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世界社會論壇: 從世界社會論壇到阿拉伯起義

以斯帖·威瓦斯

        從今日[326]到星期六,突尼斯、這個阿拉伯世界反叛的搖籃,將主辦社會運動和組織的最重要的國際會議---世界社會論壇(WSF)。這並不是偶然的。世界社會論壇(WSF)的宣導者特意選擇了這個同阿拉伯之春有關的國家。阿拉伯之春不只在北非和中東引起了新的反對運動,而且還污染了歐洲的南部,特別是引發了西班牙的憤怒者運動(the movement of the indignant),以及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

在世界範圍內出現的新一輪抗議,是由制度性危機和債務及財政緊縮政策引起的,特別是歐洲聯盟的週邊國家,它們遭受到嚴厲調整措施之苦。

在危機的漫漫長夜,阿拉伯之春帶來了一股清風。它使得對集體行動的信心,對我們的信心有可能得以恢復。20111月,突尼斯總統本·阿理在街頭抗議的壓力下逃離了這個國家。一個月後,20112月,歷史重覆,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在社會運動的壓迫鉗制下認輸並辭職。受辱於西方這麼久的阿拉伯世界,為我們上了民主的一課。

兩年後的今天,世界社會論壇在反叛的中心舉行,那堨興B在公開的、不穩定和混亂變化的政治進程中。在突尼斯,去年2月發生了肖克貝萊德(Chokri Belaid)遭暗殺的事件,這是一個轉捩點。肖克貝萊德作為一名律師和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是人民陣線的領導人之一,團結了各種左翼組織,他的計畫不只是堅持更多的民主,而且也堅持更多的社會正義。年輕的突尼斯民主遭遇到的第一次政治暗殺,代表對社會的沉重一擊,在該國開始了反抗暴力行為的新運動。

        突尼斯和埃及兩處所興起的革命進程,至今仍是開放的,但其結果仍然難以確定。民主的成果脆弱,仍然有限,而且尚未出現重大的經濟變化。有人認為革命已經完成了,有人要深化革命,繼續下去直到獲得革命的最終成果,這兩者之間進行著一場公開的爭鬥。青年和左翼活動分子天天表示,他們不會讓任何人,無論是舊政權的殘餘還是當權的伊斯蘭教徒,沒收他們的革命。

世界社會論壇(WSF)第二天的活動和所有討論會專門討論"阿拉伯之春"的形勢,除此之外,其他的主題將有特別重要的地位。例如,世界社會論壇(WSF)開幕前的婦女大會,討論女權主義鬥爭,將部分地專門用於分析與分享婦女在阿拉伯起義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的經驗,就像雷爾-紮拉(Leil-Zahra)在她的系列紀錄片來自埃及革命中的婦女之聲中所描述的。氣候正義國際運動將在世界社會論壇(WSF)內舉辦一個氣候空間研討會,就地球和人類的未來這個關鍵問題,討論其未來的戰略,趨勢和展望。

世界社會論壇在20011月舉辦其第一次會議,在同一時間有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慶祝活動,世界社會論壇是後者的對立面,那以後,已發生過許多事情。世界社會論壇(WSF)誕生於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運動,然後轉化為反戰運動,再後來成了全面反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災害的運動的新會議場所。在其早期會議期間的鬥爭中,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那以後,儘管它持續高度地參與政治活動,但失去了其政治核心作用,在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運動的同時,它在漸漸消逝。環境改變了,因此,其存在的理由也變了。

今天,阿拉伯之春開啟了新一輪的抗議運動,憤慨者的運動,以及佔領運動(Occupy),在某種程度上,世界社會論壇被更多的看作是過去的工具而非現在和未來的工具。但它的存在,突出了在制度性危機的背景下出現的新社會運動的抗議活動的主要弱點之一:他們的國際協調能力脆弱。運動面臨的挑戰是創建世界範圍內的新調節空間,推進共同的鬥爭和經驗的交流。所有國家的財政緊縮政策的攻勢確實是激烈的,為了應對該攻勢,需要全民動員這樣的努力,以至於這種努力會削弱外部的協調。雖然這些新的運動覺得自己是全球浪潮的一部分,儘管組織了全球活動日和一些會議,但運動的不同行動者之間的協調仍相當薄弱。

目前,運動的主軸不在世界社會論壇(WSF)誕生的地方拉丁美洲,而是在阿拉伯世界,在抗議聲喧囂和因遭受危機而第三世界化的老歐洲。在並不遙遠的過去,在南部國家出現了反對債務、反對驅逐人們離開鄉土和反對私有化的鬥爭,現在的挑戰是要從這些鬥爭中學習經驗,推進抵抗運動不可或缺的協調,以面對無情的資本組織。

 作者介紹:

以斯帖威瓦斯(Esther Vivas)是巴塞隆納各種社會運動的活動家。她參加了反全球化運動、反外債運動、推進糧食主權和基本消費運動,反對氣候變化的運動,還參加了各種世界社會論壇和歐洲社會論壇。她是龐培法布拉大學(Universitat Pompeu Fabra)社會運動研究中心(CEMS)的成員。出版作品包括挺身而出反對外債”(En pie contra la deuda externa)El Viejo Topo出版社,2008年。不,超級市場,多謝了Supermarkets, No Thanks)和公平貿易在哪兒?”Where is Fair Trade headed?)和其他著作。她是CIP美洲項目www.cipamericas.org的參與者(合作者何塞普瑪麗亞安藤塔斯 Josep Maria Antentas)憤怒的星球、佔領未來 Planeta indignado. Ocupando el futuro”(色奎特Sequitur編輯)。她也是南風Viento Sur)雜誌編委會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