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姆·喬姆斯基對委內瑞拉最近發展的評論

 

2007518日,卡比爾喬什-威加彥和馬守斯闊斯塔-司徒拔報導


喬什-威加彥和斯闊斯塔-司徒拔
:一個由加拉加斯回來的朋友,描述了一輛正在攀山的巴士,一步步地爬斜坡,經常由於發動機劈啪濺射而拖延或停止,但終於達到了頂峰。這讓他聯想到委內瑞拉革命進程。為什麼我們今天不從描述玻利瓦爾革命的進程和它現在所具有的影響兩者開始。你能不能陳述一下,查韋斯1999年就職儀式以來,委內瑞拉社會和其人民的日常生活改變得如何?

 

喬姆斯基:有一些變化。我不認為它們很顯著。這可能是委內瑞拉歷史上的第一次,即有政府確實在利用其龐大的資源幫助比較貧困的那部分人口,而不是僅僅是作個姿態而已。這主要是在衛生,教育,合作社等方面。至於有多麼大的影響,很難說。但我們肯定瞭解民眾的反應,這畢竟是最重要的問題。重要的不是我們怎麼看它,而是委內瑞拉人對它的看法。這是人所共知的。在拉丁美洲有不錯的民調機構,主要的一家是位於智利的拉丁美洲民主動態調查'(Latinobarometro)非常可敬的組織。在美國也有類似的,不那麼詳細的民意調查。他們監測整個拉丁美洲對各種關鍵問題的態度。最近的一次是12月在智利的調查,發現---正如早先的民調一樣---在委內瑞拉,自1998年以來,對民主和政府的支持度一直在急劇上升。在對政府以及民主的支持方面,委內瑞拉現在同烏拉圭持平,都處在頂端。在支持政府的經濟政策上,它超過其他拉美國家,以及在相信這些政策幫助窮人也即絕大多數人而不是精英方面,它也遙相領先。而且在其他問題上也有類似的判斷,正如我所說的,它一直在急劇上升...儘管存在障礙,但已出現了某種程度的民眾認為非常有意義的進展,這是最好的估計了。

 

喬什和斯闊:隨著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党PSUV成立的宣佈,以及他們在各項服務和公司堛犒襄晥宎毀琲漸[快,你是否可以預測這場革命的成熟

呢?

 

喬姆斯基:這不容易說。存在有衝突的傾向,而委內瑞拉的問題是哪一個會占上風。有民主化的傾向,權力下放,民眾的集會,社區控制自己的預算,工廠合作社等。所有這些都是邁向民主的建設。也有獨裁的傾向:集中,魅力人物等等。置身於這些政策本身中,你不能真正判斷它們將走向哪里。對於一個國家而言,控制自己的資源當然是完全合理的。

以智利為例,它被認為是民主資本主義的海報男孩,自由市場的擁護者,等等。這是黨的標準路線。在這個說法中或多或少隱瞞的是:智利出口的主要是銅-這是其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且世界上最大的銅生產公司,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在智利,它正是國有企業。它是被阿連德收歸國有的,至今仍然是國有化的。也存在一些私營生產者。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作為政府企業,提供給國家的收入大約10倍於把收入送往國外的私人企業。而且資助智利社會計劃,等等。還有許多其他國家也控制自己的資源。那是理所當然的事。因此,如果委內瑞拉更廣地控制自己的資源,那應當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發展。在另一方面,它也可能不是。因此,舉例來說,當1970年代沙地阿拉伯石油國有化時,這表示他們-主要是ARAMCO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簡稱沙特阿美-控制自己的石油獲利,而不是外國公司。在另一方面,它掌握在相當苛刻的暴政手中。是華盛頓在該地區的主要和最有價值的盟友,是一個相當殘酷的暴政和世界上最極端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國家。因此,該說法取決於如何利用資源。

 

喬什和斯闊:南方共同市場,即南錐體共同市場,是南美洲最大的經濟體。它按照自由市場風格的配置建立,像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似乎並不傾向於現行的新自由主義學說的任何替代。你能評論一下該組織嗎?

 

喬姆斯基:目前,南方共同市場更多地還只是希望而非現實。它有計劃,也有了一些進展。最新的南方共同市場會議,實際上是去年12月在巴西舉行的,拉美國家領導人在科恰班巴會議上提出了一些計劃。他們在為歐洲聯盟型的聯邦作一些計劃。歷史上拉美國家相互分隔得厲害,這對走向一個帝國強權是非常重要的,這種強權過去曾經主導過該地,最近則是美國。拉丁美洲國家彼此分離,沒有整合,而走向整合是非常重要的,並且他們還只是剛剛在認真地開始。南方共同市場是它的一部分,科恰班巴的會議又邁出了一步,還有其他步驟。一體化是維護主權和獨立的一個強大步驟。當國家彼此分離,他們有點可能成為打擊對象,或者是被武力打擊或者是被經濟箝制。如果他們整合和合作,就極大地免除了外部控制,也即免除過去半個世紀的美國控制, --- 但它回歸的比這個遠得多。

因此這是一個重要步驟,但有障礙。一個障礙是,在拉丁美洲也有內部整合的迫切需要。每一個國家,在少數有錢的以白人為主的歐化精英,和大量的以印第安人、黑人和混血人為主的極度貧困人群之間有一個非常尖銳的鴻溝。這個種族相關性並非完全準確,但它是一種相關性。拉丁美洲有世界上一些最嚴重的不平等現象,而這些問題也開始得到克服。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也有走向它們的步驟。在委內瑞拉,在玻利維亞,在一定程度上在巴西,在阿根廷都有這些問題,眼下還沒有涉及多少其他的地方。也許有厄瓜多爾,與新政府有關。但在這些國家堙A無論是內部一體化和外部一體化,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步驟,而且一體化確實是500年前西班牙殖民以來的第一次,所以它有某種重要意義。

 

喬什和斯闊:讓我們回到對專制主義的一些批評,這些批評針對任期的延長,以及最近的所謂授權法。

 

喬姆斯基:當然,這些法律在議會堻q過了。議會剛巧幾乎完全是由查韋斯主導的,但那種情況出現的原因是反對派拒絕參加會議。可能是在美國的壓力下。我自己不喜歡這些法律。它們如何產生,取決於民眾的壓力。他們可能是走向專制主義的步驟。他們可以是實施建設性方案的步驟。這不由我們說,這要由委內瑞拉人民來說,而我們很瞭解他們的意見。

 

喬什和斯闊:委內瑞拉的石油財富有機會把援助擴大到西方的貧困社區,包括紐約和倫敦,允許它購買阿根廷、玻利維亞和厄瓜多爾的債務。你能不能談談委內瑞拉使用其石油財富的情況。

 

喬姆斯基:讓我們從其對西方的援助開始,那是一個小的反諷。但有一點背景。正是在這堙A我所在的波士頓,它開始了一個專案。所發生的事情是,一組參議員接觸了八大能源公司,並詢問他們是否能夠向美國窮人提供短期援助,度過嚴寒的冬天,因為高油價讓他們無力支付油氣帳單。他們得到了委內瑞拉所有的西鐵古石油公司 (Citgo)的一個回應,而且有一間公司確實在波士頓提供了臨時的低價石油,然後紐約的布朗克斯和其他地方安全渡過了那個嚴冬。這是對西方的援助。因此,它不只是查韋斯提供的援助,而是更多。

至於其餘的,不錯,查韋斯購買了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阿根廷債務。這是一個幫助阿根廷擺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努力,是阿根廷總統要做的事。國際貨幣基金會有點像是美國財政部的分部,在拉丁美洲有巨大的影響。其計劃的執行,除去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外,在拉丁美洲比世界任何其他地區更嚴格,他們是一場災難。比如說玻利維亞。他們遵循IMF的政策25年,結果,人均收入低於開始的時候。阿根廷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海報兒童。這是不可思議的,它做的所有事情都正確,他們要求每個人遵守同樣的政策,對世界銀行和美國財政部同樣的政策。當然,所發生的事情是,它導致了整個經濟災難。阿根廷曾設法從根本上違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規則以便脫離災難,而且他們決心要擺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如基什內爾做的,而委內瑞拉則幫助了他們。巴西曾經按自己的方式做同樣的事情,而現在玻利維亞在委內瑞拉的幫助下正在這樣做。實際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陷於麻煩中,因為它的資金主要來於放債收入,如果因為那些政策過於有害而國家拒絕接受它的借貸,尚不清楚他們將怎麼去做。

也有加勒比石油計劃(Petrocaribe)。一個根據優惠條件並且可以延遲付款,向許多加勒比及其他國家提供石油的計劃。另一項計劃是所謂的手術奇跡’。它利用委內瑞拉的資金把古巴醫生 --- 古巴醫生受過高度訓練,同第一世界的系統相比,他們有一個非常先進的醫療制度 --- 送到像牙買加一樣的地方,和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它由尋找完全喪失了視力但可以手術治療回復視力的失明者開始, 經過古巴醫生所確定的患者,被帶回古巴,經過他們高級醫療設施的治療,能看能見地返回其國家,留下一個印象。

美國和墨西哥顯然也作過一些努力做類似的亊,但它從來沒有到達過任何地方。事實上,查韋斯計劃的影響可以在布殊最近的旅行上看得很清楚。新聞界談論他關於拉丁美洲的新計劃的轉變,但是如果你留意一下就看到,實際情況是布殊在拾查韋斯的牙慧。這是奇妙的新計劃。拾查韋斯的牙慧,卻沒有實行它,或幾乎沒有實行它。

 

chomsky.j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