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人民議會

 

莫巴提亞Wangui Mbatia訪談錄

 

衛眾譯

 

你能否介紹一下你自己和你的組織:你的組織在做什麼,它是怎樣建立,它所從事的活動和目標又是什麼呢?

我是莫巴提亞Wangui Mbatia, 現為Bunge la Mwanachi的成員,也就是英文所說的人民議會。我們的組織其實是一個群眾運動,並不完全是一個機構, (它是一個群眾運動。)它的產生可以追溯到15年前,在一個公園堛瑣薴U,一群肯雅人席地而坐討論他們所面臨問題。15年來從未間斷,在那棵樹下天天有聚會,我們討論了很多關於我們的問題;我們也從中得到了解答;更重要的是,我們擺脫了無知。

人民議會建立的目的就是當無人敢言的時候,我們去代表群眾表達出他們的心聲,幫助他們瞭解不同的事物:有些是關於健康問題,比如愛滋病;有些是關於政治問題,例如我們曾在肯雅憲法修改中做出積極努力。我們也讓大眾瞭解對他們息息相關的問題:比如說法律條款,我們總是和他們討論我們在人民議會上曾討論過的法規,因為我們想確保他們能真正瞭解那些法律法規對他們的意義。

很多時候,我們確實在扮演一個積極的角色,去保障大眾的利益能夠得到尊重。這正是為什麼我們認為肯雅群眾參與到這次世界社會論壇如此重要。這是世界社會論壇第一次來到這個國家召開。我們大多數會員是普通平民,都不可能購買昂貴的機票去巴西,或是印度。

正是鑒於我們中的有些人都知道世界社會論壇的程式,大多數人都不可能或者根本沒有能力承擔去別國參加社會論壇的費用。所以我們認為如果我們能在內羅畢召開這個論壇,那我們也能參與其中,然而事實上根據這個論壇運作的方式,普通肯雅人依然很難參與。

首先擺在我們面前的困難是組織世界社會論壇所需要的費用。要知道去參加這個論壇並且參與其中是需要花費很多金錢的。對肯雅人來說,打個比方,如果想在這個論壇中設置一個餐館需要大約$500。但一個肯雅人平均每天的生活開銷還不到$1。不難看出,設置一個餐館的花費需要一個肯雅人一年多的收入,確切地說,這樣高的門檻將把我們拒之門外。但是即使我們執意在此建立一個餐館,去參加這個論壇,組織者也會收取每個人500先令,這相當於$6的費用也將是一個肯雅人一個星期所得。

     我們認為這並不公平,因為再次考慮到一個普通肯雅人每天生活開支不到$1,而我們參加這個論壇的目的僅僅是對他人表達我們的同情之情,或是去討論現存的問題,或是和人們交換經驗,而讓我們承擔如此高昂的費用以至於把我們排除在外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人民議會的作用便在於此。我們構建我們自己的論壇;我們在一個公共公園舉行了為期三天的免費論壇。也就是上周日、週一、還有昨天。

我們想到今天是世界社會論壇的行動日,我們想如果我們參加這個社會論壇,我們有可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所以在公園的時候,我們提出了幾個關於未來打算的決議。其中一條便是我們要讓大眾都知道,肯雅的食品價格偏高;還有就是世界社會論壇應該對參與機構慎重選擇,這樣才能確保我們不會傳達錯誤的資訊。

我們今天在溫莎餐廳的行動就顯示了這一點。我們之所以選擇這個餐廳作為我們行動的地點是基於多方面原因考慮。溫莎餐廳在肯雅群眾中有著一段很長的過去。肯雅人覺得,這個餐廳的所有者並沒有很好的對待他們。由於國家安全內閣大臣擁有這家餐廳才使得它出名。而他並不受我們中大多數人的愛戴,因為他做了許多對人民產生極大傷害的事情。正是由於我們認為他從世界社會論壇中獲取了巨大的利益,我們有必要在他的餐廳採取一些行動去提醒他,也提醒那些像他一樣的人:我們在這堙A我們也敢站出來。

 

你認為一旦世界社會論壇結束以後,你們的共同宗旨會是什麼?對你來說,在肯雅它怎麼能在構建組織和鬥爭中起到作用呢?

我認為那就是世界社會論壇中最好的一方面。它讓信念相同、目的一致的人們聚在一起,而這些正是其他論壇所做不到的一點,因為我們大多數成員都通常不可能去世界其他地方,而這次我們卻把世界帶到了我們面前。我們不僅僅把世界帶到了我們面前,而且是一個我們正需要的世界,我們與和我們有共同語言的人們交流,他們相信的是我們所信念的,他們思考的方式也是我們所思考的,他們想做的事正是我們打算做的事情。

所以,最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就是世界社會論壇在內羅畢召開,同時使我們能和來自其他地方的運動組織者見面。現在再對我們而言,由於各種的限制,由於我們以前沒有參與,也沒有清楚描繪我們的組織,當然,我們的機會也就在某些程度上被約束。

然而我們這些有創造性的人們,僅僅靠手中有限的資源,我想我們已經觸動了相當數量的人們,照此發展,相比世界社會論壇到來前,我認為我們會擁有更光明的未來。我們現在已經擁有廣泛的支援。比如我們上個星期就利用午飯的錢去印刷用以宣傳的小冊子。我們將它們分發給人們,但不久我們就花光了我們所有的錢。幸運的是,那些參與世界社會論壇的各方代表們很慷慨的幫助我們印刷那些宣傳資料。

        我們並不想直接得到金錢贊助,相比之下,我覺得宣傳手冊對我們幫助更大。因此,我們只是簡單地告訴他們去哪里能夠幫助我們印刷宣傳冊,他們也會根據力所能及的幫助我們。而這正是我們所認為的真正的社會主義巔峰:力所能及的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就像現在,一位年輕的女士為我們印刷了5000冊,而且是昨天才印好的。

    你應該能瞭解到我們已建立起難以置信的同志間親密友誼。我們是否能有機會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呢?我認為能夠如此。那些來訪者已經為我們敞開了一扇通向他們的大門,現在是我們選擇是否更進一步的時候,我想任何人只要見過真正具有肯雅精神的人民,就會發現到我們是一群慷慨大方,熱情友好,並且在無數次嘗試後,仍然希望用最和平的方式找到改變契機的人們。

在必要的時候,我們會盡可能的避免衝突。然而我們有我們的信念,我們決不會輕易放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從來就抵制關閉大門,每一天我們都努力打開那些大門,確實是每一天,只有那樣我們才能走出去和你們在一起,和那些其他在這堛漱H們一起。我想世界社會論壇從某些方面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為自己利益鬥爭的機會。有時當你遇到來自外界的麻煩的時候,並不應該總是覺得那是痛苦。有時候相反會帶給你學習成長的經驗。如此說來,我認為對我們來說,這次世界社會論壇是一個絕佳的學習體驗。要是下個星期它還會舉行的話,我們會有更好的準備。

如果沒有世界社會論壇的召開,內羅畢和非洲的情況又會是什麼樣?肯雅和非洲的激進聯盟又會在未來的幾個月或者幾年內遇到怎樣的挑戰呢?在你看來,哪些事務需要被提上議程或被輔助提上議程?

        基本來說,我們在為那些並不想參與主流世界社會論壇的運動組織做一個榜樣;無論它將在哪里舉行,我們由此希望下一屆世界社會論壇能為像我們這些人提供更廣泛的空間。而由我們所實施的兩次行動,我想我們可能已經給其他運動組織這樣一個印象:用一點思維革新,一點創造力,一點自願和一些奉獻,就可以恢復窮苦人民在社會論壇中的權利,特別是那些對於論壇具有革命性意義的人們的權利。我認為如果有更多反對的聲音和觀念被表達,我們還能做得更好,因為只有那樣我們才能避免走向只存在統一意見的團體。有時,欣然的反對也是有利於我們健康發展的。

那麼更廣泛地區的政治因素又是怎麼樣的呢?在你看來,周圍還有那些社會和政治問題會被重新考慮呢?特別是那些在非洲地區的。

    今年是肯雅的選舉年,這將是在聯合政府迅速瓦解之後,第一次由人民投票的選舉。所以我們再次有艱巨的任務,我們需要重新指導人們選舉的程式,這將是一個民主選舉的過程。概括地說,我們的機構會在選舉過程中扮演一個積極的角色。

     然而我們的機構同時面臨著本地和國際角度的問題。舉例來說,我們非常關注戰爭和恐怖主義的趨向,因為本質上這就是對普通民眾造成恐懼的工具。更進一步說,在肯雅,我們堅決反對反恐怖主義法案通過,因為一旦這個法案被通過,肯雅將會變成一個警察國家,我們將失去所有的公民權利去換取那些針對恐怖主義的保護,但事實是,這個國家根本沒有恐怖主義存在。由此說來,我們確實在國際事件中起到作用。

        我們同時也非常關注不平衡貿易。你要知道我們非洲民眾遭受貿易不平等對待。這是我們願意放到每日議程上的一件事,儘管我們僅僅是一個群眾運動組織,我們能力有限,因為我們所掌握的資源有限,但是革命性的解決問題方式將使得我們走得更遠。同時我們也希望傳達給那些曾與我們見面的人們一條這樣的資訊:在肯雅這個國家,有一個能和他們共事的組織,如果我們能參與其中,我們就一定能創造——也許僅限於本地,但是重大的影響;而這對我們所有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人們來說,這是前進的一大步。

2007225日,內羅畢,肯雅

(譯自《國際觀點》第391期)

-Wangui Mbatia是肯雅人民議會的主要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