代美國總統和他們的政府對於消滅核武器的認識無疑是受到了他們眼皮子地下數十年白宮佔領的影響;澳洲(澳大利亞)原著民為了反抗殖民主義的欺壓,毅然在全國範圍內的中央和各州國會廣場紮起帳篷,在他們幾乎是三代人持續維權抗爭的今天,時任澳洲政府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向原著民阿伯吉尼亞人民正式道歉,這是澳洲歷史上殖民當局第一次向原著民道歉、這是對歐洲殖民者對弱小樸實的阿伯吉尼亞人的黑暗與殘酷的欺壓給予的懺悔和人類文明發現的宣言,這是對幾十年來幾代阿伯吉尼亞人佔領國會廣場維權最好的回答。這個道歉並不是解決了澳洲幾個世紀長期的原著民被壓迫的問題,但是,畢竟是個良好的開端。

       香港“我要真普選”維權的路子還很長,絕不是絕食幾天就可以獲得的。在香港這個畸形的社會裡要維權成功,是需要大家齊心協力,轟轟烈烈的民眾運動,特別是年輕人要聽取民運老一代和學界精英們的忠告。相信,“我要真普選”是贏家,因為這是真善美的集結,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必然。只是,人為的運作失誤會造成好的結果的推延,甚至推延到久遠。美國白宮佔領30多年和澳洲國會廣場佔領了40多年,就是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