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宣言》出版160年之後

──評<冥王出版社>2008版《共產黨宣言》

米歇爾·洛維

 


 

2008年,在《共產黨宣言》面世160年至今,還剩下什麼呢?正如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這版本出色的前言所說,現今的金融危機驚人地吻合馬克思和恩格斯當年的預測:“過剩”的社會在“過度生產和投機之下崩塌,回到一時的野蠻狀態。”

當然,《共產黨宣言》中有些論點早在兩位作者生前已不合時宜,而他們在許多再版的前言中也都指出了。其他論據則在我們的世紀中過時,需要重新批判地檢視,例如歐洲中心主義、無產階級“必然”勝利舷論說和缺乏生態批判意識等等。但整體而言,《共產黨宣言》論調、核心思想、精神──像文本的“靈魂”──仍然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這精神來自於同時具備的批判及解放能力,兩者密不可分,即對資本主義的分析及推翻資本主義的呼籲;研究階級鬥爭及介入被剝削的階級的鬥爭;清晰地審視資產階級社會的矛盾及追求以團結與平等為基礎的革命的烏托邦社會;從實務的立場解釋資本主義的擴張機制及提出要“推翻所有使人遭受貶抑、奴役、遺棄與鄙視的社會關係”。

在很多方面,《共產黨宣言》不單是貼近現實,而是比160年前更加貼近當今的形勢。舉例,它診斷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現象。對於兩位年輕作者來說,資本主義是催生世界經濟及文化統一的過程。“資產階級,由於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使反動派大為惋惜的是,資產階級挖掉了工業腳下的民族基礎。過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來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賴所代替了。物質的生產是如此,精神的生產也是如此。

這不只是擴張,更是操控:資產階級“迫使所有民族——如果不想滅亡的話——採用資產階級的生產方式;它迫使它們在自己那堭嬰璈瓵蚺憍,即變成資產者。一言以蔽之,它按照自己的面貌為自己創造出一個世界。”事實上,在1848年,《共產黨宣言》是對將來社會趨勢的預測,多於對當時現實的描述。在今天全球化時代中,它的分析比160年前編寫的年代,更加貼近當今局勢。

事實上,資本從未像在21世紀那樣完全地、絕對地、整體地、普遍地、無限地控制全世界。過去資本未能成功,可是今天,它卻強加其法規、政策、教條及利益於全球各國。國際金融資本及跨國公司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輕易地逃離國家及人民的控制及人民的視野。前所未有的緊密的國際機構網絡──像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致力控制、管治及操縱人類生命,履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及利益的嚴格規律。最終,史無前例地,人類生活的所有範疇--社會關係、文化、藝術、政治、性、健康、教育、運動及娛樂等已完全地受資本所支配,並且無遠弗屆地“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

再者,《共產黨宣言》遠遠不只是對資本主義操縱全球的權力的診斷──有時是預言,有時囿於時代的局限:它更是要求國際共同反對這種操控的緊急呼籲。馬克思和恩格斯完全理解,資本作為世界系統,唯有其受害者即無產階級及同盟之世界歷史行動性能將其消滅。

《共產黨宣言》的最後一句,無疑是最為重要的,它表達了好幾代的社會主義者及無產階級鬥士的想像及心聲:“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並非出於偶然,這片語在過去150年以來已變成最激進的運動的旗幟與口號。這是吶喊與召喚,也是合乎倫理和策略的呼籲,作為戰鬥、混亂的衝突和意識形態迷霧中的指南針。

這呼召亦具遠見。在1848年,無產階級在大部份歐洲國家中只屬社會的少數,更別提其他國家。今天,大部份的勞動者都遭受資本的剝削:工人、僱員、服務從業員、臨時勞工及農業工人等,他們佔了全世界的主要人口。他們至今是反抗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主要力量,也是其他鬥爭和社會行動者所能夠又必需依仗的軸心。

事實上,利益與此攸關的不只是無產階級,而是所有資本主義的受害者,所有受社會壓迫的群體──女性(在《共產黨宣言》中所忽略的)、受支配的國家與族群、失業和被排斥的人(無產階級)──所有期待社會變革的群體。還有生態問題,這牽涉到不獨是某特定族群,而是全人類。

在柏林圍牆倒下後,社會主義、階級鬥爭甚至歷史之終結似乎已成定局。近年在法國、義大利、南韓、巴西或美國──實際上,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卻尖銳地反駁這種假黑格爾的鑽研思考的命題。底層人民最欠缺的,從另一方面來說,卻是國際間最基本的協調合作。

 

【米歇爾·洛維,巴西哲學及社會學家,現任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成員及第四國際成員。阿姆斯特丹“研究及教育國際學院”(IIRE)研究員及前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主任。著作甚豐,包括《切·古華拉的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與解放神學》、《祖國父地還是地球母親?》及《眾神之戰:拉丁美洲的宗教與政治》等。另外,他也是《國際生態社會主義宣言》的作者之一(與僑爾·柯維爾(Joel Kovel合著)。同時,他也是2007年在巴黎舉行的第一屆國際生態社會主義會議的主辦者之一。】

 

註釋:

1. 卡爾·亨利希·馬克思, 」:<《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248-307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43/critique-hpr/intro.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