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辰冬至六十周年

一卒

 

1952年冬至全國托派被一網打盡,至今足足六十週年了!當年被捕的人中,最年輕的十六歲,如仍活着,也已七十六歲老人了。不少人屈死獄中,更多的經過幾十年的摧殘,早已作古,有幸活到今天的,寥寥無幾,且多在八十以外,風燭殘年,來日無多了。

共產黨對托派的打壓,比國民黨嚴厲得多。如謝山所說:「同出一轍而攻伐特甚」。國民黨的軍政要員,满手鮮血的戰爭罪犯,早於1975年分批特赦了。。這些罪犯被釋放時,立即享有公民權,不用戴「帽子」,不需接受群眾的「監督改造」。而且允許他們到處去,包括台灣。來去自由,提供方便。而1957年提前釋放,本已恢復公民權,在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中,作為「全能運動員」。從勞改隊的小監獄出來,放在社會上的大監獄更受罪。眾人可共誅之,共伐之,小孩也可欺侮之。不用通過法律,可長期剥奪其政治權利與人身自由。打壓不斷,漫駡無常,超常勞動,還要尅扣工貵。多少人被整至奄奄一息,貧病交迫。

陳景光原在中央航空公司做會計,1950年春,參加兩航起義,隨機從香港飛抵廣州。後來以托派「反革命」罪被捕,判刑五年。出獄後顛顛倒倒,下放到武漢郊區當農民。文革時兩派之間爭權奪利,都把他作磨心,批鬥打駡,極盡摧殘,辛辛苦苦一天忙到晚,養不活自己。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人也變得麻木了,腦動脈硬化,目光呆滯,步履踉蹌,仍不放過。直至19775月幾經艱難,才准他遷移戶口,回鄉治病。

  八十年代初,廣州成立南方航空公司,急需專業人才。找到陳景光,可惜他已病入膏肓,生活不能自理,無法復職。一個有為青年,起義歸國,就這樣被折磨殆盡!

蘇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以肅托為名,殘酷鎮壓異己後,中共於1957年釋放了一批托派分子,其餘的準備「今冬明春全部解決。」可是盛極一時的「百花齊放」,以「反右」告終,跟着一系列政策失誤,民不聊生,天怒人怨。「今冬明春」要解決的托派問題,成了官僚統治的犧牲品。此後刑滿釋放的同時,即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不准回家,留場「就業」,名為「新人」(意指「重新做人」)。幹勞改時一樣的工作,未經批准,不得自由出入。一批自願獻身於社會主義革命事業,從不為非作歹,沒有違法亂紀的知識份子,卻以莫須有的「反革命」罪,一關就三十多年,直至改革開放後的八十年代,才准回家。在漢陽勞改的肖靜仿,判刑七年,1984年才放走。真是「少小離家老大回」。一些未婚青年成了孤寡老頭。在「新人隊」就業,不算工齡,沒有退休待遇,每人發生活費24.5元。大家稱之為「開水費」,醫療費自付。能撿回一條命還算幸運,有些屈死獄中,只能「魂歸故里」。一代精英,就這樣被消磨殆盡!

為甚麼共產黨對托派非要置之死地而後快呢?因為托派敢於說真話,敢於和斯大林主義作鬥爭。所以非壓垮不可!

    謝山原在香港新華銀行工作,因替托派領導人彭述之收轉第四國際郵件而被香港政府逮捕,驅逐出境。1950年考入廣東省製糖工業公司,後調番禺市頭糖廠做會計主任。他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在三、五反前,發現採購甘蔗運費由厰方支付,與原訂合同不符,為廠方追繳贓欵一億一千多萬元(法幣),合人民幣一萬一千多元(一萬兌一元),比當時轟動全國,被槍斃的劉青山、張子善貪污欵還要多。可是中國政府不以為功,反以「反革命」罪入獄。 19521222日,冬至之夜被捕。從此顛簸一生。「清理階級隊伍」前十年沒請一天病假的謝山,此後病休十二年!靠堅強的意志,不屈不撓的精神,才活過來的。他把滿腔悲憤傾瀉於詩詞之上。冬至對於謝山有其特殊的感受,下面是從<苦口詩詞草>中摘錄的。

 

冬至詩抄     謝山

壬寅冬至夜 (1962年12月22日)

寥落天涯我自知,呼牛呼馬任人嗤。

難忘師友殷懃意,肯作覊囚涕泣辭?

失伴雁常思萬里,經冬樹又發千枝。

年來獨醒慣長夜,起看東方欲白時。

 

乙卯冬至(19751222日)

二十三年棄置身(借用劉夢得句),

重論往事暗傷神。

自知精衛難填海,

誰信曾參不殺人。

烈火爐中成利器,

嚴霜節後是初春。

仰天忽作開懷笑,

去看荔灣柳色新。

 

用前韻又成一首(19751222日)

地老天荒寄此身,飄零那敢呈精神?

胸中萬歲千秋事,夢堸k生欠死人。

猶記聞雞舞星夜,只今捫虱曝陽春。

寒凝未必芳菲歇,青草年年吹又生。

乙丑冬至夜集句 (1985年12月22日)

皎日何曾入覆盆(金元裕之),

巫咸不下問銜寃(唐李義山)。

世間甲子須臾事(唐許用晦),

骨杇猶應此念存(宋陸務觀)。

 

丙寅冬至夜 (1986年12月22日)

獨醒沉吟久,東方苦未明。

漫愁寒夜永,為有曉雞鳴。

臘後芳爭發,雪消草易榮。

春光知不遠,已是一陽生。

 

甲戌冬至夜(19941222日)

長夜冥冥未曙天,晨雞啼罷夜如年。

床頭短燭揺殘影,夢裡悲歌促急弦。

後死自慚成底事,再生仍擬續前緣。

寸心永矢無尤怨,豈向人間作瓦全。

 

臨江仙  乙亥冬至(1995年12月22日)

「四十三年如電抺」(借用東波句),

猶存瘦骨崚嶒。

強撑病眼賞新晴,

霜威仍凜凜,

白髪已星星。

一笑塵間千萬事,

那能愚盡群氓。

高談意氣尚縱橫,

故人頻入夢,

相對話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