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礦業集團覬覦海地時,拉丁美洲起而反對他們

羅傑·安妮絲、金·艾夫斯

         整個拉丁美洲風起雲湧,人民和政府都起而反對外國礦業公司,這個動盪正引起投資者及其在帝國主義政府中的政治幫兇們的警惕。

        在海地,美國和加拿大黃金礦業公司正虎視眈眈,盯著那些他們相信等待著他們的財富。 海地平民觀察組織(Haiti Grassroots Watch)最近的一項研究估計,按每盎司1600美元黃金的當前價格計,地下黃金至少有200億美元[1]

        所以,華盛頓使用其代理人美洲國家組織(OAS),非法設立一個聽話的政權 --- 總統蜜雪兒·馬特萊(Michel Martelly)的統治--- 其競選口號是:海地向產業開放,而華盛頓和渥太華,這兩個國際礦業公司在美洲的最主要代表,在整個大陸採取日益強化的干預性反應,這個情況的發生並非巧合。

 

國有化在增長

 “從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和阿根廷對礦產的徵用沒收,到傳統上對採礦寬鬆的司法管轄區如秘魯和智利的暴力反對,政治緊張局勢的加劇,對於一些享有長達十年的富礦開採權的公司構成風險”,加拿大全國性報紙‘每日環球郵報’711日的報導是這樣說的[2]

        此前一天,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宣佈,他的政府將沒收總部位於溫哥華的南美銀業公司(South American Silver)。據該公司說,其在玻利維亞摩爾庫·科塔(Mallku Khota)地區的開採範圍,包含世界上最大的未開發銀、銦、鎵礦床之一。

        5月,玻利維亞把一家西班牙獨資的發電公司國有化。 隨後幾個星期,在阿根廷,對該國最大的石油公司,一家西班牙石油公司的業務大張旗鼓地實施了國有化。 然後在6月,莫拉萊斯政府把科爾基裡(Colquiri)的錫和鋅礦國有化,這些礦由瑞士的全球礦業巨頭嘉能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Glencore International PLC)擁有。

        煤礦國有化由玻利維亞內部的衝突而推動,玻利維亞政府指責那些公司煽動了這些衝突。在礦區,大公司的員工,歷史悠久的通過合作方式而工作的傳統手工作業礦工,和當地土著居民之間,出現緊張關係。 國際市場礦產品價格的暴漲進一步加劇了利害關係的緊張。 同時,資源行業的國有化,已經是玻利維亞社會運動對政府的關鍵需求,儘管這種需求在摩爾庫·科塔(Mallku Khota)地區顯然還不是一個重要因素。

        “不幸的是,所謂的跨國公司...不同社區(ayllu)的礦坑兄弟,姻親,鄰居彼此對立反對,”這是總統莫拉萊斯在談到南美銀業(South American Silver)國有化時所說的。

        一些拉美人民無視其政府的立場,站起來對抗礦業跨國公司。在秘魯,這種情況是越來越多。 7月的第一周,在反對數十億美元的康加黃金和銅項目(Conga gold and copper project)的抗議過程中,有五人被警察打死,這個項目如果實現,它將是秘魯歷史上最大的礦。 該專案的所有者是總部設在美國的紐蒙特礦業集團(Newmont Mining Grou)。 當地居民不希望開發康加礦山,認為這會破壞當地的水源。 近年來,在秘魯發生了一連串反對採礦專案的抗議。

        在智利,對於水源和水質以及採礦對電力供應的影響,有著類似的擔憂,並且導致抗議行動。 加拿大人理事會(The Council of Canadians20123月發佈了詳細的報告,檢討了智利的巴塔哥尼亞地區的關注和最近的事態發展 [3] 總部設在美國的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小組(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trategies Group)在關於智利採礦的2010年研究報告中寫道,“如果反對採礦的社會運動現在是問題的一部分,如果採礦正在製造越來越多的水和能源的激烈競爭,那麼現在真正的問題是,智利將如何從制度上,政治上和法律上,適應礦產資源開發方面的公民聲音。”

 

 

 

干預性的反應

        據溫哥華《太陽報》,加拿大貿易部長埃德·法斯特於711日寫信給他的玻利維亞同行,表示深切關注玻利維亞準備把南美銀業(South American Silver)國有化的報導。 法斯特的發言人魯迪·胡斯尼說,部長已指示官員“加強與玻利維亞政府接觸,保護和捍衛加拿大的利益,並尋求對此事有個建設性的解決方法。”

        該報紙報導說,預期加拿大官員將會見玻利維亞政府官員和玻利維亞駐加拿大大使。712日,南美白銀公司的主席及行政總裁葛列格·詹森,出席加拿大廣播公司(CBC)一台的節目‘潮流’(The Current),抱怨他的公司被冤枉[4]。他滿意地報告說,加拿大政府正在施壓,要玻利維亞政府改變其決定。

        該節目的CBC主持人,聽起來就像該公司的公共關係發言人。 在隨後的採訪中,他威脅玻利維亞駐美國大使,要求補償南美銀業(South American Silver)。 他還抨擊莫拉萊斯的說法,因為莫拉萊斯指責外國礦業公司掠奪搶劫拉丁美洲的財富長達數十年。

        顯然,該電臺節目主持人還沒有讀過《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The Open Veins of Latin America)一書,該書是愛德華多·加萊亞諾撰寫的,有關該美洲大陸歷史的經典著作。 加萊亞諾介紹了拉丁美洲是如何成為一個巨礦的過程[5] 該書詳細介紹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人員傷亡,苦難和環境的破壞,災害延續幾個世紀,始作俑者是西班牙征服者,延續繼承者是今天的歐洲和北美的礦業公司。

        “從新殖民領地攫取的金屬不僅刺激了歐洲經濟的發展,有人也許會說,它們使得經濟發展有了可能,”加萊亞諾寫道。 這本書的副標題為“持續五個世紀對拉丁美洲大陸的掠奪”,其意義是一針見血的。

        加拿大勘探和開發人員協會(The Prospectors and Developers Association of Canada)估計,目前有20個加拿大礦業公司在玻利維亞經營。 位於比利時的取消第三世界債務(CADTM)委員會最近出版一系列從西班牙文譯成法文的文章,探討了英國-澳大利亞鋁礦業巨頭力拓(Rio-Tinto)在議會反對巴拉圭總統費爾南多·盧戈622日政變中的作用[6]

        該公司竭力遊說,爭取一個廉價電力的長期協議,以便利建立鋁冶煉業務。 巴拉圭與巴西和阿根廷分享幾個非常大的水電水壩。 它已具備了大量的發電能力,約等於加拿大整個電量的5%。 2007年,力拓收購了加拿大國有的加拿大鋁業公司(Alcan)和其在魁北克省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大型鋁業務。

        政變使巴拉圭的傳統經濟精英重掌權力,他們順服地與力拓簽訂長期協議,這不是巧合。在少數幾個承認巴拉圭政變政府的國家中就有加拿大,加拿大還同美國一起,迅速承認了20096月的洪都拉斯政變政府。

        在未來幾周內,當華盛頓和渥太華考慮如何進一步干預玻利維亞時,將不可避免地加強他們反對莫拉萊斯政府的言論。

 

海地局勢

        20042月,華盛頓和渥太華與巴黎一起操作,執行一場針對當選總統讓-貝特朗·阿裡斯蒂德的社會進步黨政府的政變。 正如自由海地雜誌去年發表的維琪解密公開的外交電報顯示,這三個政府竭力讓阿裡斯蒂德在南非流亡七年之久[7]

        20110318日阿里斯蒂德凱旋回歸海地,他在機場向全國發表了講話。“為了紀念[海地的建國之父]-雅克·德薩利納,我們給你們帶來一點我們的幫助。”阿里斯蒂德用他充滿比喻的海地克里奧爾語說:“只要教育的小球處在尊嚴球場的中心,我們就能把排斥踢出球場,這樣的話,新的一代將開始受益于沉睡在海地深處的財富:黃金,銅,鈾,鋁礬土,銀…”。在米臘關(Miragoâne)發現的碳酸鈣價值超過230億美元。 石油儲備毫無疑問比估計的更大。

        這一給全民的含蓄資訊,正是為什麼美國和加拿大政府的支持推翻阿裡斯蒂德政府,並維持聯合國對海地的軍事佔領至今的原因。 在他所處的地方,華盛頓和渥太華代之以馬特萊的向產業開放政府。 紐蒙特礦業與加拿大歐亞礦產合作,尋求在海地北部三個部門開設黃金開採業務。 五月出版的海地平民觀察組織(Haiti Grassroots Watch)的研究‘海地淘金熱:誰將得到財富?’[8],檢討了黃金礦業公司在推動開礦時,是如何規避海地法律的。 海地平民觀察組織(Haiti Grassroots Watch)的主任簡·雷根61日對‘今日民主’(Democracy Now)談到了這項研究。[9]

 

其調查結果如下:

 

●前海地經濟財政部長現在為紐蒙特公司的高薪顧問。

 

●兩名海地部長最近與紐蒙特公司和歐亞簽署了諒解備忘錄,說這些公司可以在他們的勘探地點之一開始鑽井--- 而這是違反海地法律的。 海地法律規定,沒有採礦合約是不允許鑽井的。

 

●沒有人出來告訴海地北部的社區發生了什麼事,閉門達成了些什麼事。

 

●在西半球,海地的開採特許權使用費(生產稅)最低。

 

        合國對海地的軍事佔領,是帝國主義希望就像在殖民征服者時代那樣,確保其對海地礦產財富的掠奪。

        去年九月在烏拉圭國家圖書館討論海地目前的困境及其在拉丁美洲的位置時,愛德華多·加萊亞諾作了發言[10]對海地的軍事佔領,聯合國每年花費要超過8億美元,他說。 “如果聯合國把這些資金用於技術合作和社會團結,海地可以很好地推動其建設性的發展。 然後,他們將脫離武裝十字軍的魔爪,因為武裝十字軍的傾向是暴力,屠殺和製造致命疾病。”

        “海地不需要任何人來加劇其不幸,”加萊亞諾總結說。“但是,海地需要聲援,醫生,學校,醫院,還有一個真正的協作,這個協作要能讓其被國際貨幣組織,世界銀行和其他慈善社團扼殺的主權獲得重生。”

        如果跨國礦業公司在海地得其所逞,那麼海地一定會“倍加不幸。”[11]

 

l   羅傑•安妮絲是加拿大海地行動網路協調員和網站www.canadahaitiaction.ca編輯。 他的EMAILrogerannis@hotmail.com

l  金•艾夫斯是《自由海地》編輯,《自由海地》新聞週刊總部在布魯克林和太子港。

 

註釋:

[1] http://haitigrassrootswatch.squares...

[2]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repo...

[3] http://climate-connections.org/2012...

[4] http://www.cbc.ca/thecurrent/episod...

[5]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首次出版於1973年。20094月,在美洲首腦會議上,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把它作為禮物送給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0... 

[6] http://www.europe-solidaire.org/spi...

[7] http://www.haiti-liberte.com/archiv...

[8] http://www.ayitikaleje.org/journal/...

[9] http://www.democracynow.org/2012/5/...

[10] http://www.canadahaitiaction.ca/con...

[11]總部位於多倫多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團結網於201281日(星期三)發起了在整個美洲的行動,要求結束剝削和不公正的採礦做法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