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的政改「諮詢」

仲明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於十一月訪港,在一個為特區政府高級官員舉辦的座談會上發表講話,題目為:「全面準確地理解基本法、為如期實現普選而努力」,驟眼看,還以為中共在「努力」「實現」「普選」!

        但在看畢全文後,人們便會發現,李飛先生還不過是中共官僚專制政權下的一名官差,來港的目的,祇不過是宣中共的旨意而已。他講話的要點正是在前面的一句:「全面準確地理解基本法」,這才是全篇講話要宣示的主旨!

 

鳥籠裡的民主普選

      在普選的議題上,李飛先生指出認識怎麼?理解怎麼呢?他在講話中不斷說明上述的課題,依次如下:「怎麼認識中央關於香港民主發展的基本立場及其實踐」、「  怎麼認識香港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普選的規定」、「怎麼認識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基本要求」。

        在他臨結束講話時,他提出如下的結論:「在香港落實行政長官普選,既有中央的權力,也有香港特區的權力,其中,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具有重要的憲制角色 …… 最後,我想用今年年初以來中央領導人和有關部門負責人再三重申的三個堅定不移來結束今天的講話:中央對2017年行政長官實行普選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必須符合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的人擔任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

      李飛先生其實在記者會上,也同樣向全港市民、以至全國人民傳達一個清楚的信息,在涉及中國与香港的任何課題上,特別是與基本法相關的議題,必須要準確地認識,才會準確地理解。他在記者會講話的主要內容完全說明了上述的論點:

一、有關提委會的:《基本法》將特首普選提名權,只授予了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需要採用機構提名是有法律依據的。機構提名要通過一個法律程序,一個反映集體意志的民主程序,將機構裡所有人的意見集體反映出來。民主程序有三個要求:1.所有提委會成員有平等的權利參與提名;2. 所有合資格的參選人都可以向提委會爭取提名;3. 選出的候選人應體現機構提名。民主形式可以有多種形式,如何體現「集體提名」是未來要討論的問題。取得提名委員會過半數人支持是一般的理解。一定要確定特首普選人數,不能提得太少又不能過多。普選特首候選人具體人數是下一步要討論的問題。

 

二、有關特首普選:特首必須忠實執行《基本法》並向中央負責,故《基本法》已訂明特首應當「愛國愛港」。真心實意擁護及履行《基本法》就是「愛國愛港」。相信廣大香港市民按照《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規定,按照最終通過的選舉規則,會挑選出中央信任、港人擁護、具管治能力的行政長官。 (見香港文匯報2013-11-24報導)

 

        無論是在講座或記者會,李飛先生講話中最顯眼的一片空白,就是人民在「怎麼認識這……」、「怎麼認識那……」的過程中是沒有甚麼角色的,有的就祗是要「怎麼認識……」各種各樣的課題,一句話,就是要「認識、理解  」中共官僚是「怎麼  」說的!

        在關乎全民普選的議題上,身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主任,竟然沒有面向全体市民的問責,而是淪為宣旨形式的獨腳「秀  」,正好反映中共官僚徹頭徹尾的專制面目,難怪引起廣大市民對中共的厭惡及唾棄。

        市民大衆這種凡與中國相關的事物的抗拒或疏離感,已經在香港市民間大幅度地擴散,形成很多「中港矛盾」事件的湧現,這一切一切,都是自九七回歸以還不斷沉澱、日積月累的結果。在過去一年間,隨著梁振英在港的管治失效,同時又搞誇誇其談的「  內交」,進一步大幅度向中共官僚政權傾斜,令部分香港市民視之為中共的馬前卒,致令更受市民的憤恨,人人皆望得而株之的局面。

 

中港矛盾勢必進一步激化

        自梁振英上任之後,中港之間的矛盾時有出現,部份固然是兩地市民的生活習慣和意識形態不同,但亦有因兩地政府的政策致令矛盾激化的情況。

        20131月連續多天,名店D&G禁港人拍照風波爆發,數千人響應網上號召,聚集在尖沙嘴廣東道海港城的D&G外拍照,聲討名店霸權;香港自治運動成員更持龍獅旗到場示威。915日,港鐵上水站淪為內地水貨兵團基地,上水居民在facebook發起「光復上水站」行動,行動延續了一段時間。這些應是兩地市民的生活習慣和意識形態不同做成的矛盾衝突。

        但是,另有一些衝突,則是香港特區政府引發出來的。20131月,雙非孕婦問題持續困擾港人,特首候選人梁振英建議公立醫院2013年起停收雙非孕婦;逾千人遊行反雙非。2月,特區政府宣佈粵港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自駕遊)試驗計劃於3月試行,1,500人以步行或踏單車方式遊行反對。4月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獲教育局撥款5.3億元推行,小學最快於新學年推行,被市民及傳媒質疑為「染紅 」學校、為中共洗腦大開方便之門。7月初,國教科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曝光,內容吹噓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惹來全城嘩然。同月,9萬巿民遊行反對。8月中,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透過報章「放風」,透露政府有意設立容許內地人免簽證入境的「邊境特區」,並將新界東北三個新發展區併入邊境特區,被輿論指為割地賣港。8月底,巿民不滿當局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連續10日佔領政府總部,高峯時逾12萬人出席。

 

反對假諮詢、為實現普選而奮鬥

        當然,最重大的衝突應該莫過於行將出籠的特區政府政改方案和民間正在推動的「佔中」行動了。這個將會是一場引致衝突全面升級的對峙行動。當特區政府上下各級官員均異口同聲,說要根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規定來制定普選的方案時,人們已經不禁懷疑,這是中共官僚政權徹頭徹尾施加的箝制,而非面向全港市民的諮詢,這根本就不是其天天掛在唇邊的甚麼讓人民當家作主。諮詢是假的,劃地為牢才是真的。

        擺在香港市民面前的就衹有力爭到底。普選是在香港進行的,為甚麼全港市民要受中共官僚政權的擺佈?為甚麼要根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規定來制定普選方案?為甚麼連全民公決也不可以提?這一切一切,都預示了未來數月的衝突將會加劇,而市民也祗有奮起力爭到底、不惜一切反擊中共官僚及其在港的代理人這一途徑,才有望實現真正的普選。

        梁振英的政改「諮詢」,從一開始就已經不是以香港市民的意願為依歸的。事實上,明擺著的,也根本不是篩選的問題,更不是公民提名權的問題。中共官僚政權指出的要依從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這才是整個問題的核心。作為公民,連就著如何普選這個議題提出見解、發表政見,也會被政府的官員評定為「不合乎這、不合乎那」,所以便毋須討論云云。這種說法根本就是藐視公民參與政治討論的行徑,亦祇有在香港這樣一處沒有民主普選的地方,才會出現這種荒謬透頂的說法。要奮起反對的,正是這種踐踏我們的權利的一個制度。

 

反對中共官僚主導的鳥籠假諮詢!

 

為爭取普及而平等的普選而奮鬥!

 

 

2013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