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李培

 

 


 

一九九三年九月三十日,李培死了。他生時的音容笑貌、言行品格,卻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堙A再也不會消褪,直至永遠永遠。

追悼會上,眾口一詞讚頌李培是個“志士仁人”。對此,他是當之無愧的。

李培確實是個有志之士,早在他讀初中的時候,就受到馬克思主義、托洛茨基主義的思想薰陶,此後,他便把勞動人民的解放事業,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事業作為自己畢生奮鬥的目標,勤奮學習,努力工作,從未稍有懈怠。

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七年間,李培是南寧市學生的姣姣者。他與李啓成、張貴等人作為南寧市學生的代表出席了廣西全省學生代表大會,為團結同學一致抗日而奔走呼號。

一九三八年,他與陳傳誼、黃拔、鄺安榮等人毅然放棄了安定而又寶貴的學生生活,在桂林到工人中去宣傳抗日,進行群眾抗日動員。但是,那時候王明、康生之流正在到處掀起“反托”的惡浪,堂堂一代宗師陳獨秀竟被無恥地誣陷為領取日本津貼的“托派漢奸”;甚至連那些與托派毫不沾邊的人,如廣西的王公度,也平白無辜地被戴上“托派漢奸”的帽子,並以他為例子來對托派進行毫無根據的攻擊,以便把主張抗日的托派排除在抗日運動之外。在這種濁浪排空的情況之下,李培等人自然也就成了那些“反托英雄”要打擊誣陷的對象。一九三九年,當時參加廣西學生軍的毛鴻鑑正受到這些“反托英雄”的跟踪追捕。毛鴻鑑先藏身於李培等人的住所,然後再逃出桂林,才免遭毒手。但李培等人的住所卻由此被暴露。那些“反托英雄”竟然通過學生軍的上層關係,促使國民黨桂林當局對李培等人的住所進行搜查,並逮捕了李培、黃拔、陳傳誼三人;鄺安榮雖從後門越棪k脫,免了牢獄之苦,卻跌斷了腳骨,成了跛子。李培等人在國民黨監獄中受盡了折磨,但由於沒有任何“犯罪”証據,國民黨桂林當局終於不得不讓他們取保釋放。

大約在一九四一年,李培出獄後,便離開廣西到了江西州,和黃鑑銅一起辦過一個時期的報紙。一九四三年,他打算去上海從事淪陷區的工人運動,途經浙江時,被國民黨駐守浙江的部隊拘押,幸好在押送途中他設法逃脫,才免了再一次陷入囹圄之災。

日本帝國主義投降後,李培來到了上海,生活十分困苦,但為了反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他不知疲倦地動員群眾進行鬥爭。

新中國成立後,作為一名托洛茨基主義者的李培,自然不會被那些視托派為洪水猛獸的人所見容,他終於在一九五二年十二月間又一次瑯璫入獄。這一次卻是在共產黨的監獄中足足消磨了二十七個春秋,直到一九七九年才得以恢復自由。

上面所記僅僅是我所知道的有關李培的幾件事。滴水看世界,於細微處見精神。李培的一生,是備嘗艱難困苦的一生,是磨練堅強意志的一生,是不屈不撓為勞動人民解放,為實現社會主義而奮鬥的一生。儘管在歷史事變的緊要關頭,他也曾有過動搖徬徨的時候,但他始終堅信馬克思主義,堅信托洛茨基主義。他始終忠誠於勞動人民的解放事業,忠誠於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事業,這就是李培之所以成為:“志士仁人”的原由。

李培已經死了,他已經不可能親眼看到勞動人民解放的前景,看不到科學社會主義的前景了,儘管現在還是長夜漫漫,但曙光終於會出現,到那時候,人們必會懷着更加崇敬的心情,緬懷這位曾經默默無聞地含辛茹苦地奮鬥了一生的“志士仁人”的。

                                                1993.11.18

 

 

 

憶李培

廣西文史館館員盧漢宗

在我75年生活旅程中,所歷所見所聞和所知的事,既多且深,而要記錄下來是不應忘懷的,其中就有李培的事。

19181024日,李培生在廣西南寧市邕寧縣五塘郷永寧村貧農家里。1934年入南寧初中讀書,在進步教師指導下學習《共產黨宣言》、《國家與革命》、《從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等馬列主義著作,嚮往共產主義。他曾帶引低年級同學學習《共產黨宣言》,介紹學習經驗、方法說:先要把書的首句“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和該書的末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牢牢記住,然後隨時隨地細細思考其含義。當時在學校里學習革命理論的熱潮中,同學中出現了兩種傾向,有些人傾向於斯大林主義,另一些人傾向於托洛茨基主義。李培屬於後者, 而且一直堅持到最後,至死不改。

1936年,南寧女中發生學生反對校長封建治校的學潮。當時李培、李啓成、鄺安榮等南寧初中的同學主動支援女中同學的鬥爭,並套用孫中山《遺囑》堛滿妣痔R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話鼓勵她們鬥爭到底。這十二個字後來就成了當時南寧女中學生反封建鬥爭帶頭的十二位同學的別字,在南寧的學生運動史上留為佳話。李培熱心於抗日運動。他曾與李啓成、李伊人、農培蕃等人聯名反對反動派把原由救國“七君子”發起組織的全國各界抗日救國聯合會改為全國各界抗敵後援會,引起了南寧學生界中對“抗日”和“抗敵”一字之差的問題的大辯論。

李培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他從30-70年代中曾經歷兩個監獄的生活,時間長達二十多年,但他並不為此而悔恨自己所選的人生道路,1979年他恢復自由之後,和我聯系上。我曾畫了兩幅畫,一幅是菠蘿,一幅是香蕉,題為“無鮮花炫耀,用甜果讚美”。他將其中一幅菠蘿轉送他的鄰好鄭伯伯。他三次由滬返邕探親,都與我共食宿,促膝詳談。他一再提出要重温《共產黨宣言》的教導,並堅持說,祇有堅持《共產黨宣言》原則的才是真正的共產黨。我深切地知道李培確實是一個滿腔熱血、積極向上、追求真理的人。

199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