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Yahoo雅虎2008年股東大會

趙京

 

 我去年十二月向 Yahoo公司提交了一份要求公司制訂中國政策的提案在今年的股東大會上表決(注1)。與去年的股東大會提案一樣, Yahoo 雇用知名的 O’Melveny & Myers LLP 律師公司拒絕我的短短一頁的提案。其主要理由是我的提案“模糊”,公司無法具體執行。還是與去年一樣,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 SEC對於Yahoo的拒絕不採取任何行動,實際上默許了Yahoo的行為。正如我在〈華爾街日報的政策取向〉一文中也觀察到的,SEC已經放棄了“保護(占絕大多數人口的)小股東”的主要職責,對美國的經濟、金融危機負有不可推卻的責任。

紐約市政府代表屬下的行政、教育、警察、消防等廣泛部門的退休基金股東去年提交了類似的 Internet Censorship (互聯網檢閱制度)提案,加州Harrington投資管理公司去年提交了類似的人權委員會提案,在股東年會上付諸表決,未被通過。今年這兩個提案又被提交股東大會表決,我和封從德、小高、張前進一家三口、伏虎於81日上午趕到聖何西的Fairmont旅館,支持這兩個提案。

 

 

Yahoo過去的股東大會都在公司總部附近的Santa Clara會議中心舉行,那堣像\公眾自由進出。這一次,Yahoo為了躲避我們的抗議,改在離公司很遠的旅館,把沒有股票的抗議人士阻擋在外。幸好旅館正門對面是聖何西的中心公園,我們在旅館對面拉出支持人權提案、釋放政治犯的圖片,接受媒體採訪(見注2)。

我十點鐘進入會場,看到大會廳只有一百人左右,非常安靜,與這幾個月來圍繞是否同意被微軟收買吵得揚揚沸沸的爭鬧完全相反(我連續接到過6份投票表和幾封來信,要我投他們的票,但都反對人權提案)。原來,揚言要把所有現任董事選掉的億萬富翁Carl Icahn已經在幕後與現任董事會達成交易,今天不來挑戰,兩星期後將(以5%的股份)接受3個董事(占27%)的席位。這真是一個“金錢能使鬼推磨”的社會,每當面對那些“當今萬戶侯”時,我都想到無政府主義者柏克曼幾十年前買一支舊槍去教育鋼鐵大王卡內基的代理。現在,我以自己的微小退休基金作為“股東大會”的入門票來教育當今的權貴們。

我很快把“會議規則”讀完,知道一人只有一次兩分鐘的發言時間。我注意到除了認識的Doherty(代表紐約市政府退休基金)、HarringtonCruz(代表大赦國際)外,那個總是為公司辯護的白人也來了。在提案後的討論時間堙A那個白人急忙發言反對人權提案。但他的理由不在提案本身是否對錯,而是因為提案人是“政客”。真感謝美國還有這樣的“政客”關心中國的人權。我發言支持這兩個提案,以自己出生於北京卻十多年不能進入中國的親身經歷,說明Yahoo應該意識到在中國做生意時的政治社會責任。而且,在今天的世界上,忽視人權對公司盈利也是危險的。

我稍微留心觀察了Yahoo的創始人兼執行長楊致遠,感到他是一個技術人才,並不勝任領導世界上點擊率第一的網站。例如,Yahoo現在同時也兼具媒體的功能,但他對新聞自由並不理解多少。他後來在回答提問時重複過去的老調,說Yahoo等公司無法解決人權問題,要由美國政府出面等等。我本來可以再用自己在美國的事例說明美國政府也不可信,但由於只能發言一次,就退場了。當然,這也是世界上所有商業頭目們的通病。從某種意義上說,全球化讓許多跨國公司的影響超越許多國家權力,而這些公司的頭目或經理們卻沒有受過基本的民主選舉等訓練,“一股一票”的股份制度更容易把金錢與專制權力結合起來,出賣了世界民主化的理想。所以,我們更必須利用一切機會,為那些沒有政治經濟權利的人們戰鬥。

 

200882  San Ramon, USA

 

本文中提及的相關原始檔,都可在中日美比較政策研究所的網址http://cpri.tripod.com/cpr12.html 上查到。

http://cntv.us/zh/view/9510/灣區華人支持雅虎股東互聯網審查和人權的提案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sf-news.php?nt_seq_id=1753778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sf-news.php?nt_seq_id=1753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