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性局勢走向總罷工
桑德拉•德馬奇


 

        去年五月以來,法國形勢的特點是反對養老金法律的運動。動員一波連著一波,反對養老金改革的運動不斷深入發展。落實了一個深刻的群眾運動,它不僅拒絕退休金改革,還拒絕更廣泛的薩科齊反社會的,種族主義的和極權的政策。而且,無論是在年輕人還是在打工者中間,危機也加劇累積了不公正情況。

        這就是為什麼雖然示威反復發生,它們不但未消退,甚至還衝擊著記錄,特別是1012日和19日,當時有350萬人上街。集會越來越激烈和具戰鬥性。私營部門高度動員,現在連青年(現階段基本上是高中學生)也動員起來了。由於青年們懂得,他們在短期內獲得工作,以及在健康良好的情況下,獲得全額退休金的可能,因這項改革而岌岌可危。

        環境一點一點地改變,我們很多人,非常的多,認為勝利是可能的,我們能夠打敗薩科齊。目前這個動員階段,政府已經在輿論的戰鬥中輸了。70%的人口支持運動和反對這項改革。今天,大多數從事不穩定工作的工人以及青年一代,瞭解退休金問題既不是一個人口問題也不是金融問題,而那正是幾個月來政府力圖讓我們相信的。

        罷工已一點點地成為了景觀特色。隨著每一天的罷工和示威活動,對於許多階層,日益明顯的是,日復一日交錯的運動不足以打敗政府。事實上,正在舉行的罷工行動,從來沒有受到所有行動階層的最近幾個星期這麼多的討論,61%的人贊成延長罷工。問題正是工會聯合會的領導人,即使他們受到普通民眾催促,仍然力圖避免進行總罷工。運動開始時,工會的團結,無疑是一個成就,在罷工和示威的日子堙A它是成功的支持點。但工會之間並沒有作協調,沒有訴諸於同政府作大規模社會對抗,並且不再要求撤回立法草案,反倒是建議舉行新的談判和修正。

        經濟的關鍵部門已決定發動或擴大長期罷工。鐵路工人,法國電力公司和煉油廠就是這個情況。這些部門中的後者,並沒有出現在685月的運動中。自1014日, 13個煉油廠舉行罷工,完全停止安裝和運送燃料到加油站和油庫。這次罷工是巨大的,其延續也是有默契的。

        這一運動在各地進行,每天都有新的舉措,封鎖行動(收費站,道路,機場,工業區等),並且用團結的,跨專業的方式進行的地區示威。每一天都發生不同階層動員的群眾集會,開始是小規模的,現在越來越有分量了。但也應該指出,雖然在公營部門如同在私營部門一樣,到處都有不少罷工,但是持續中的行動還是過於分散,在全國大罷工的日子堙A少數派現象和罷工率很高,但並非不尋常的。

一些日子,特別是1019日的罷工和示威以來,青年人充分參與了運動,他們是非常重要和有活力的隊伍,還有許多高中罷課。在這埵酗@種決心和政治,是以前的動員堥S有的。越是說他們被操縱,就越發激起他們示威的權利,他們的決心就越增長。在大學堙A運動正在一點點地起動。未來在高中假期前夕,這是一個大議題。

        面對這種情況,右派,雇主,政府和薩科齊仍然決心捍衛這一不公正的改革。薩科齊意在測試強度。武力的使用是明顯的,例如員警對煉油廠罷工工人和對高中學生的干預,在國會採取強硬戰術,甚至拒絕同最溫和的工會領導人作任何討論。他們的決心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對他們來說,這項改革是他們緊縮政策的核心,要確保讓沒有危機責任的人為危機買單。這個改革的成功將推動金融市場,而且也是改變法國力量關係的機會,是讓財富分配有利於最富者的機會。它也是擺脫“社會和財政負擔”的機會,這是老的鬥爭傳統,是讓反抗最大的階層屈服的機會。對於薩科齊,也是在總統選舉幾個月前,凝聚自己陣營的關鍵因素。然而,他還遠遠沒有勝利,他還沒有打破反抗,讓反抗沉默。

這一動員的廣度,顯示了挫敗政府的可能性。這就是為什麼社會和政治左派的整體團結在鬥爭中是必不可少的。這就是在所有的統一和政治動議中,新反資本主義黨(NPA)承諾的意義,特別是通過CopernicAttac基金會的全國共同倡議,讓我們重新集結。但是,圍繞這個“60歲全額退休金和取消法律草案”口號的團結並不能掩蓋某些基本分歧,特別是同社會主義黨的行動戰略的分歧。後者捍衛60歲的全額退休金,但把票投給右派代表,贊成把領取養老金的工作年限增加至41.5年,這實際上破壞了捍衛退休金的理念。還有,面對日益增長的動員,我們在準備2012年的總統選舉。同左派的左派有分歧,特別是與讓-呂克·梅朗雄的左派黨有分歧,他們關心主要的行動戰略。後者堅持這樣的看法,即舉行公民投票,當各個勢力的社會試驗仍然擺在我們面前時,公民投票會把動員從街頭運動轉向憲政體制方面!

        動員開始以來,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就作為一個黨,組織鬥爭,尋求團結在政治目標和訴求周圍:撤銷,現在無疑是要廢除該法律,要為這些社會危機負責的人,薩科齊和韋爾特必須辭職。我們還提出了擊敗危機的緊急社會和政治計畫,展現了反資本主義觀點。

        未來的日子將是決定性的。該法將表決通過,但不會讓這個動員保持沉默或停頓,因為對所有今天在街頭罷工的人來說,這個政權是非法的。另外,我們知道,在這個國家,一個制定的法律是可以被撤銷的 --- 2007年,這個情況已經發生在首次雇傭合同法(Contrat Première embauche)上。

 

我們拭目以待...

 

 

 

- 桑德拉•德馬奇是法國新反資本主義(NPA)党執行局成員,也是第四國際領導層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