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懷念王國龍老戰士

 

李冰

 

王國龍老戰士於1914619日出生在浙江溫州市區南門,父親是製造豆腐謀生藉以養家的城市貧民。他很不幸在201044日逝世,終年96歲,我們對他的逝世深感難過。

他自從信仰馬克思──托洛茨基主義以後,儘管歷盡艱難險阻,飽受國民黨及其後中共政府打擊,但矢志不移,信念無改。這種無產階級革命家氣質,是很難能可貴的。

他在1926年小學畢業時,正是中國處於1925-27年第二次大革命的浪潮中。他年僅13歲,便參加北伐軍政治部在溫州辦的政治訓練班,了解到共產主義思想,學習半年後,即發生蔣介石反革命的「四一二」事變,學習班解散。

1929年初到1930年底,他在上海江東書局當學徒,這段時間學習英文,閱讀共產主義書籍,接觸到大革命時期中共的黨員曾猛,曾猛在蘇聯留學時,接受了托洛茨基對中國第二次革命失敗的意見,認為是斯大林領導共產國際的錯誤路線所造成的,因而參加了左派反對派,回國後在溫州發展托洛茨基派,使溫州托派組織後來成為中國托派的重要地方支部之一。

1932年,王國龍因經常收閱《紅旗》被國民黨拘捕,以「危害民國」罪判處26個月徒刑,因拒不認罪,增加刑期,前後共監禁了4年,在獄中自學英語和中國古代經典著作,研究世界歷史。

1936年出獄後,在溫州城當家庭教師,教授英文、中文等,以維持生活,並且自覺傳播托派的思想主張。次年下半年,開始參加溫州的托派活動,成為托派的溫州支部頭兩屆幹事會的成員,是溫州托派的始創人之一。期間參加永嘉戰時青年服務團的抗日工作,後來被中共負責人發現其托派身份,開除了出團。

1938年春,因參與組織了永嘉針織業工會選舉、罷工等工運,第二次被捕,關押了兩個多月後,因證據不足獲釋放。次年秋,第三次被捕,至冬天因病重保外就醫。次年又因罷工被上海法租界巡捕拘留4天。

19395月,他代表溫州托派組織到上海,與托派中央聯系,嗣後10年間奔走兩地之間工作。

19521222日,與全中國的托派同志同一時間,被解放軍軍管會逮捕,3年後判處無期徒刑。直至19729月末,他和仍被監禁的最後一批托派黨員被宣佈釋放,但釋放證立即收回,王國龍被送到上海周浦玻璃廠(勞改單位)勞動,由監禁改為管制或軟禁,不過每月領取到生活費。

在提籃橋監獄服刑期間,他參加監獄翻譯組的工作,參與翻譯上海譯文出版社的《國際事務概覽(1959-1960)》;80年在家翻譯了伊薩克•多伊徹的《先知三部曲》三卷集的第一卷, 由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此書出版後成為當年全中國十大暢銷好書之一,是公認為研究托洛茨基的權威著作。

總觀王國龍老戰士的一生,許多次被逮捕及監禁,特別是中國解放以後,長期失去自由,坎坷多難,備受迫害打擊,但堅強迎戰,至死無悔。

在最後的晚年期間,他寫下不少回憶。其中由《十月評論》發表過的,先有《曾猛其人》,登載於本刊2007年第2/3(總第223)2009年第1(總第226)該文同時詳述了溫州托派組織的發展本期則刊出其最後撰寫的兩篇憶述:《1941年至1946年溫州托派的簡況》和《1941年秋至1944年的回憶》。從這些憶述中,可見他記憶力的良好、意志的堅強、不屈不撓的品質。

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友好們接到他的來信,依然顯出他的思想敏銳、親切待人的一貫態度,他的逝世,實是無可補償的損失! 

 

                                      2010年5月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