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老戰士章華同志(1924-2008)

十月評論社同人


 

 

        章華同志原名章宏業,又名章濤,江濤,19241112日出生於浙江溫州市,非常不幸在本月3日病逝於加拿大溫哥華市,終年84歲。這樣又喪失了一位很優秀的老同志,我們深感悲痛。

        章華同志的家鄉溫州,是中國托洛茨基主義運動的四大基地之一,他在求學時期已參加這個運動,成為托派一份子。1944年,他考進了浙江大學,與同志們一起研讀政治理論,參加抗日活動。

        1947年,章同志轉到上海工作。是年底,上海托派組織成立了社會主義青年團(S.Y.),他被選為市委書記,並參加公開刊物《青年與婦女》(後改名《新聲》)的編輯撰稿等工作。

        在解放軍進佔上海後,他和一些同志被拘捕,不久獲釋,自知不能再留下工作,於是南來香港,避過了1952年冬至日全國托派份子同遭拘禁,長期喪失自由的災難。

        章同志在港響應當時倡行的「到工人中去」的號召,到九龍紗廠工作,一方面向工人學習,改變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的意識;另方面也教育工友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吸收為戰士,成立工人支部。他當時取名遼遠,意味要像白居易詩句「目遠心遼然」那樣做人。他當日寫的《紡織工人之歌》(載於本刊1995年第5/6),便申訴出紡織工人的苦況和希望。

    在工作之餘,他以莊思筆名,翻譯出版了戚•格瓦拉著的《古巴革命戰爭的回憶》,在1973年由信達出版社印行。他再用青雲筆名,撰寫了《戚•格瓦拉為革命獻身的一生》一文(載本刊1997年第三期,總第178),高度讚揚格瓦拉。

    章同志為人十分慳儉,對生果菜蔬也揀過時而價廉的買,在溫哥華更有時到街道旁執拾人家丟棄的食品衣物來食用,儘管他的經濟並非緊絀。他一直以繳交黨費來資助出版事業。移民加國後曾托友人轉交一筆為數不少的款項來支持出版。

    他長期過著獨居生活。早在香港紗廠工作時,曾有過一位很要好的女同志兼同鄉相愛;但她返內地後不再來港,各散東西,他為此寫了一首《西風在吹》,抒發內心的懷念。他後來一度結婚生下的兒子,又不幸少年早逝,加劇了他下半生的孤寂寡歡。尚幸他高瞻遠矚,理智樂觀,意志頑強,日常又多以跑步運動和注意飲食來維持健康,但最後仍不能扭轉「生老病死」的客觀規律。在生命後期,他發覺自己頭腦已大大退化,記憶力差;有一次竟暈倒在街上,由警察救起送醫院治理,並安置在護老院內,靠人護理照料,度過好幾個寒暑,直至呼出最後一口氣。

    章同志雖然跟著同輩代的戰友一個個離開這個世界,他矢志要合理改造這個世界成為共產主義社會的目標雖仍遼遠,但他信奉的這個科學理念終會有逐漸實現的一天;他所譯出的古巴革命的勝利,便是好的例證之一。他經過莊重思索而譯成的這本中譯本,將會同他的奮鬥事蹟一起,留存於後世,供人研究、借鑒。

20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