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至1946年的溫州托派簡況

王國龍

 

1939年針織業罷工被國民黨破壞之後,曾猛、王國龍、錢川等人,有的被捕(曾、王二人),其餘的停止活動。這一段時間內,溫州幾乎無組織活動。

1941年秋天,周仁生到溫州模範小學教書,1942年春又來了林松祺、章濤(宏業),再後黃禹石來了,黃接替余烈夫成為模範小學校長。在模範小學,我們組織了“別了”讀書會,讀書會的成員有胡振東、邱季龍、葉征慶、胡大鏞、陳鶴梅、席時佳、沈艷芳等人,當時他們都很年輕,只有13-14歲。讀書會出版了“別了”棖齱A平時要他們多看小說,多寫棖齯撜飽A談不上思想影響。但這個讀書會會員,是以後溫州托派學生中的中堅份子。以上七人先後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一九四六年後,他們在溫州中學、甌海中學、永嘉聯合中學,都有活動。溫州中學是活動的中心,胡振東、邱季龍成了學生自治會的積極分子。他們發展起來的同學在甌海中學為葉征慶,在永嘉聯合中學里,例如葉春華等,都是學生自治會中的主要負責人。

        1942年,模範小學停辦。周仁生、林松祺、章濤都先後赴浙江大學龍泉分校(設浙江龍泉)讀書。這時,浙大分校有一位從蘇聯歸來的安明波教授(杜滄白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學時的同班同學)。安明波雖已脫離組織,但他個人仍有活動,我們都受他影響。1942年-1944, 在安明波指導下,每星期都有一次時事討論會,參加討論會的主要學生(後來均參加托派組織)有周仁生、林松祺、章宏業、洪秀榮,趙養性,其餘參加者只能算是同情者,也有一位共產黨分子陳建新(那時没有正式參加共產黨)。浙江大學托派運動的種籽,是在那時散播下來的。

 

馬克思主義挺進隊

        1946年春假期間(44-6),安明波任溫州英士大學教授,周仁生在樂清中學教英語,林松祺在樂清師範教書,常去安明波家與他討論問題。恰好劉加良此時剛從溫州回上海去,他在溫州治病時我們有三人(周、林、章)常去看他,因此在劉的影響下,有在溫州成立組織的設想。設想終於實現了。

1946 46-8(日期記不確切), 安明波、周仁生、林松祺、章宏業(以上四人肯定)(是否還有洪秀芳、趙養性、錢思敬不能確定)在溫州西門安明波家裡開了個會,大家一致認定有組織的必要。經過討論,取名為“馬克思主義挺進隊”。主要負責人推安明波,周仁生負責宣傳,章宏業負責組織。當時討論了綱領和組織章程。綱領由周起草, 章程由章起草。第二天討論通過了這兩個文件。組織成立後,並未與王國龍取得聯繫。

19464月的稍後時間,王國龍、陳幼東(又東)、 謝循歡(以上三人是溫州托派組織中的老成員)三人來到我家。這是一個晚上, 在我家樓上開個碰頭會, 我把成立“馬克思主義挺進隊經過,向他們作了彙報,他們同意向上海方面聯繫,取得承認。

同年7月間,安明波、周仁生到上海去了,留在溫州的幾個人,後來把“挺進隊”攺名為“馬克思主義挺進社”,直到上海托派中央承認溫州的組織之後,這個名稱就停止不用了。 

1946年底或1947年初,溫州組織得到上海多數派中央認可之後,便改名為中國共產主義同盟溫州支部,支部設有中心小組,負責人是王國龍,支部成員有謝循歡、林松祺,後加進趙養性。林、趙兩人先後負責學生支部(1947年暑假後,才設立社會主義青年團)。學生支部有溫州中學、永嘉縣立聯中、甌海中學等。此外還有小學教師支部和手工業工人支部。以上情況,猶待補充。

 

溫州各中學、師範托派活動情況

 

第三臨時中學

        19452-3月間,王國龍在瑞安大嶨鎮(今文成縣)省立第三臨時中學教書時,經過半年時間,成立了“仰韶讀書會”,成員有徐明烈、吳祖塘、朗起秀、潘公一、 諸勉華、朱靜霞、趙高峰、趙義芳等十餘人。後來徐、吳、朗三人都成為S.Y;其他人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在第三臨中,王還影響了諸葛夏、趙青音、趙頤盧 、伍恭聖、黃錦標等人,他們以後都成為S.Y.。學生中的同情分子有 10-20人左右。 他們當中有的是“仰韶”讀書會分子,有的是通過個別談話而成為同情者的。

 

溫州師範

        1945年暑期假後, 王國龍從第三臨中轉遷到瑞安鄭樓溫州師範教書,一起到溫師的還有錢思敬、林松祺、梁廷等三人。他們在溫師只有通過個別談話,没有組織讀書會,半年時間內,他們四人先後影響了葉幼楊、鄭叔杰、王信蜀(以上主要是梁廷影響的)、白素冰、李淑荷,這五人都成為S.Y 同情者還有陳湘君、鍾毓麟,王高林(?)。以白素冰為首,曾經領導過反對學校不民主的學生抗議活動,但没有成功,白素冰蒙受莫須有的罪名,曾被國民黨政府拘留過。

 

樂清中學

1949上半年,王國龍在樂清虹橋縣中,林松祺在永嘉濟時中學都有活動,僅起到一般影響。王在樂清虹橋縣中成立籃球隊,成員有耿禮源、耿禮宣、王克勲、王克禮,但同情傾向較深的是耿禮源和王克勲兩人。

 

瑞安中學支部

在溫州托派組織及其活動範圍內,瑞安縣(現改稱瑞安市)是一個重要的據點。三十年代的托派成員何止錚(何阿芳)、何樹芬兩人都是瑞安人,他們的活動影響雖不大,但都起了一些作用。1946上半年梁廷到瑞安師範教書時 也留下影響。從1949年初,直到1952年為止,瑞安中學成立托派S.Y.支部,  與此支部有聯繫的人是鄭叔杰、余振棠。支部的詳細情況猶待補充。由於這個支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仍然積極活動,因此,19521222日事件中,支部受打擊極其嚴重,有三人以上被逮捕,包括徐振棠在內,其餘的送訓練班(學習班)。

 

與溫州有關的若干支部

一.台灣支部

  1947年暑期後 ,台灣的高雄、基隆、台北有從溫州去的三人,夏延樊在基隆海關工作,洪秀榮在台北或高雄一化工廠工作,淩松民在台北一汽車運輸公司工作。同年上海動員蘇濤(山東人)到台灣去,因此成立台灣支部,共9人。他們有油印刊物,蘇濤是支部負責人,聯繫的對象有白長生(白素冰的哥哥),永強人張鳴謙,樂清人方xx。但1948年上半年,國民黨特務機關破壞了油印機關,搜去油印刊物及上海寄來的文件及刊物。同時蘇濤被捕,判無期徒刑,洪秀榮被捕判刑五年,夏延樊被捕,判15年徒刑;唯有淩松民逃回溫州,然後轉到上海。台灣事件發生後,國民黨下令通緝周阿寶(即王國龍的化名),曾由他表弟沈雲芳通知我,到上海中滙大樓會面,說是香港派人來接洽的。我到了中滙大樓後,離約定時間半點鐘前,我發覺香港來人,只知道我的化名周亞生,而不是周阿寶,顯然有疑竇,我立即離開。十五分鐘後,我表弟沈雲芳被帶走,他用金蟬脫殼的辦法,把特務帶到一個溫州廚師周洪寶的公司里,說這就是周阿寶。洪寶、阿寶特務不管,把周洪寶帶走用刑,但周洪寶確是不識字的工人,交公司担保釋放,這是王國龍一生中最有可能被國民黨逮捕的危機。

1948年後去台灣的還有潘教文(交大學生),陳偉。潘教文住台北鼎泰船務行他堂姨夫余毅夫家,不久林一心(陳代青)、蔣經國被逮捕,令他今後不得再有活動,否則逮捕判刑(此情況,教文可能已寫過回憶)。章濤吳祖塘去過香港,不久在香港工作。

 

二.金華支部

1947年國立英士大學遷往浙江金華。英士大學有林錦芳、席時佳(女,SY) 以及金華郵電局的郎起秀,成立金華支部,林為負責人。每月開會一次,有時不定期開會。因此英士大學有過支部,但活動消沉未能擴大影響。

 

衢州中學

浙江衢州,有一所中學叫衢州中學,1948年,周朝林在該校執教一年左右.他在學生中有一定影響,受影響的學生共有劉佳、阮芫偉,王廣陵等五人,他們讀過《青年與婦女》、《新聲》、《校內生活》以及托著《中國革命問題集》等。劉佳在1950年考取復旦大學。康溪從香港返回上海,途經衢州時與周朝林、劉佳見面,並在周的房間裡約劉佳及其他受影響的學生舉行長談一次。

開化中學

陳玉琦曾于1945年在浙江開化縣開化中學教書,經周朝林介紹,開化中學教師趙行真與陳接近,但陳在開化中學的影響不大。

 

浙江杭州組織活動的情況

杭州的托派活動,主要集中在浙大與杭州師範,浙大曾成立一個多、少數派相混合的支部,支部書記是曹毓麟,成員有諸葛富夏,杭師的白素冰,也加入了這個支部。少數派有另一個支部,支部書記仍是曹毓麟。白素冰在杭師成立了托派小組和讀書會,讀書會成員有陳雪琤等人,白素冰還聯繫杭州高中,其中有王高林等人受影響最深。杭州楓林橋小學教師田毓瑛,常與白素冰有聯繫。194778月間,彭述之來杭州一趟,向上述提到的人,作過一次時事分析。浙大與杭師托派成員在1947-1948年間都積極參加反飢餓反內戰遊行活動。在杭州的托派同情者有周蕙芬、王芝翠、鍾毓麟。浙大農學院的王栩(女)曾讀過托派的刊物。  

江蘇靖江縣托派組織及活動情況

19468月,彭述之接受江蘇靖江縣蘇北中學校長盛逸白的要求,從上海選聘一位英語教師去任教。彭要周仁生到靖江去。19468月到19471月,周在蘇北中學任教英語,在此期間內,周在學生中影響了三個人。即孫鈺華、金鑑、陳琪東,另一是教務處的職員展明倫也深受影響194610月-11月,在離城10里左右孫鈺華的家成立了蘇北中學黨團混合小組,展為黨員,其餘三人為S.Y活動分子。小組負責人推孫鈺華,孫鈺華是個十分忠誠而又積極的SY 活動分子,他後來在靖江蘇北中學發展一批讀書會分子和同情者,其中包括范廣譽、范成秋,朱麗華(?)等人。1950年後孫考進復旦大學,於1952年被捕。

展明倫1947-1948間到南京郊區任教,曾與當時的中央大學學生熊安東及熊xx(靖江人)有聯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