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溫家寶總理的信(轉載)

 

中國國務院溫家寶總理清鑒:

要求國家停止核能大躍進


 

        福島核災難開始之際, 閣下即下令全國嚴審新上核電項目,及對在運行和在建的核廠進行安全評估、消除安全隱患,至今工作經已完成。惟「大安檢」對有關核電廠作了那一些評估和建議,有沒有因隱患難除而要求終止興建或營運,以及有關之審查是否獨立地進行,或受到無利益關係者的獨立評核,一般人民至今所知甚少。

 

        位處珠三角與鄰近香港之大亞灣-嶺澳核反應堆組群,附近人口密度之高屬世界核電廠之冠,但該廠之座落位置與規模之龐大,對人民及生態所造成的威脅是否屬「大安檢」之範圍,或「大安檢」對它們作出了怎樣的危機重估,公衆皆未有所聞。唯一所知的,就是由香港中華電力有限公司這個投資和營運大亞灣核電廠的機構,負責主持該廠的「大安檢」,而它就提出了只需加强防水浸設計便可的建議。這樣的充滿利益衝突的「大安檢」安排,實令公衆難以信服。

 

        在看不見有實質而基本的檢討核安全情况下,該處之嶺澳第四台反應堆在近期依期投産;而八月中旬開始,大亞灣-嶺澳核廠之內及鄰近地區,更展開了一項「國際中微子研究實驗」。後者明顯地已令有關核電廠的用途超出了發電範疇,對附近居民要承受的風險(包括恐怖襲擊及實驗帶來的不可知因素)大大增加,而民衆對有關內情亦一無所知。

 

        至於興建核廠于位處地震帶的省份及地方——山東、東北三省、浙江、福建、廣東的台山和陽江,「大安檢」後是否有了新的評估,民衆也不得而知。以廣東的台山和陽江爲例,「大安檢」期間繼續施工,也預計2013年如期啓用,到底有否吸收了福島災難的教訓,實成疑問。

 

        回到基本的問題,我們認爲中國全國各地區,秉其傳統智慧及配合永續發展的新思維,在民間締造出讓各地自供自用自足的再生能源,而不搞核能這種剝削性能源(剝削包括由郊區的人民和生態承擔風險,供應城市浪費性的使用;以後代與大地物種之基因變異悲劇爲代價,換取企業集團之私利),是完全可能的。在廣大的國土上,按照當地天然條件採集能源——如熱帶、亞熱帶地區充分利用太陽能,鄉郊農戶家家都可使用沼氣池或風能,城市樓房設計以節能爲主調,這些才是正途。

 

        至於要達到緩和全球暖化所需的减碳目標,核能更是絕對無效(見附注)。搞核能,只是要攫取國家能源巨額投資以自肥之企業集團的發財捷徑,却讓千秋萬代之中國人民與生態承受災難,可謂最不道德的工業之一。請 溫總理秉持公正與負責任的執政精神,爲中國締造出一個無核的未來。福島及無數已發生的核災難事故已敲響警鐘,政府不應置若罔聞,更不能讓災難事故在社會中淡化,人民要有充分的資訊,才可作出明智的、向未來負責的能源選擇。

 

 

 

香港特別行政區三十九個民間團體聯席

──〈反核之衆〉謹上
(
聯絡電郵:nonukessinohk@gmail.com)

2011
919


 

附注

核能發電不減碳的原因如下:

-          核電在日常運作中會産生及排放帶輻射性的碳-14

-          核能發電的前期(包括開鈾礦、提煉鈾、濃縮鈾、製造鈾燃料、建核電廠)和後期(包括處理核廢料和種種核設施除役)的每個階段會使用大量火力能源,部分過程甚至産生碳氫化合物這些比二氧化碳更具溫室效應的氣體。

-          處理用完却依然充滿輻射性的燃料棒(稱「乏燃料棒」)及其他退役下來的核設施,整體來說是全球至今爲止始終無法應付的問題,其暫時的儲存及運到其他地方去儲存等等程序,到底最終要耗費多少能源,因此製造出多少碳排放​​,根本就是一個最隱藏和被隱瞞的數字。所以,宣揚核能清潔的人提供的「核碳排放」數字,完全不可靠。

-          核電廠在定量發電的情况下,令廠方得到最大的利潤,所以按需求調整發電量便不會被考慮,這種情况比煤電更甚。核電廠浪費的熱能有時高達百分之四十,甚至三分之二(如大亞灣)。既然生産核電是一個製造碳排放的過程,如此浪費熱能就是製造大量不必要的碳排放。

-          核電廠日夜排出冷却機組的熱能到廠旁的海洋或湖泊,令水溫上升,碳溶解程度降低,因而釋放二氧化碳到空氣中,令全球暖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