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掟蛋 因我慎思篤行 (轉載自<蘋果日報>2013-12-12論壇版)

陳德章 社會民主連線行政委員

 

事隔多日,作為當日的行動者,亦作為梁振英英皇書院的校友,我認為現在是適當時候向大眾作一個正式交代。

 

我不後悔因為我做了對的事情

這幾天,收到很多很久沒有聯絡的舊同學、長輩等來電和短訊問候,幾乎所有的問候都是圍繞我個人,並沒有絲毫怪責我掟雞蛋的行為:「值得嗎?」「你放棄自己的前途嗎?」「能從這麼好的大學畢業就唔好搞事啦!」「大家英皇仔做咩咁激呀!」

對於大家的關心,我會銘記於心。但無論時光倒流多少次,我依然會投出那兩顆雞蛋,因為我相信我當日的行為是正確的,梁振英才是錯的一方!對於梁振英師兄譴責我的行為「暴力」,我不敢苟同,因為師兄你掌握和維護這體制暴力才是徹頭徹尾的暴力,才應該得到譴責。你知道你捍衞的制度有多暴力嗎?你還記得我們的校訓「慎思篤行」嗎?你知道每年有五千名長者在輪候安老院床位時去世嗎?你知道有很多年輕人不能接受大學教育嗎?你知道退休保障對市民有多重要嗎?你知道香港人不想來屆特首選舉有任何不公平篩選嗎?

作為七百萬市民的首長,卻對以上種種問題視而不見,這才是真正暴力的表現。在你高喊和平理性和譴責我的同時,其實和平一直都沒有存在過,因為你才是這暴力的擁護者,而且從無間斷!掟蛋是向不義體制表達不滿的文化!

梁振英師兄,在很多西方國家,民眾向當權者投擲雞蛋,象徵着無權者向當權者的高牆作出良知的呼喊。向民望及認受性低的政治人物,如師兄閣下,擲雞蛋實屬家常便飯,亦是對不得民心政治人物的基本考驗。

在不少人眼中,我當日的行為可能很激烈和不合理,但其實這正正反映公義在現有制度不能得到彰顯,我只能透過無權者的抗爭對崩壞的制度表達不滿。我們在傳統思想上被認為不合理的抗爭,只是這制度下必然的副產品,就正如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所說的,「一切責任在於當權者,我們沒有義務和責任為當權者的副產品作出任何解釋。」

 

我會用一切可行的方式繼續抗爭

當日千鈞一髮間的行動,讓我經歷了很多人生從未遇到的事:被幾十人阻擋表達意見、被大批警察押上警車、被套取指模、被警員押着走犯人通道、被警員監視着用犯人廁所、犯人拍照等。其實對於這些我感覺並不好受,但我知道這都是在反抗運動中需面對的代價,同時我亦有被判入獄的心理準備。所以,我並沒有畏懼過,我只會在往後的抗爭路上走得更堅定。我已為我所作的行為和往後的路作好準備,那麼梁振英你準備好為你自己作過的暴行付上代價沒有?請你立即下台平息民憤,這是我和很多香港人卑微的要求,你能答應嗎?

 

 

後記:雞蛋誤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我深表歉意。我在此聲明,我針對的是梁振英的政權暴力,並非針對個人或刻意將雞蛋投向曾俊華。藉此,我溫馨提示曾俊華不要再與梁振英狼狽為奸、與民為敵,立即站回人民的一方,這才是真正避免被擲雞蛋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