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爾:葛雷亞政府和新制憲大會面臨的挑戰

圖山特(衛眾譯)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堙A拉法爾•葛雷亞贏得了四場選戰(2006年底的兩輪總統選舉,2007年四月就是否舉行制憲大會選舉而作的公民投票,2007年九月三十日的制憲大會成員的選舉 )

當所有右翼黨派竭力阻擋拉法爾•葛雷亞的黨,稱它為一個共產主義威脅時,‘國家聯盟黨’從130個席位媊僚o了7080席,那意味著它能以穩當的大多數草擬新憲法並給它投票。況且它還能依賴像人民民主運動(MPD)和帕恰庫蒂克運動(Pachakutik)這樣的左翼運動把深層的民主變化引入國家政治結構堙C制憲大會的選舉結果比玻利維亞那兒的情形更有利於改變,在玻利維亞,埃沃•莫拉萊斯總統的党和支持運動沒有達到投票通過新憲法必須的三分之二的席位。這也許能解釋另外這個安迪斯國家的目前的政治死結。

甚至大媒體, 其中絕大多數在競選時期明顯地站在反拉法爾•葛雷亞一邊,現在似乎要準備改變行動方針。它們所支持的黨派被如此壓倒性地否定以至於他們(至少暫時的)調低了反對總統和其政黨的攻擊聲音。  確實,右翼和中右黨派(基督教民主黨 UDC,社會民主黨 - ID)完全被粉碎。 香蕉企業界大亨阿爾瓦若•諾玻阿的黨PRIAN,在去年第二輪總統投票中被拉法爾•葛雷亞挫敗,它不會獲得多於5%的制憲會議的席位。  右翼的傳統台柱社會基督教党完全潰敗。前總統盧梭•古鐵雷斯只弄到了1518個席位。  這讓他們吃驚,因為民調預測葛雷亞支持的候選人的得票適中。 媒體謹慎的演變終究有限, 他們給拉法爾•葛雷亞和其党的領袖人物非常少的廣播時間。 總統每週六作無線電講演。 各種私人和社區無線電實況播送他的講演。一個公共電臺和電視頻道將在數周時間媔}播。

幾天以前我見到了阿爾伯托•阿庫斯塔, 他說新制憲成員面臨非常困難的日程表。 他們要在六個月內草擬一部新憲法。 45天後就草案舉行全民公投。 2007年最後一個月和2008年充滿民主投票: 關於憲法內容的公投,非常可能的新議會選舉和新總統選舉。的確,據說拉法爾•葛雷亞想把他的總統任期提前結束 (離2010底任期正常結束的時間還很長), 以便進一步扶助他的大眾支持和開始新憲法條款下的一個任期。如果這個方案得以實行,如果厄瓜多爾的民主沒有被軍事政變窒息,到2008年底,厄瓜多爾可能會有一部新的民主憲法,一個新議會(可以預期,與現在的情況不同,葛雷亞的黨在議會媟|有多數席位)和一位新當選的總統。 這將開啟一條導向深遠的經濟社會變革的道路。

銷債運動[1]前領導人之一,經濟學家阿爾伯托•阿庫斯塔可能主持新制憲大會。 他將建議他們工作在議題委員會和全體大會。 關於目前的公共債務,他傾向於邀請內外國債綜合審計委員會(西班牙的CAIC)參加制憲大會經濟委員會的會議。 新憲法可以包括一個關於條件的清楚定義,在這些條件下,許可全國政府和地區當局緊縮公共債務,以及拒絕履行惡劣的債務和固定可用於償還債務的最大限量。 例如,憲法可以規定,國家預算媮棤讀熙﹞壑ㄞ銃W過分配給教育和健康的部分。

2007930日選舉勝利後的幾天,拉法爾•葛雷亞政府宣佈在國內運作的石油公司必須將其利潤的較大份額付給國家。這應該帶給國家十億多一點的額外收入,這筆錢可用於社會開支。

這個措施受到民眾的高度評價。 還有,拉法爾•葛雷亞政府希望銀行降低利率,現在的利率非常高。 幾個月之前,仍是右翼多數的議會,投票反對降低利率的法案。 議會已經變得極不大眾化。 930日後所做的調查顯示,多數選民贊成現在的議會辭職並由制憲大會取而代之。

民眾對拉法爾•葛雷亞期望很多。 他激情的演講已經說服了大多數厄瓜多爾人, 即如果總統獲得顯著的多數,那麼一個根本變化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拉法爾•葛雷亞總統尋求顯著減少預算中用於償付國債的份額。 同時,他希望增加社會支出。 2008年他確實會擱置某些債務的償還嗎?  他會拒付這個國家負擔的許多惡劣而不合理的債務嗎?[2] 這並不是完全確定的,理由有幾點。 主要一點是,隨著較高的石油稅收,政府會認為逐步增加社會支出的同時還能償還債務。 如上所述,為了執行這個政策, 它已經提高了石油公司將付給國家的稅收份額,並決定借用內外市場以重組舊債。 後面的政策難以是明智的, 因為它沒有考慮厄瓜多爾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媮繻虪i見的危險, 比如說利率的提高(新貸款的一大半,其銀行實行變動利率)和油或其他原材料市場價格的下跌。或許債務綜合審計委員會(CAIC)能夠清楚辨認出惡劣和非法債務。那麼政府仍舊會償還那些債務以避免債主的國際壓力,以及避免同掌握大部分國家經濟的大私人企業的緊張關係嗎? 這個基本的爭論將會發生在2008年。拉法爾•葛雷亞會選擇公平而又具有主權的解決之路對付非法債務嗎?我們希望如此但不能確定。

在拉丁美洲區域整合的水平上創建南方銀行,這件事2007年已宣佈,已經因為巴西方面的沈默而延期。 儘管如此,2007年十月九日和十日在里約熱內盧舉行了一個重要的部長級會議,會議期間一系列障礙被消除。不管巴西和阿根廷試圖撤回一國一票裁決制 (批准於20075-6月) 和厄瓜多爾推進它,看來會議最後在民主裁決原則上達成一致。 南方銀行的總部將建在加拉加斯,順利的情況下2007年十一月三日應出現在委內瑞拉首都。

社會變革之路充滿陷阱。  在過去的幾年,拉丁美洲有一些右翼總統獲選,他們是通過許諾同其前任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割裂而當選的,但是他們之中很少人真正信守諾言。 讓我們希望拉法爾•葛雷亞持守其道而且成功地以民主政策執行社會正義。目前他的戰略已經增加和安慰了民眾對變革的支持。它已經為制度的民主改革設置了必要條件。  進一步加強了國家對於美國的獨立性,同時加強了拉丁美洲的整合。 這已經很可觀了。

 必須密切關注厄瓜多爾形勢。20071019日星期五和20日星期六,CADTM(免除第三世界債務委員會)在布魯塞爾高興地迎接堿d多•帕蒂諾部長率領的厄瓜多爾代表團,堿d多•帕蒂諾部長負責審計債務和南方銀行的創建。  星期五和星期六,代表團將在比利時參議院會議廳就債務審計作發言(見議程)。 星期五晚間(800)在傑克•布熱爾青年招待所將有個講演,題目是“拉法爾•葛雷亞政府和新制憲大會面臨的挑戰。”

 

(《國際觀點》第393期,200710月號)

 

注釋

圖山特是“免除第三世界債務委員會” (CADTM)主席。

 [1] 阿爾伯托•阿庫斯塔已經出版了債務方面的幾本書和一百多篇論文。2003年, 他出席了CADTM在布魯塞爾舉辦的研討會,討論拉丁美洲現在的變化。

[2]參見 債務犯罪 ’(‘Les Crimes de la dette’(CADTM-Syllepse Liège-Paris 2007))中關於厄瓜多爾債務的章節“十字路口的厄瓜多爾”。文章也在www.cadtm.org上。它已經被翻譯成西班牙語, 英語 ( http://www.cadtm.org/spip.php?article2767 )和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