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孕育黑惡勢力

 

 

青岩

 

重慶打黑

        資本主義經濟導致治安惡劣,犯罪率高攀,滋生黑惡勢力,這已成定律。從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特大的貪污、犯罪、走私案件時有所聞,難以剷除。最近重慶警方高調打擊黑惡勢力,引起各界關注。200910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前,陳述重慶打黑的情況。

薄熙來坦言:“打黑不是我們要主動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老百姓聚集在政府門口,舉著血淋淋的照片,畫面讓人神經緊張。黑惡勢力拿刀砍人,就像屠戶用刀砍殺牲畜,慘不忍睹。去年我們清繳刀具,大砍刀堆積如山。那不是一般的匕首,而是砍刀啊!”“謝才萍(重慶黑惡團伙骨幹)開賭場從中抽頭,賭場開在五星級飯店,旱澇保收。這連清朝道光皇帝和林則徐都不能容忍。”重慶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周波透露,重慶警方目前打黑專案組已由最初的14個發展到200個,參戰幹警由3000人增加到7000人,相當於重慶總警力的23%

        李定凱綜合各報刊的報導後寫道:重慶警方成功抓捕黑惡團伙成員1544人,469名逃犯受到境內外追捕;收繳槍支48支、子彈877發;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產15.3億元;累計破獲查處各類案、事件1009起,其中破獲刑事案件892起;14個主要黑社會團伙受到致命打擊,100餘名黑社會團伙骨幹成員被緝拿歸案。

正如薄熙來所說,“這些黑勢力這樣猖狂,是因為上邊有‘保護傘’。”李定凱指出,重慶法政各界涉及黑惡勢力非常嚴重:“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市公安局副局長彭長健、市公安局交警總隊總隊長、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陳洪剛、市高級法院副院長張弢、市公安局經偵總隊總隊長陳光明、市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烏小青、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副檢察長毛建平、市煤監局副局長王西平等一批重慶市原公、檢、法、經系統埵麆空v重的官員相繼落馬。”

        根據資料,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在重慶市公安、司法系統握有重權,前後達17年之久。1992年,他被調到四川省重慶市公安局任副局長;從1997年重慶改為直轄市到2008年,他連續11年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2000年時被提升到正廳級;2008年調任司法局局長,直至今年8月被捕。長期以來,文強和他手下的四大金剛(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原副總隊長黃代強,治安總隊原總隊長陳濤,公交分局原副局長趙利明,墊江縣原副縣長、公安局長徐強)與6大“民營企業黑幫”形成盤根錯節的社會關係。文強聚斂近億資產,包括一處價值3000萬元的雙棟別墅,位於著名旅遊景點和避暑勝地仙女山,佔地20畝,地是武隆縣領導白送,房子是建築商免費建設。當地流傳:“文強買地沒花一分錢,別人送的,建房子沒花一分錢,也是別人送的。”文強藏匿各種外幣和金條,價值3800萬人民幣,還在重慶機場高速公路邊的深水魚塘的淤泥娷簸2000萬元現金。

  諷刺的是,文強曾是重慶警界的刑偵破案高手。李定凱引述某媒體報導:“文強是因為(2000年破獲新中國成立以來死傷人數最多的)張君暴力搶劫特大案件而聞名全國的。其實在此之前,隨便點出幾個文強辦的案子,人們的崇敬之情便會油然而生:1992年那次震驚全國的重慶警匪槍戰;1994年中國第一盜案;重慶的搶劫運鈔車案……他破獲的好幾個案件被公安部記一等功。”

  李定凱評論這場黑白兩道交戰實際上是階級鬥爭,乃“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在經濟、政治、法制方面與新生的不法資本家之間的嚴重較量。”事實上,那些黑惡團夥頭目都是從市場化經濟改革中崛起來的 “民營企業家”,更糟糕的是,他們披戴政治代表的外衣。

例如,黎強是重慶渝強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擁有20多家企業,主營道路客運、房地產開發、汽車維修等行業。黎強曾經擔任重慶市人大代表,還有重慶市巴南區第十二屆政協常委、巴南區工商聯(總商會)會長、中國道路運輸協會出租與租賃協會常務理事、重慶市道路運輸商會(協會)常務副會長。

        陳明亮被稱為重慶最大古玩商,2001年在重慶市渝中區大世界酒店開設雲夢閣夜總會,2004年開設豪城夜總會,2006年在澳門賭場開設洗碼公司,糾集刑滿釋放、解除勞教和社會閒散人員,以創辦經濟實體為掩護,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經營賣淫、吸毒和賭博,洗錢,放高利貸,暴力綁架敲詐等犯罪手段,斂財高達數億元人民幣。重慶警方披露,重慶高利貸超過300億,規模佔重慶市全年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陳明亮曾經是渝中區人大代表。她是重慶公安史中的第一位女總隊長、重慶公安刑偵戰線唯一的女總隊長、全國省()級公安禁毒戰線唯一的女總隊長。多次榮獲個人二、三等功和重慶市先進工作者、“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勞動模範”、“第五屆全國十大女傑”、“重慶市首屆十大女傑特別獎”等榮譽稱號,2007年出席重慶市第三次黨代會,在會上被推選為黨的十七大代表。

        龔剛模曾是重慶摩幫(1990年代開始崛起的重慶民營摩托車製造群體)重要人物,重慶銀鋼集團銷售公司總經理。他與黑惡勢力頭目陳坤志成立重慶萬貫財務公司。2005年,東方資產管理公司重慶辦事處將金額21億元的不良債權以4300萬元打包給重慶萬貫科技有限公司(重慶萬貫財務公司的關聯公司),即變相吞沒國有財產。

        王天倫是今普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控制西南地區最大的生豬屠宰企業,於2006年進入重慶市各大中小學食堂,成為“放心肉供貨企業”,佔據重慶豬肉市場41%。今普公司網站介紹王天倫“富而思源,熱衷於公益事業,已先後為家鄉修路、辦學、改善公安部門工作條件等,捐贈近500萬元。” 王天倫曾擔任重慶大渡口區政協委員。

重慶市民形容黑惡勢力滲透生活各個層面:“身在重慶,你不得不和這些涉黑犯罪團夥發生聯系。過去你要住他拿地建成的房,吃他控制的豬肉,坐他的馬仔壟斷的公交車。他一不高興就可以叫你家破人亡,跺一腳就可能導致大面積的肉價上漲。”

黑惡勢力那麼狂妄,但往往以“紅帽子”遮黑,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分析,現今黑惡勢力都做形象工程,像表面的慈善事業,“為的是贏得社會的榮譽,為的是去買那個紅頂子,所以現在的黑惡勢力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叫穿風衣、戴墨鏡穿風衣手拿AK47,他不是那種形象。” 正如毛澤東當年抨擊黨內走資派所說:“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里,就在共產黨內,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不斷滋長

自從1970年代末,社會治安日趨惡化,多次出現震驚全國的重大刑事案件。根據官方資料,刑事案件以197854.8萬起為基數,至1981年,平均年增加10萬多起。僅1979810月間,北京、天津、上海就發生凶殺案99起,強姦案141起,搶劫案616起。

中央政府一直採取強硬政策,實施嚴打。1983年,鄧小平提出在全國開展第一次大規模“嚴打”。19863月,公安部明確把黑社會性質犯罪團夥列為最主要的三個打擊重點之一。當時在遼寧錦州破獲一起5人犯罪團夥,其中4人是鐵路公安民警和保衛幹部。這些人在8年時間內,結夥作案38起,而單位領導全然不知。1989年,深圳查獲潛入的港澳黑社會組織46個,成員280多人。1990年,中央政法委指出,“犯罪團夥急劇增多,並且愈益向黑社會組織演化”。1992年破獲台灣“四海幫”黑社會組織滲透案。1993年,公安部刑偵局成立有組織犯罪偵查處。全國政法機關通力配合,成功打掉黑龍江省“喬四”犯罪集團、吉林省梁旭東黑社會性質組織。

200012月至20034月,摧毀河北省李建設、山西省宋魁祥、遼寧省劉湧、河南省宋留根、廈門賴星昌等犯罪團伙,同時,打擊境外黑社會組織滲透活動,像香港張子強、澳門葉成堅等犯罪集團。2006 5 月全國打黑除惡專項鬥爭協調小組辦公室宣布,成功打掉吉林省桑粵春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採用非法手段騙取銀行貸款2億元人民幣,揮霍其中1.7億元。

20097月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發出《關於深入推進打黑除惡專項鬥爭的工作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嚴厲打擊黑惡勢力,強調要堅決防止黑惡勢力向政治領域滲透,鞏固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

        中國公安部刑偵局局長杜航偉表示,公安部門先後打掉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900多個,鏟除惡勢力1.2萬多個,抓獲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8萬多名,破獲各類刑事案件近10萬起。杜航偉坦白指出,當前中國的黑惡犯罪仍然處在活躍期。這類犯罪仍然嚴重破壞社會和諧穩定,影響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擾亂市場經濟秩序,危害基層政權建設。

        那些“民營企業家”“以商養黑”與“以黑富商”,而有些地方甚至私自建立軍隊,以武力壟斷本地經濟,儼如當代軍閥。根據《現代漢語詞典》解釋,“軍閥”是指擁有武裝部隊,割據一方,自成派系的人。猶記得二十世紀民國時代,軍閥橫行,乃催生革命原因之一;到了二十一世紀,卻頗有死灰復燃之勢。

根據網上一篇題為“民兵淪為私人軍隊,下一步就是解放軍正規軍的私有化”文章,上海、浙江、福建、廣東、江蘇、山東等地的富豪黑社會招兵買馬,私建軍隊。規模小的幾百,多的達到幾千,包括退伍軍人、當地民兵和外地青年。各省市私人軍隊估計已經超過百萬,並且迅速增長。私人軍隊設備優良,軍紀嚴明,嚴禁士兵吸毒賭博嫖娼,而且戰鬥力強,甚至優於解放軍與武警部隊。

        文章以浙江桐鄉的一支私人軍隊為例:浙江桐鄉市建築裝飾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沈金木因建材市場搬遷,部分經營戶要求妥善安置,沈金木口出狂言:‘民兵、法院、政府我只要一句話好了,你們不服從,有你們好果子吃!’。

2009410,沈金木在桐鄉市崇福鎮個別領導和幹部的帶領下,指使上百名民兵武力搬遷。有一名六旬老人被打斷4根肋骨,十幾名百姓被打成輕微傷。雖然浙江省有關部門領導判定這是一起嚴重的違法政治事件,要依法嚴查,可是沈金木及行兇者至今逍遙法外。

        黑惡勢力此起彼伏,儘管上有對策,可是始終無法根除,原因何在呢?

 

貧富懸殊

中國公安部刑偵局局長杜航偉分析黑惡犯罪存在多年,原因如下:一是中國正處在經濟轉軌、社會轉型的特殊歷史時期,刑事犯罪持續高發,社會矛盾還比較多,滋生誘發黑惡勢力的各種社會消極因素大量增加;二是由於市場經濟管理體制的不完善,綜合治理存在著薄弱環節,還存在黑惡勢力滋生、發展的條件;三是受各種腐敗現象和不正之風的影響,少數黨政幹部腐化墮落,非常容易被犯罪分子腐蝕,成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四是由於黑惡勢力犯罪的組織性、隱蔽性特別強,抗打擊的能力也非常強,打黑除惡工作存在法律武器滯後,專業力量薄弱,保障不到位,機制不健全等等。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提議:打擊黑惡勢力需要一個長期的標本兼治的過程,公安機關要培養一支高效、科學的打黑隊伍,在經濟領域中黑惡勢力能夠滲透,是經濟領域中的一些規章制度還不完善,經濟的監管力度還不完善。”

旅美的中國政治評論員陳破空向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分析,中國黑勢力如此囂張的原因,一是中國發展過程中過分強調經濟,吸引黑道介入經濟領域;而發展經濟要借助權力、官商勾結、權錢交易,使黑惡勢力有機會滲透到政治領域。其次,中國法律制度不健全,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三是中國政府主動引進黑社會。

        不論政府官員、大學教授,或者境外評論員均從經濟與司法分析黑惡勢力猖獗,可是他們卻沒有指出這是“具有資本主義特色的”經濟與司法。19世紀的馬克思早就批判說,資本的屬性是不斷追逐利益,公共財富向少數人集中,趨向壟斷,最終造成社會貧富懸殊,就像《共產黨宣言》(1848)一針見血:“資產階級……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係,除了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繫了。……它用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而這種由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與剝削所形成的社會貧富懸殊則靠各種勢力維繫,可以是披掛合法的外衣的勢力,命名國家規章制度,也可以是不合法的勢力,所謂黑惡勢力。因此,只要遵循資本不斷擴張的邏輯,不論小至一國之內的合法/黑惡勢力,或者大至一國出兵侵略他國,都必然造成一國以至全球的貧富懸殊。

        因此,黑惡勢力滲透的網絡,亦即資本存活的網絡。看來要消弭黑惡勢力,不得不抓住源頭:資本主義。動員警力鎮住黑惡勢力,僅是治標不治本,若要長治久安則不能走資本主義的道路。

 

引用資料:

 

(1)“全國‘打黑辦’負責人就打黑除惡專項鬥爭答問”,2006 5 25 日,中新網,http://www.china.com.cn/chinese/MATERIAL/1219699.htm

(2)“公安部:少數黨政幹部腐化墮落成黑惡勢力保護傘”,20090519日,中新網,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legal/2009-05/19/content_11401089.htm

(3) “中國要求各部門嚴防黑惡勢力向政界滲透”,20090731日,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overseamedia/cna/20090731/0931527205.html

(4)“中國強調防止黑惡勢力向政界滲透”,英國廣播公司(BBC)網站,2009730日,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8170000/newsid_8177500/8177517.stm

(5) “重慶市司法局長涉嫌嚴重違紀被查,或與涉黑有關”,中國新聞網(北京)2009-08-08

(6)李定凱,“重慶打黑肅貪反腐鬥爭的標本意義”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0910/107301.html

(7)中央電視台《經濟半小時:重慶鏟除經濟毒瘤》,1017日,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9/1/1/1298516/1.html

(8)“薄熙來首陳打黑初衷:黑惡勢力逼得我們不得不出手”,20091017日,中國新聞網

http://big5.ce.cn/xwzx/gnsz/gdxw/200910/17/t20091017_20216604.shtml

(9)“社評:黑惡勢力活躍期 中國打黑須有方”,2009-10-17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