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普遍反對國務院的香港白皮書

 

軍行


 

          國務院在香港回歸後17年,史無前例地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調「一國」是實行「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在「一國兩制」下,香港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其唯一來源是憲法及基本法授權,故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及監督權。

        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規定:「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表明五十年不變。中央人民政府只在港設立機構負責處理外交外務,和管理香港的防務;香港政府則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但現在的白皮書,卻把特區政府受《基本法》明文規定享有的行政管理權等,改變為中央擁有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及監督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除權力」。這樣,便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來享有權力削奪去了。

「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只過了十七年就大變了。這樣明目張膽的毀諾背信,肆意「否定」(前趙紫陽秘書鮑彤的評語)《中英聯合聲明》,把《基本法》規定的對港政策作了實質改變,充分顯示出中共官僚專制的一貫本色。

白皮書又作出新規定:各級法院及其他司法人員是「治港者」,愛國是「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及安全職責。法官在內的治港者,應準確和貫徹執行「基本法」責任。

這就是變相將內地的三權合作「搬來」香港,取代了香港原有的三權分立,包括獨立的司法權。對此,香港大律師公會迅即發表四頁聲明,逐點批駁,指出法官和司法人員不應視為治港者,否則,會向公眾發出錯誤訊息,以為香港法庭是政府機構一部份,並與政府互相配合。但在香港,法庭一向都是根據完美和源遠流長的法例和憲法原則解釋法律的,不存在法官需要就《基本法》「一錘定音式的最終解讀。」在普通法制度下,法庭是根據與訟者的論據及事,公開透明地對法律作出解釋的。

        聲明還以大楷黑體粗字形式強調:「尊重法治遠超乎事事只求依法辦事或依法施政那麽簡單,還包括在權力行使時自我制約,好讓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得到適當的重視和彰顯。」

如果香港法官變成愛國愛港的「治港者」,則他們審判必須考慮「國意」(亦即黨意)而非法理,難以公正裁決,逐漸類似於內地的法官那樣,擁有原非本份的額外權力,從而會造成許多寃假錯案。

據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所有司法獨立的國家及地區,包括香港在內,法官只會宣誓向法律效忠,不會向國家或當權者效忠。本港法官宣誓詞並無加入「愛國」這類詞彙。

        對於國務院這份錯誤荒謬的白皮書,香港律師會會長林新強卻不理律師會未決定發聲明回應之前,便搶先擅自表態撐白皮書,同時讚頌「共產黨好偉大」。

但律師會內有許多會員不滿林新強這種表態,有240會員迅速聯署給他的公開信,要求他收回在電台的有關說話。這一連串的發展,特別是公開信的發表,很快便激發港人的回應,首先是香港律師們號召於627日黑衣上街遊行抗議;跟著是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舉行全港電子公投及票站投票支持真普選方案,首日的電子公投便有40萬票。截至623日晚11時,連同票站實體投票,共有723,141票。即使撇除一些小錯誤,在投票後覆核刪去重複的投票,但其人數之多,遠遠超出主張佔中者的預料。市民這樣的踴躍,直接原因是憤激於國務院白皮書的高壓,部份是不滿於出動黑客攻擊破壞,再一次証驗了「有壓迫就有反抗,壓力越大,反抗力也越大」的運動規律。應可預料,即將要舉行的七一大遊行,參與人數會創多年來的新高,也可証明公投人數非常眾多的可信性。這些發展,反證出白皮書和出動黑客攻擊公投網絡所起的激發客觀作用。

        儘管統治者及其幫兇都聲言這些公投是不合法理、非法的,更出動其宣傳工具和工商業團體資本家極力詆譭、抺黑公投﹐但眾多市民參加公投,不是為了要得到當局的承認,和建制派及資本家的讚許,而是要表達自己的意願,爭取實現真普選。

國務院要收緊港人的自治權利,早在李克強總理今年3月向全國人大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已有透露:他一反過去工作報告的慣例,只說將貫徹「一國兩制」方針,而不再跟著說「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兩句方針。因此,「引起香港熱議」,被傳媒追問。喬曉陽、王光亞及張曉明均強調,中央對港政策並無改變。「張曉明指『一國兩制』是一個總概念,已包含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總理在報告中未提及只是從精簡報告文字的角度出發,其中並無特別考慮,亦非中央對港政策有任何改變,港人毋須過度敏感或擔憂。」(引自201437日香港《文滙報》訊)

        這樣的答覆顯然難以令人滿意的。洋洋灑灑、長篇大論、充滿黨八股的報告,如要精簡文字,也不應省卻這樣重要方針的八個字。只在3個多月之後,白皮書就公佈了,証明港人並非「過度敏感」,不要擔憂。

        其實,對港人高度自治的收緊,遠在工作報告由中共中央作出決定後,就應已開始起草政府工作報告並把它寫入了。高官們回答傳媒的追問,只是睜開眼說假話而已!

2014624

 

 

後記:

「佔領中環」發起為期10日的全民投票29日結束,港大民研29日公布有超過78.7萬人參與,不計實體投票的初步結果顯示,真普聯「三軌方案」以33.1萬票,佔投票人數42%跑出,力壓取得30.2萬票的學界方案;對於若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高達69.1萬、近88%投票者表明立法會應予反對。

    這是香港主流民意的真誠表現,顯示出港人在共同創造歷史,熱望能爭取到2017年真普選特首。這也是對國務院白皮書不滿的回應,由於電子及手機投票方便省時,遠比到票站輪候投票人數為多,相信還有很多人不能使用電子等方法或到票站投票而仍然贊同這樣行動的。

    但內地官方卻讉責這一公投是非法、無效的,並出動其宣傳工具和支持者(包括工商等團體)盡力詆譭抺黑公投,無所不用其極。

官媒北京《環球時報》搶先發表社評誇稱:「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儼然以「朕即國家」,社評作者就是13億人的代表自居,以13億人壓港,更彷彿13億人都已享有公投權似的。中聯辦、港澳辦、經濟部、人民日報海外版等發言人都發炮轟全民投票佔中。梁振英迅即反駁《環時》,指任何人都不應將港人與中國人民對立起來,他的話雖想給七一大遊行降溫,但卻是對的。

    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建民更反擊說:有勇氣就鼓吹中國公投。而在湖南長沙鬧巿黃興南路步行街,6月下旬便有5名民眾在街頭拉橫額支持香港「公投」,橫額上書「香港要公投,湖南也要公投」、「不做13億幫兇,要助香港公投」。《明報630日報道》在內地,相信有同樣意見的人會很普遍,反證《時評》的錯誤﹗

2014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