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與失

潘娜洛普·達根

 為了歡迎參加第四國際第十六次世界大會的嘉賓和同志,我想簡單回顧一下,上次世界大會以來我們所做的事。

我們上一次大會舉行的時間是20032月,在全球最廣泛動員的前夕,我們都知道,這次動員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反對發生在伊拉克的帝國主義戰爭。

然後,我們注意到,自2000年把‘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理念放回到議程上以來,這是全球性正義運動興起的一個重要標誌,那個理念是包括第四國際在內的一些勢力在阿雷格里港倡議的結果。

從那時起,這一運動的發展就不平衡,運動有區域性的,分部性的和世界社會論壇的,而最近則有針對2009121哥本哈根氣候峰會的動員新高潮。

認識到這一運動的重要性,我們第四國際,出現在世界性和區域性的社會論壇上。我們與其他力量進行了有組織的討論,特別是討論關於實現另一個世界的戰略問題,並捍衛了一致的階級鬥爭和國際主義觀點,為此,以我們出版物的名義,還專門發行了多種語文的報紙和傳單。

然而,這種新希望運動的出現,以及在拉丁美洲的發展,並沒有改變總體的力量關係,該關係仍然是不利於工人和被壓迫者的。

來自不同行業和不同大陸的工人們的英勇回擊,並沒有顛覆新自由主義的議程,在軟化新自由主義攻擊的藉口下,勞工運動的傳統組織沿合作路線走得更遠。

在帝國主義中心的各種強大反戰運動和受攻擊人民的抵抗活動,並沒有停止帝國主義戰爭動機。巴勒斯坦人民更是繼續遭受到超常的攻擊和鎮壓。

對婦女權利,尤其是選擇權的攻擊,儘管有抵抗,而且存在一個運行中的世界婦女進軍運動的女權國際網路,但是攻擊一如既往仍在繼續。

第四國際已經是所有這些抵抗的一部分,尤其要提到的是,我們參與了最近的加沙進軍。

在工人和被壓迫者運動中,能領導這些反擊並提供新政治觀點的新力量之興起,是有限的和局部的。

在歐洲一系列反資本主義的集會中,或在世界社會論壇上,我們帶頭建議,為這些徹底的反資本主義力量舉辦論壇,讓他們走到一起,討論他們的共同立場和可能的共同行動。

 

加強我們的政治存在

為了加強我們對必要的政治討論的政治貢獻,我們已採取了一些步驟:

2005年,我們重新開辦了一個英語線上雜誌,國際觀點,把我們的觀點和資訊送達比印刷雜誌讀者更廣泛的觀眾。這特別使我們的形象在亞洲大部分地區更加突出,在亞洲那堙A新的政治勢力在發展和尋找政治關係。

2007年,我們還推出了卡斯蒂利亞姊妹網站,國際觀點(Punto de Vista Internacional),確保第四國際也對拉丁美洲的廣大觀眾說話,它如今是全球最重要的激進群眾運動的網站。

這些網上雜誌是由法語‘國際新聞通訊’完成的,而法語‘國際新聞通訊’仍然每月有印刷本發行,還有自己的網站。

儘管有嚴重的組織弱點,使得這些工具遠非完美,然而它們提供了機會,讓我們的觀點傳向世界各地。這些網站的訪問資料顯示,有觀眾群尋求我們的觀點。

2007年,我們重啟了阿姆斯特丹的國際研究和教育學院,作為開放的教育會話中心,服務於我們自己的同志和其他的組織,這些組織同我們有兄弟關係,它還被用以作為研討會的組織中心,對徹底的馬克思主義運動要求進一步發展的課題作研究。關於氣候問題,巴勒斯坦和經濟危機的討論會,以及婦女和性別越界(LGBT)問題的討論會,都產生了另外的材料,豐富了這次世界大會討論的準備。

與我們的英國同志合作,國際研究和教育學院(IIRE)維持著出版計畫,使我們能及時發佈關於全球正義運動和氣候問題的戰略辯論文章。

意識到革命運動必須持續更新,要引入先進同志領導當今世界的戰鬥,第四國際以今天的視角,給青年的工作以特別的重視。每年在歐洲舉辦的青年營,匯集了數百名年輕的同志,參與一個獨特的活動,在那堙A青年同志組織一周的政治討論,討論當今的問題,以及階級鬥爭的理論與歷史。這個機構超過25年之久,每年都得到一代代新人的讚賞,這堛熙\多同志,在某些方面也是青年營的畢業生。

這些對於一個小組織是重大的成就,我們為它們感到自豪,希望也打算在今後一個時期建設和擴展它們。

 

向逝去的同志致敬

但是自從我們上次的世界大會以來,我們也遭受了一些傷心的損失。可惜在這塈琱ㄞ鄍部提及他們。

2003年的大會剛剛結束,我們就聽到王凡西的逝訊,他是中國僅存的首批托洛茨基主義者之一,享年95歲。在國民政府監獄服刑數年後,他因共產黨的壓迫離開中國,在英國度過餘生,對中國事物,他保持了活躍的興趣與評論,直到年事已高。

利維奧·邁登同志,任國際和義大利支部的中央領導人多年,是我們同那一代人的最後連結,這代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困難時期,維持了第四國際。他於2004年去世,為建立國際和義大利支部積極行動,戰鬥到最後一刻。

羅蘭·廖,前比利時支部成員,一直是我們的報刊合作者,特別在關於中國問題方面與我們合作,逝於2005年。

利當那·納卡巴同志,學生和教師工會活動家,1980年代以來是阿爾及利亞教育部門鬥爭的領導人,2008年突然去世。

葛列格·塔克的去世,是英國支部在2008年遭受的重大損失,他是著名的鐵路工人工會全國領導人和政治活動家。他對國際的貢獻在兩方面一是在他的國際支部建立了國際聯繫,二是啟動了‘國際觀點’網站,是網站負責人。

彼得·卡梅霍是美國反戰運動的群眾領導人,並加入了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SWP),在社會主義工人黨堙A他很快成為一個主要的公眾人物。在1980年他同他們分手,繼續投身於進步政治,成為加利福尼亞州綠黨的一個領導人。他逝於2008年。我們還記得加洛琳·隆德和埃德·科瓦奇,原社會主義黨(SP)人。

2009年,有一些領導同志和前國際成員去世:

Hoan Khoa Khoi,也叫羅伯特,當時活著的最老的越南托洛茨基主義者,流亡法國的越南托派組織的長期領導人以及國際前領導成員。

納利斯·帕洛莫,墨西哥工人革命黨創建者之一,特別是在女權主義工作和恰帕斯州的工作方面,是核心人物。

安德列·費雪特,布列斯特工人運動和LCR(革命共產主義聯盟)自其前身PCI(國際主義共產黨)以來最著名的一個歷史人物。

萊尼·容格拉斯,德國托派潮流的歷史人物,從14歲起就活躍在進步運動中,持續於整個納粹時期,是國際的成員,直到她去世。

彼得·高恩,20世紀70年代英國支部的前領導人,一直是個反帝國主義的作家和分析家。

安吉爾·凡胡爾,被稱為埃雷迪亞,和女權主義者朵拉·科爾茨基,兩人都是阿根廷托派運動在任領導人,包括其在1984年流亡法國後返國期間。

200912月底,四位巴基斯坦勞工黨Labour Party PakistanLPP)領導人在交通事故中喪生。這對他們在俾路支省工作的擴展是一個嚴重的打擊。在2007年和2008年的斯瓦特和白沙瓦的自殺性爆炸事件中,還有其他勞工党同志被殺害。

雨果·崗薩雷斯·莫斯科索,玻利維亞托洛茨基主義的歷史人物,參與過1952年玻利維亞的革命,因為他的政治活動,多次遭到監禁,酷刑和流亡,但至死不渝,逝於20101月。

此外,丹尼爾·本薩義德20101月的逝世,我們遭受的這個損失,觸動世界各地幾千名同志的心靈。他是法國68年五月運動的領導人之一,整個70年代和80年代,他是國際和法國支部一個積極的中央領導人。從20世紀90年代起,他把其卓越而強大的精力集中在他的寫作和發言上。儘管他體弱多病,他仍舊到世界各地,包括日本,特別是拉丁美洲旅行。他到最後還是LCR(革命共產主義聯盟)的一個積極成員,然後是NPA(反資本主義黨)成員,定期參與 --- 我作為同一支部的成員可以作證 --- 本地的討論和活動。

為紀念所有這些同志,紀念那許多我未能提到的人,以及紀念所有那些在反壓榨反迫害反剝削的鬥爭中喪失生命的人,我請你們起立默哀。

 

- 潘娜洛普·達根是第四國際執行局成員,法國反資本主義的骨幹,以及地方和國家選舉的定期候選人。她還是阿姆斯特丹國際研究和教育學院(IIRE)研究員,專門負責青年和婦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