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轉載)

謝山

 

我是一顆渺小的水滴,

我是多麼微弱,多麼無力:

微風能把我吹得粉身碎骨,

暖日也會把我炙得窒息,

我聽憑擺弄──變圓變方,變紅變黑,

讓那清澈的胸腸填滿了混濁的砂礫,

我只有忍受,我只有忍受──

因為我只是一顆渺小無力的水滴。

 

我不會永遠是一顆渺小無力的水滴,

我將是溶合在汪洋大海裏的一顆水滴。

我渴望着海──

我渴望着奔騰怒嘯的海:

烈日絲毫不能灼傷我們的皮膚,

風暴只會激起怒濤的咆哮澎湃,

任那滾滾的泥沙不斷瘋狂地向我們襲擊,

然而它們只會沉入海底,永遠在海底歎息。

我們要衝毀山嶽,讓千萬年來的沙漠開始啜吸到生命的水源,

我們每一滴水滴都滋養着沿海的人民,分擔着他們的歡樂悲哀。

在皎潔的月夜裏,我們會奔躍着閃出茫茫無垠的銀光,

那時,你會聽到我的歌聲,這歌聲是多麼暢快──--

因為我不只是一顆渺小無力的水滴,

而是溶在汪洋大海裏的一顆水滴。 

 

1963年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