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的劫難

破謎


袁隆平的憂慮

在一片高談闊論中國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際,中國雜交水稻育種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卻憂心忡忡:

我眼前浮現的分明是一片混亂、人相食、餓孵遍地、流離失所的情景,隨時都可以發生,並且已經不可避免。還有比這更大的危機嗎?沒有。位卑未敢忘憂國,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袁隆平說中國最大的危機就是糧食危機及食物安全:

如果老百姓沒有飯吃了,或者食物短缺了,那麼就天下大亂了,政治也好、道德也好、經濟也好、良心也好,一切、所謂一切,包括政府,都會在食物危機面前蕩然無存,不足掛齒。

中國市場上的食物看起來還很豐富。但哪裡來的?內行人都清楚,這不是自然生長的食物,是激素催大催長的食物。喂豬,正常餵養要一年,而市場上供應的基本上都是三個月長大的激素豬;喂雞,正常要半年,現在市場上的雞肉幾乎都是28天長大的激素雞。還有我們吃的蔬菜,也要靠激素化肥催大。

    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只有80%出頭,中國的食用油的80%以上都依賴進口原料加工。據網上資料,僅去年一年中國的進口黃豆就多達6000萬噸,按中國13億人計算,折合到每個人頭上是一年將近100斤,這是多麼大的數字啊。這裡還不說它是轉基因黃豆,更不說轉基因還對生育能力有害。

    以前種子都是在各家各戶的農民手中,農民年年留種,這家沒有那家有,是安全的。現在不是了,都是年年去種子公司購買,種子公司購買的種子只能夠種一季,是不能夠留種的,否則長出來的是草。種子公司的種子會出問題嗎?只有天知道。但真出問題了,農民哪怕有地也沒有種子下地了,多麼恐怖!更何況,據報導,我們國家的種業公司一半以上都被控制在外資手裡,或被控制在洋人手中。

 

耕地污染

鎘大米重金屬蔬菜等事件的曝光,讓土壤污染問題引起廣泛關注。土壤污染事件頻發,是我國環境容量到達臨界點的表現之一。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錢冠林指出,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長期性和不易修復等特點,威脅國家糧食安全和食物安全。

土壤污染的成因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工礦業的“三廢”排放。廢渣經雨水淋溶污染土壤,廢水經河流污染農田,廢氣(包括汽車尾氣)通過大氣沉降在土壤中累積;二是農業面源污染。化肥、農藥、地膜的過度使用,造成污染物在土壤中長期殘留。禽畜飼料中含有銅、鋅、砷等添加劑,長期使用禽畜糞便作為有機肥也可造成土壤污染;三是垃圾圍城、圍村,污染土壤。

環保部2013年發佈的《中國土壤環境保護政策》顯示,我國土壤污染的總體形勢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嚴重,在重污染企業或工業密集區、工礦開採區及周邊地區、城市和城郊地區已經出現了土壤重污染區和“高風險區”。該報告稱,在各類環境要素中,土壤是污染物的最終受體,大量水、氣污染陸續轉化為土壤污染,損害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礎。然而,由於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滯後性等特徵,其對人類的危害將是災難性的。土壤中的重金屬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後,具有致癌、致畸、致突變的危害。

錢冠林還表示,土壤污染防治涉及搬遷工礦企業的職工安置,農民經濟受損和人民群眾健康受損的補償問題等,如不能妥善處理將影響社會和諧穩定。

20131230日,國土資源部、國家統計局、國務院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關於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主要資料成果的公報》。[1]

  根據國土資源部副部長、國務院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王世元,截止到20091231日,全國耕地13538.5萬公頃,園地1481.2萬公頃、林地25395.0萬公頃、草地28731.4萬公頃。

2009年全國耕地數是20.31億畝,到了2012年,耕地資料是20.27億畝,比以往的18億畝增加了2億畝。王世元稱,約5000萬畝左右的耕地因中、重度污染已不太適宜耕種,明年也要啟動修復。加上一部分耕地因工礦塌陷、地下水超采等已造成地表土層破壞,也不適宜耕種,“適宜穩定利用的耕地也就是18億畝多”。

1996年到2009年的13年間,全國城鎮用地增加比較快,優質耕地減少得多。13年間,城鎮用地增加4178萬畝,佔用大多是優質耕地。僅東南沿海5省就減少了水田1798萬畝,相當於減掉了福建省全省的水田面積。

  從補充耕地的能力和品質看,耕地後備資源嚴重不足。上海、天津、海南、北京可供開墾的未利用土地接近枯竭,江蘇、安徽、浙江、貴州等省也都很有限,建設佔用耕地的補充難度很大。

  我國耕地形勢嚴峻,人均依然呈下降趨勢。1996年的時候,人均耕地1.59畝,到2009年,隨著人口的增長和其他因素,下降到1.52畝,明顯低於世界人均耕地3.38畝的水準,且區域間很不平衡。

  為解決土地污染問題,國家每年將拿出幾百個億,啟動重金屬污染耕地修復、地下水嚴重超采綜合治理的試點。

2012年,財政部與農業部還聯合下發了 《農產品產地土壤重金屬污染防治實施方案》。財政部已向農業部撥款8.27億元,由農業部用五年的時間對全國農產品產地的重金屬污染狀況進行調查。

“我們的大氣和水污染治理已經走了將近40年的歷程,但是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幾乎還沒有啟動。”2013128日召開的“2013年中國環保上市公司峰會”上,環保部生態司司長莊國泰公開表示,基於這一出發點,一旦土壤修復市場打開後會非常大,遠遠超過大氣和水的治理,將是幾十萬億元的市場規模。

不過,有研究顯示,污染土壤修復治理資金需求巨大,如荷蘭2000-2009年土壤污染修復成本為3.35億歐元/年,其中政府投入為1.6億歐元/年。根據歐美等發達國家經驗,土壤保護成本土地可持續管理成本場地修復成本,基本上是110100的關係。

    又是先發展後治理的邏輯作怪。

 

 

    中國有著5000年農耕文明的歷史,可惜在短短一百多年推行資本主義現代化,卻使中華民族逐漸陷入生存的絕境。

    但願「雜交水稻之父」乃杞人憂天。

 

[1] 20131231, 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