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的查韋斯:社會主義仍是我們的目標

富恩特斯(衛眾譯)

 


 

 

差距極小的失敗,這一結果讓雙方都感到意外。已連續獲得了11個選舉勝利的驕傲的查韋斯陣營陷入困境。美國支持的親資本主義反對派則被迫想出一個新的策略,因為在查韋斯總統欣然接受失敗後,其精心策劃的破壞穩定運動的下一步不得不推遲施行,這個下一步就是上街抗議預先假定的選舉舞弊。

"現在,我們不能這樣做!查韋斯在他的敗北演說中解釋說。

當新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的隊伍 ―― 查韋斯創辦的,旨在團結轉變過程的基層領導的組織――會集彙報時,討論和辯論爆發了。國營電視臺主辦了更廣泛的討論。像aporrea.org那樣的左翼網站被各種意見淹沒。

新年前夕查韋斯給出了他未來行動的第一個跡象,公佈了一項法令,特赦400人,這些人在20024月反對查韋斯的右翼軍事政變中簽訂了臭名昭著的"卡莫納法令" ,解散所有公共權力。

幾天後,在國家電視臺演講時,他指出: "我們需要改進我們的聯盟策略。我們不能讓自己被極端思潮拖著走. . . . 。不!我們必須尋求同中產階層結盟,甚至還要聯合民族資產階級"

16日,查韋斯在他當年的第一次‘哈囉,總統’電視節目上解釋說:"我不得不放慢前進的步伐。我一直強行的速度,超過了整體的能力或可能性;我同意這一點,這是我的一個錯誤"

社會主義倒轉頭?

"社會主義倒轉頭"就是斯蒂芬妮•布蘭肯貝格在18日的‘新政治家’上所描述的那樣。查韋斯"已決定‘現在’放棄他的社會主義議程" ,因為該國"對他的社會主義計畫"沒有"準備"好。

還有,布蘭肯貝格辯稱, 122日的投票 "本質上是‘查韋斯街頭份子’抗議'查韋斯精英份子'的投票。查韋斯的"轉向‘右翼’的戰略 " ――她認為,該戰略給了“'查韋斯精英份子'一個無限制的權利” ―― "不可能激起基本群眾對[他的支持]"

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中央領導人阿樂克思•卡林尼可在119日的‘社會主義工人’雜誌上寫道,這些舉動"令人警惕""危險地讓人想起"左翼智利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1973年的作為,當時右翼準備用暴力推翻他,讓奧古斯托•皮諾切特將軍掌權,而他則"尋求同右翼打交道"

卡林尼可寫道,查韋斯的轉變是因為認識到人民對糧食短缺,通貨膨脹和腐敗問題的不滿,但卡林尼可認為處理這些問題不應“減慢革命進程,而是加速它――打破私人資本對經濟的控制。”

只有拆除現有的國家機器,代之以大眾的權力體制,腐敗才能根除。但查韋斯卻朝相反的方向行進。

然而,對查韋斯策略變化的這一分析有多準確呢?

自我批評

很顯然,查韋斯總統已經認真聽取了對其政府的廣泛批評,以便擬訂自己的回應。他對形勢最完整的聲明,是他111日對國民議會的演講。

他指出了革命所面臨的一些問題:合作媒體的權重和缺乏對付它的方案;犯罪;糧食短缺;特別是官僚主義,效率低下和貪污腐敗的惡瘤。

後者導致了2007年社會任務――它們代表了面向大多數窮人的重要成果――的弱化,特別是社區醫療服務隊(Mission Barrio Adentro)和平價食物分配任務(Mission Mercal)的弱化。

查韋斯提出說,"已經傷害人民的信心…… 每天從地方政府發出和我主持的國家政府一樣多的某類廣告宣傳;騙人的宣傳,蠱惑人心的宣傳,多次同人民生活現狀相衝突……。"

問題的部分原因是展現誇張的數字以誇大所取得的成就。

舉例來說,在2007年年底,政府宣稱有30000公共議會機構(群眾力量的草根機體),但今年初該數字修訂為18000 。要在一年內達到建立50000議會機構的既定目標,這個企圖導致許多問題,因為只顧一味力推進程,而忽略了著眼於確保議會機構正確的形成,其步調適合人民的能力,以確保它們能恰當地發揮作用。

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有類似的問題 -- 去年,該黨簽下了5.7百萬人,在某些省,列表上加入的人比上次大選中投查韋斯票的人還多。官方公佈的持續參加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組織的數字為1.5百萬,這顯然是誇大的並可能至少是真實數字的兩倍。

查韋斯指出, "領導人的話語和管理不善的現實或惡劣的政治做法之間的矛盾……革命需要加強人民的信心……我們必須同時說服和表明。"

查韋斯堅持說:"我要宣佈今年為‘革命衝擊’年,今年必須是解決人民各種具體小問題的一年"

這部分是真的,正如布蘭肯貝格論述的,公投失敗的一個因素,是為抗議各級政府的管理不善而投的反對票。

此外,有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即部分的查維斯陣營和國家官僚機構,由於其特權受到社會主義推進行動的威脅而破壞運動。否則,你如何解釋這個事實,即像糧食短缺這樣的問題,可以持續數個月,而政府或國家機構沒有採取認真行動對付它?

這表明,一方面人民的信心已經遭到破壞,另一方面查維斯陣營內部存在嚴重的政治弱點,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試圖迅速深化該社會主義進程,正確的作法是首先克服這兩個問題,為必要的有意義的進展打下基礎。

這似乎是查維斯為2008年設立的計畫的本質。

戰略性錯誤

查韋斯所說的並承擔全部責任的戰略錯誤是 "不是發動新進攻的時刻……我們需要有聯合,我們需要起動,和重新起動政府的各個方案,尋求更高的效率……。"

查韋斯形容公投失敗,就像一個拳擊手要出拳,但沒有擊出。拳擊手的雙腳原地不動。革命沒有進步,但也沒有倒退。

重申"解放我們家園的唯一而真正的道路是社會主義道路," 查韋斯說:"我呼籲大家,使這一年得到更多的進步"

查韋斯已制定計劃,用以彌補他與人民之間產生的間溝,這種間隔導致他喪失了近300萬在總統選舉中支持他的選民,那些人在全民公決中棄權。計畫目的是要找到辦法,把解決人民大眾面臨的問題同提高組織和覺悟水平相結合。

這樣做將不可避免地使這一進程陷入同資本主義利益的衝突中,一如它已經遇到的情形。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要工人階級在沒有必要準備的情況下被迫進行決戰。

新內閣

並不是給"查韋斯精英" 無限制的自由範圍,查韋斯在他最近的內閣改組中發出了一個明確的訊息:閣員們必須有效率。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一個新的副總統,拉蒙•卡堬牬腹A他的出名是因為這個事實,即去年他作為住房部長,這一年所建的房屋比查韋斯政府以往任何一年所建的都多。

他是基礎設施部部長時,成功地主導重建連接加拉加斯和國際機場的重要橋樑,工程在創紀錄的時間塈髡芋A他也因此出名。

在一個跡象,表明內閣改組並不代表一個根本的政治轉向,被認為是激進的前副總統喬爾赫•羅德里格斯,他已經有空集中全力全時間專注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PSUV  ――把革命推向前進的關鍵政治工具。

113日的‘哈囉總統’電視節目上,幾位部長因為項目進展不夠快而收到炮轟,這是傳給他們和人民的進一步信號,即政府的意願是真正的變革。

呼籲尋求與中產階層反對派支持者和民族資本家達成協定,部分原因是窮人中間有一個共同的抱怨,即查韋斯的言辭常常過於含有對抗性而且有引起不必要衝突的危險。

特赦一些政變參與者就是為了回應由反對黨圍繞所謂"政治犯"發動的運動,特赦並不包括刑事犯或那些逃離該國躲避責任的人――換句話說關鍵的政變領導人被排除在特赦之外。這樣,查韋斯已經削弱反對派運動――讓他們保護那些不能得到保護的人。

民眾權力和政治組織

在同一講話中,查韋斯提到結盟民族資產階級,他還呼籲人們閱讀弗•列寧,強調說,首要的中心任務是,必須深化人民的社會和政治組織――主要是通過公共議會和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PSUV

把公共權力的推廣作為中心任務,查韋斯說:"公共議會這個問題不能局限于資源轉讓……最為重要的是你組織自己,有社會鬥爭的意識,在團結社區中前進……"

"為了使122日永遠不會再發生,"112日,在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党成立大會上的開幕演講時,查韋斯說,有必要以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党作為革命的"矛頭和先鋒" 去進攻。"我們已經到了進行一場真正的革命,或消亡於嘗試的地步"

2008121 綠色左派週刊

(衛眾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