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陳獨秀舊居隨感

趙京[中日美比較政策研究所]


 

    2004年耶誕節期間,我專程趕到墨西哥南部Coyoacan小鎮,參訪托洛茨基展覽館。它是主人公最後幾年生活的故居和遇難地,最近剛得以改建。我在旅墨期間讀完了托洛茨基一九二O年在他的紅軍總司令部鐵甲列車上與白衛軍進行生死激戰時寫成的反駁考茨基的文章的《恐怖主義與共產主義》小冊子。這次墨西哥之行,確認了我對托洛茨基主義、列寧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等重大理論問題的思考,我很幸運能繼承這麼豐富的政治思想遺產。[1]

        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64周年國慶日,我受重慶有關方面邀請,專程趕到“1929年因參加托派等原因被開除黨籍”的“新文化運動的旗手,五四運動的總司令,中國共產黨主要創始人之一,連任了黨的一至五屆最高領導人”[2]陳獨秀19388-19425月最後的生命舊居。舊居位於重慶江津南郊五舉石牆村,四周田園風光、空氣宜人。該建築建於清乾隆、道光年間,複四合院佈局,座南面北,土、石、木結構,挑梁式梁架,歇山式屋頂,四周以條石砌成丈余高的圍牆,總面積3600平方米。新建的前庭,除了“陳獨秀舊居”的橫幅字匾,還有陳獨秀手書的“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對聯,可以感受江津、重慶地方政府對陳獨秀的特殊關照。比起在他鄉被刺殺的俄國革命的領袖,中國革命的領袖在此可以安息了!

        陳列館儘量忠實歷史,把“蔣先生”(蔣介石)捐助5千元安葬陳獨秀的記錄也顯示出來。除了對陳獨秀前期貢獻的讚揚,我注意到陳列館也把陳獨秀晚年徹底否定無產階級專政(列寧主義核心[3])的“我的根本意見”一文作為陳獨秀對民主的貢獻展示出來,不由得引起瞭解那段歷史的人對陳獨秀在當代中國政治復興的聯想[4]。“與時俱進”的陳列館甚至把陳獨秀也作為“反腐敗”的創始人,好像中國共產黨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其實,任何近代組織,都應該有“利益衝突回避原則”或“盡職調查”一類的規則。例如,在美國要註冊成立非營利/非政府機構,必須簽署類似的規則。

我們也順便訪問了同在江津的“聶榮臻元帥紀念館”。我在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已經熟悉“兩彈一星”工程的歷史,也讀過他的傳記,但動盪的國際流亡歲月消退了我青年時代與美蘇對抗的愛國主義“三角格局”激情(文革結束後,中國只有核子物理這個唯一的“高科技”能夠與美蘇抗衡)。我又很幸運能繼承這方面的遺產。不過,與聶榮臻過去的榮耀相比,陳獨秀同時還代表著中國政治(民主、人權)發展的未來。

20131010


 

[1] 趙京:“墨西哥之旅隨感”http://cpri.tripod.com/cpr2004/mexico.pdf

[2] 引自“陳獨秀舊居陳列館”介紹,表示陳獨秀創立的中國共產黨現在對他的官方定位。

[3] 其實也可以由此推斷陳獨秀不是“托派”了。

[4] 趙京:“陳獨秀:問題、思想以及‘復興’的可能”,2002 1 8 日。收入2008 10 1 日出版的《安那祺主義:理論與實踐》ISBN: 978-0-557-016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