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爾:一次勝利的進軍

 

國家聯盟黨的壓倒性勝利

布蘭可    (衛眾譯)


 

[在最近的厄瓜多爾新制憲國民代表大會選舉中, 國家聯盟運動 (Movimiento Alianza País)和總統拉法爾•葛雷亞的反帝國主義政府贏得壓倒性勝利。]

今日的厄瓜多爾正在進行一場勝利進軍. 在此刻正在尋求變化的三個南美反帝政府中, 厄瓜多爾政權擁有最廣泛的支持。

玻利維亞在前進 但不幸的是,掌管著四個部的右派已經能夠編列成一隊反對變化的中產階級。

委內瑞拉右翼在一場謊言運動中取得成功: 一個公司支持政變, 因此它的廣播許可證理應吊銷, 但這些謊言反對說, 這侵犯公司的"言論自由". 結果該公司得以繼續其營業許可直到執照期滿。

在厄瓜多爾, 就如在玻利維亞, 總統選舉中的勝利只不過是大規模群眾鬥爭的長期過程堛漲言\一步而已。這個過程目睹了順服大公司和美國利益的總統頻繁倒臺, 這些總統大肆掠奪他們的國家和加速環境惡化, 把國家推入貧困。

前任厄瓜多爾總統為了獲得統治所需要的支援, 一開始就把自己置於一些進步部長的包圍中, 這個設置很快就垮臺了。 臨時部長中的一位就是拉法爾•葛雷亞, 他作為部長的曇花一現讓人們視他為有能力領導經濟的人. 他於2006年當選為總統。

人民深為輕視所謂反應的心臟的議會. 他們要求一個制憲大會。 葛雷亞不僅許諾召開這樣的大會, 還拒絕提出議會候選人, 讓選民相信他信守承諾。 

選後, 葛雷亞宣示效忠使他獲勝的關鍵的本土群眾運動, 其做法是來到贊巴瓦的山村接受本土民族的權力杖。 許諾他的政府將是 "本土政府," 他解釋說,“這不是一個變化的時代,它是各時代的一個變化。”

當然,一旦當選, 他就首當其衝,面對著反動議會。議會不僅完全反對召集制憲大會;它甚至有精力為議員大幅加薪去投票。首場大戰是為批准一個制憲大會的選舉舉行公民投票。 議會當然是鐵定反對,但最高選舉當局決定推進投票。議員們投票罷免仲裁法庭首席法官。但法官回應說,是議員們應當被罷免,因為他們為反對他而觸犯了憲法。

人民圍困議會的大規模示威解決了這個爭論。面臨右派政變的威脅,葛雷亞很幸運,他沒有像阿根廷總統胡安•貝隆和智利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過去所做的那樣去阻止人民。葛雷亞反其道行之。他說人民完全有權和平動員, 並且這樣的動員是推進必要的改變的唯一保證。

2007年三月,選舉組織當局免除了57名妨礙制憲大會集會的議員。法律許可他們所屬的黨可另選人取代他們。當然,那些不承認議員解職令的黨派命令他們的替代者拒絕赴會。但那只不過是這些圈子堛漸X風頭渴望而已, 很多替代議員迅速地宣誓就職並且投票贊成就召開制憲大會問題舉行公民投票。不要認為這是表明現在的議員比他們前任較不反動,較少貪污的一個跡象。

公投於415日舉行,百分之八十贊同召開制憲大會,百分之十的反對票和百分之十的廢票。

制憲大會選舉將於九月三十日舉行。據我看,這個大會將不會有其玻利維亞同行所經受的艱難歷程。它將會是人民的巨大勝利,從中將會出現與現在迥然不同的憲法,目前的憲法服務於剝削國家和置其人民於貧困中。新憲法是一個工具,它讓厄瓜多爾人民在尊重環境的準則下按照大眾的利益管理他們的國家。

戰鬥當然不會結束。自由的里程是漫長的。 厄瓜多爾人民已經控制了政府,但他們還沒有力量,那些力量還在大公司的手中。制憲大會選舉將是這場鬥爭中的重要一步。

祝賀你,厄瓜多爾的弟兄姐妹們!

 雨果•布蘭可是1960年代早期秘魯庫茲可地區農民起義領袖,1978-1980秘魯革命左派聯合和更新的象徵,遭受過監禁,死亡威脅,流放,後因國際一致的壓力而釋放。

(本文發表於十月號《社會主義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