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會論壇的發展

休伯特

 

世界社會論壇(WSF, World Social Forum創建於2001年,在歷經連續兩年反對標誌著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現行制度的大動員後,於20011月下旬在巴西阿雷格里Porto Alegre以較小規模(15,000人參加)首次展開。而後,該論壇很快得以鞏固發展,開始在拉丁美洲而後在歐洲(首次200211月於義大利弗洛倫斯(Florence市進行),並於2003年擴展到了南亞(首次亞洲社會論壇於2003年在印度海德拉巴(Hyderabad)舉行

世界社會論壇在全球範圍有力發展壯大

世界社會論壇(WSF,以下簡稱論壇)起動於反對全球化動員的迅速高漲:199911月在西雅圖(Seattle)反對世界貿易組織WTO20004月在華盛頓及同年9月在布拉格(Prague,捷克首都)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還有在尼斯(Nice)和哥德堡(Gothenburg)舉行的反對新自由主義歐洲的動員行動。在首次世界社會論壇舉辦後,這一發展壯大趨勢持續存在:20014月在魁北克(Quebec)進行的反對美洲元首高峰會議(Summit of the Americas)的動員,和同年6月在熱那亞(Genoa)舉行的反對G8八大工業國的動員行動。

2001911日的諸多事件並沒能成功抑制住已經發動起來的巨大動力,而於200211月在弗洛倫斯進行了多次反對帝國主義戰爭的鬥爭並取得了很大成功,尤其是20032月一千兩百多萬示威者反對入侵伊拉克準備工作的行動。第四國際組織和其他革命組織全都捲入了這些反對全球化動員和論壇進程中。就數字而言最大的兩次世界社會論壇為20041月在印度孟買(Mumbai)(14萬人參加)和20051月在巴西阿雷格里港(15萬人參加)舉行的兩次,儘管其中也顯現出在反對戰爭、世界貨幣組織和WTO之動力方面的平息。數年內,論壇進程的發展範圍已經覆蓋了全球的大部分地區:拉丁美洲、歐洲(包括俄羅斯)、亞洲(主要為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韓國和泰國)、南美[1]和包括馬格堨活]Maghreb)在內的非洲。

 

從社會民主管理者走向革命組織的論壇團隊力量

入論壇進程的政治力量範圍極廣:從社會民主力量和基督教民主主義管理者到通過大商貿聯盟(國際自由貿易工會聯合會ICFTU和重組為現在的獨聯體CIS的世界工會聯盟CMT-WCL、 還有歐洲工會聯合會ETUC)組織起來革命力量,促進與反對全球化運動的鬥爭物件國際金融機構進行對話的諸多非政府組織,及與已經提及的大聯盟一起構成了全球契約(Global Compact(在聯合國的贊助下組成了跨國企業、聯盟領導力量和非政府組織),[2]激進社會活動組織(國際農民組織Via Campesina、韓國的朝鮮貿易聯盟KCTU、漁業組織、COBASSINCOBASSud-Solidaires)和極端活動及運動組織(反戰活動、反借貸活動——Jubilee South CADTM ——反對WTO運動,更不用提世界婦女遊行和像厄瓜多爾的CONAIE組織這樣的規模洪大的本土運動了)。[3]

當然,論壇並不承認代表了所有反對資本主義和霸權制全球化的社會動員力量。在這些主要的不被代表的社會力量中,有墨西哥的薩帕斯達運動Zapatistas

 

社會活動在協調上的困難

激進派人士已盡力在論壇所涉及的各個地域尋求壯大其民眾根基。他們已經嘗試(有時也有成功)支持和促成了反對全球化的強大動員力量(最初於20032月發起了反戰動員呼籲)。激進派人士還支持和促成了社會活動大會(Assembly of Social Movements)的發動,這使每次社會論壇都達成了確定性的文告並形成了行動日程,無論論壇是全世界性的還是洲級的。儘管有些波折,社會活動大會還是於20062007年度獲得了越來越大的成功(20065月在雅典(Athens)舉行的第5ESF期間舉行的社會活動大會有3000人參加,而20071月在奈洛比(Nairobi)第7屆論壇最後舉行的運動大會又多出2000人參加)。但社會活動在協調上還是顯得不力,並且隨之而來的大運動還是有著難以克服的障礙。如何在國際範圍內把過於分散的抗議行動成功地聯合起來呢?又如何領導關於總體戰略問題的討論呢?

奈洛比第七屆世界社會論壇

這是來自非洲各地的非洲運動一同表達其同新自由主義作鬥爭的願望的一次最大的國際集會。另外,不同的活動和運動[4]也因此受益,與把它們聯合起來的鬥爭建立了聯繫。論壇吸引了一萬五到兩萬人參加。因肯雅(Kenya)其本身特點,不可能像孟買(140,000)或阿雷格里港 (150,000)預估出參加人數來。如果設想正確,奈洛比(Nairobi)的論壇很可能吸引了多達34萬人。

些社會活動的集會從第一天開始就成功地形成了共識,並為社會活動大會(Assembly of Social Movements)做好了準備。在世界社會論壇召開的前3天,人民工會在奈洛比市中心的一家公園組織了一個備選論壇。每天有大約1千人參加了這個論壇。從第4天起,人民工會又參加了世界社會論壇 。

奈洛比世界社會論壇之外: 紮根、創建網路、加強協作……

就整個過程而言,國際聯合會是值得肯定的。歐洲社會論壇(European Social Forum)的動態使有能力聯合人們為反對公共設施私有化、爭取社會權力許可等等而戰的歐洲網路得到加強。在南亞地區,世界社會論壇的活動加強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及其它國家)民間力量間的聯繫。在拉丁美洲,全美社會論壇(Social Forum of the Americas)強烈導向對美洲自由貿易區(FTAA)、哥倫比亞計畫(plan Colombia)等等的反對戰鬥。我們將會看到20076月底召開的第一屆美國社會論壇(United States Social Forum)的結果。而在2008, 世界社會論壇不再召開, 取而代之的是在2008年一月2627日的全球行動日(global days of action)。第八屆世界社會論壇將在2009年舉行。

即便以後積極參加世界社會論壇的活動不再構成反全球化運動的全部,它仍然是重要的。

 

注:

[1] 第一屆美國論壇於2007年6月27日至7月1日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召開。

[2] 全球契約(Global Compact)由聯合國秘書長於20006月發佈。它涉及100個跨國公司及1000個其他私人企業和非政府組織, 仿佛一個新組建的世界政府。又新加入了國際工會組織(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大赦國際 (Amnesty International )、道達爾菲納埃爾夫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alongside Total Elf Fina)、拜耳(Bayer)、聯合利華(Unilever)、英國石油公司(BP)、殼牌(Shell)、雀巢(Nestlé)、耐克(Nike見全球契約網站介紹

[3] 在阿雷格里港賓館舉行的第五屆世界社會論壇上,國際自由勞聯(ICFTU)、界勞工聯盟(CMT(如今在CIS得到重組,擁有一億六千萬成員) 同全球進步論壇(Global Progressive Forum)相聯合,後者是歐洲社會黨(European Socialist Party)及社會黨國際(Socialist International)建立的非政府組織,為參加世界社會論壇 (www.globalprogressiveforum.org) 而組織了11個主題為全球化社會影響(Social dimension of Globalization的會議)2006,經過一番辯論,全球進步論壇被確認為世界社會論壇國際聯合會的成員。

[] 反債務活動(anti-debt campaigns(包括 CADTM)及反WTO活動、南非社會活動會議、非政府組織、一些課征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組織(Association pour la taxation des transactions pour l'aide aux citoyens,簡稱ATTAC)運動、國際婦女遊行(World Women’s March)、無聲運動(the movement No Vox……還有肯雅人民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