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挑戰盜水者

5次世界水論壇譴責親私有化計劃

人民水論壇

 


 

墨西哥城2006會議,是全球水資源公平正義運動持續運作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這次會議之後的現在,我們在伊斯坦布爾再次聚集,動員反對第5次世界水論壇。我們集聚在這堙A目的是揭穿這一錯誤的,由公司利益驅動的世界水論壇真相,表達全球水資源正義運動的積極議題!

鑒於我們在土耳其,我們不能忽視這個國家提供了一個破壞性水資源管理政策導致的毀滅性影響的有力例子。土耳其政府推動供水服務系統和集水區兩者的私有化,並計劃於該國的每條河上建水壩。土耳其的四例破壞性的和危險的水壩包括伊利蘇,雨蘇菲立, 門組爾和約唐利水壩。

十年來,受影響的人們強烈反對這些項目,特別是伊利蘇大壩,這是一個名為東南安納托利亞(GAP)的更大的灌溉和能源生產項目的一部分。伊利蘇大壩 這個“全球最被詬病批評的一個大壩項目”尤其複雜和麻煩,因為它影響中東的國際政策。大壩位於庫爾德人定居的地區,那堨縝b發生同未解決的庫爾德人問題有關的侵犯人權行為。土耳其政府正在利用東南安納托利亞(GAP)項目負面地影響庫爾德人的民生,並抑制他們的文化政治權利。

我們,作為一個運動,在此提出解決水危機的辦法,並要求聯合國大會組織下一次的全球水論壇。聯合國的重要官員和代表參與我們的會議,這就證明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在合法性方面,出現了從象徵性到具體行為的轉變,即:從世界水理事會按照私人利益舉辦的官方論壇,轉向人民水資源論壇,舉辦該論壇的是全球的民間社團,包括農民,土著民族,活動家,社會運動,工會,非政府組織和鬥爭在世界各地的護水源保領土為平民的網路。

我們呼籲聯合國及其會員接受義務,作為合法的全球性多邊論壇召集人,並正式承諾舉辦一個同國家義務有關聯的,對國際社會負責任的水論壇。

對於這第5次世界水論壇,我們呼籲所有組織和各國政府,致力於讓它成為最後一屆由公司利益控制的水論壇。世界需要推出一個合法的,負責任的,透明的,民主的水論壇,讓它出現在聯合國的議程內並得到其成員國支持。

再次強調該世界水論壇是非法的,我們譴責其部長級聲明,因為它不承認水權是一種普遍人權,不把水排除在全球貿易協定之外。此外,該決議草案忽略了私有化在保證人人獲得水資源方面的失敗,也沒有考慮到不足的歐洲議會決議中提出的那些積極的建議。最後,聲明提倡使用水壩的水來生產能源,增加生物燃料的生產,這兩者會導致進一步的不平等和不公正。

我們重申和強調2006年墨西哥城宣言的所有原則和承諾:我們堅持認為,水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基本要素,是一個基本的和不可剝奪的人權;我們堅持認為,當代人和後代人之間的團結應獲得保障;我們反對一切形式的水私有化,水的管理和控制必須是公眾的、社會的、合作的、公平參與的,而且是非牟利的;我們呼籲對生態系統作民主和可持續的管理,通過對水流域和環境的保護和妥善管理,維護水迴圈的完整性。

我們反對規定了公共供水和衛生服務系統的私有化,商業化和企業化的主流經濟金融模式。看到了硬性成本回收的做法和預付費機制的使用,給窮人帶來的後果,我們將反對這種類型的破壞性和非參與性的公共部門改革。

2006年以來,在墨西哥,全球水正義運動持續挑戰企業對水的牟利性控制。我們的一些成就包括:收回已經私有化的公用設施;樹立和落實公眾-公私合作夥伴關係;迫使瓶裝水行業的收入虧損;並在藍色10月和全球行動周聚集一起同時集體活動。有關水的人權在幾個憲法和法律中得以承認,突出了我們的成就,我們為此歡呼。

同時,我們需要就經濟和生態危機發表看法。我們將不會為你們的危機買單!我們不會拯救這一有缺陷的和不可持續的模式,這個模式已經變形了:不負責任的私人支出成了巨大的公共債務,把水和公共資源變成了商品,進而把整個自然變成了原材料庫和一個開放的露天垃圾場。

水和氣候變化之間的基本相互依存關係是科學界公認的,也是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強調的。因此,我們絕不能接受能源部門對氣候混亂的反應,遵循同樣的邏輯,它是造成危機的首要原因。這個邏輯危害以大壩,核電廠,和農用燃料種植為基礎的水和生命之數量和品質。200912月,我們將把我們的關切和建議帶到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

此外,高度工業化之農業的主流模式,污染且破壞水資源,使農業土壤變貧瘠,並破壞糧食主權。這對生命和公眾健康有巨大的影響。根據貝倫世界社會論壇成果卓著的經驗,我們將致力於加強水運動同土地,糧食和氣候那些運動之間的戰略同盟關係。

我們還承諾繼續建立網路和新的社會聯盟,團結決心捍衛水作為公共利益的各地政府和議員,為所有人與自然爭取乾淨的水權。我們也鼓勵所有公共供水設施,聯合起來,建立全國協作和區域網路。

我們慶祝我們的成就,我們期待著跨國家和跨大陸的繼續合作!

伊斯坦布爾, 2009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