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尼亞圖茲拉:構建團結

米洛居布·拉多米洛維奇


 

   25日,圖茲拉州的政府大樓遭人放火,是對罪惡的私有化,工資的拖欠和腐敗統治寡頭的抗爭。 暴力被視為是必要的,因為人們希望他們的聲音最終為世界聽到,並克服貧困。 部長們已辭職,人們已控制了政治生活。 不久,有700多名市民聚集開大會,他們在那堛蔣策璅洏薔D。 這種圖茲拉效應在整個波斯尼亞 - 黑塞哥維那的鄉鎮蔓延……而這種暴怒已經觸及到克羅地亞、黑山、馬其頓的街道,其方式就像我們已經說過的,如同在法國和歐洲的巴爾幹之

   但在圖茲拉,情況不只限於單獨的一個季節。 人們等待這一刻已經二十年了。 這種情況被一些希望支撐著,人們希望更好地去把握現實 --- 而不被一個進行中革命弄得頭眩目暈。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問題,要為最終的政治和社會正義建立穩固的基礎,步驟是非常具體的。

專訪法學家和波斯尼亞政黨左翼(Lijevi的創始成員之一米洛居布·拉多米洛維奇(Miroljub Radomirović)。

大會後的第一個星期,圖茲拉公民成立了工作小組,分為一些部門:財政; 工業,能源和礦業; 工作和社會政策; 衛生; 教育,體育和文化等。你在法律組。 你能談談它嗎? 什麼是你們的目標,未來幾個月的優先事項有哪些?

 

首先,重要的是把司法行政工作小組同圖茲拉大會的法律團隊區分開來, 前者的目的是指出在司法行政方面的問題。 對於大會,這一法律團隊是非常重要的。 它修改每個工作小組的要求,以便以正確的方式制訂它們。 我們檢查規範各部門的法律,我們要確保這些要求滿足各個負責某一特定問題的部門的法律標準。 因此,工作小組的要求須是具體的! 我們已經力促政府檢查我們州的所有私有化合同。 如果事實證明,這些合同沒有得到尊重,它們將必須被取消。起訴一些破壞公司的客戶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即使這些客戶尊重了合同。 我們必須確保這些措施立即啟動。

 

你們已經贏得了勝利......

是的,由於白麵包的取消,我們討回來100BAM(可兌換馬克,相當於500 000歐元),白麵包的意思是部長們在任期結束後仍然賺有一年的工資。 我們有其他的措施消除不同的獎金,這類獎金是多年來由腐敗和無情的精英們選出來的。 我說的是部長們,但是還有議員。 我們的工作小組將嘗試提出一系列的修訂......,所以是我們在作出修訂,而不是他們。 每一天,我們都有新點子,所以對未來幾周,我們並不缺乏舉措。

你參與了大會的法律團隊,你也是左翼(Lijevi黨的創始成員。 能告訴我們,你的黨是如何誕生的嗎?

在反對黨時期,我們都是社會民主黨(SPD)的成員。 我們有相同的目標,相同的敵人。 但是,2010年社民黨勝選,它與民主行動黨(SDA)組成了一個聯盟。社會民主黨給予了我們大量的希望,但我們極為嚴格,結果就離開了。 我們首先成立了非政府組織造反者(REVOLT,批評他們違反承諾。 但非政府組織漸漸地失去了它的銳利性和政治進取性。 因此,我們決定建立一個真正的左翼黨。 我們進行的是反對私有化,反對破壞工廠的鬥爭。 必須取消私有化合同,贓款必須退還給國家。在我們提倡的經濟中,公共利益部門屬於國家,處於社會的控制下。 我們的第一個行動是聲援DITA工廠的工人鬥爭。 在他們擋住工廠時,我們幫助他們在媒體發聲,提供法律援助以及食品。

 

這個時候,工人們團結一致嗎?工會怎麼樣?

到現在為止,面臨著同樣問題的工人之間沒有真正的團結。 各人都自己顧自己。 我們同工會有麻煩,其中的90%都已經腐敗。 如今,因為工人可以在大會直接表達意見,情況正變得輕鬆。 他們不盲目地支持工會,工會目前受到挑戰。 有些工會想與大會的組織者們建立一些合作。 但大會不會以這種方式工作。 沒有指定的功能,也沒有代表。 關係需要改變。

 

大會為圖茲拉的左派開啟了空間嗎? 它是否能夠鞏固左翼黨?

我越來越樂觀。 公民論壇已遍佈全國,儘管當局和媒體竭力抹黑他們。 我感到特別高興的是,由於我黨同志的想法和承諾,他們也開始獲得越來越高的聲譽和公民的信任。 你應該知道,在這堙A在前南斯拉夫,有反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那樣的烙印,如果你散佈這些價值,就會有大的不利。 然而,人們向我們走來,他們對我們的黨感興趣。 與此同時,情況是如此糟糕,每一個希望都落在左派身上。

 

今天追求起義的主要挑戰是什麼?

 

我們必須在街道上維持壓力,與工作小組並行。 今天發生的事情是經過多年鬥爭的結果。 政府不能再像過去的20年堥獐芊A以傲慢態度行事,忽視工人的要求。 在選舉之後,我們的大會作為論爭的力量,也是真正的另類選擇,將繼續下去。 權力是我們的。 目前的挑戰是,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他們共同的力量,要建造一個有凝聚力的社會。

 

採訪者卡斯阿·阿勒克司科(KASSIA Aleksic)和伊維卡·姆拉德諾維奇(Ivica Mladenov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