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委內瑞拉新聯合社會主義黨的演講

雨果.查韋斯

 


 

以下是查韋斯在20061215日向基層選舉競選團體代表的部分演講。

 

查韋斯邀請全國人民,他的擁護者,一切革命家,社會主義者和愛國主義者,男性和女性,委內瑞拉青年; 邀請工人,家庭主婦,專家和技術人員、民族商人,我們這個國家的土著民族,這個國家的年輕人,委內瑞拉的婦女,我邀請他們齊心合力,建設一個聯合政治黨派。

大家還記得我們在Ines聖戰役中付出的巨大努力嗎? (1)

在那以後,我曾要求大家不要放鬆基層的選舉和巡邏活動。 但他們不聽我的,在全國大多數地區,我們所有的努力幾乎都白費了, 只有少數地方還在繼續他們的工作。

        好了, 現在我們取得了123日的偉大勝利,我們不能讓同樣的事再發生,從各營,各排到各小分隊

所以,我要求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每一個相當於一個營(大隊),一個排(中隊)和一個班(小隊)的地區對所有的激進分子,積極分子,同情者,朋友等等,做一個人口登記和普查。我肯定大家已經有這些資料,但要回去對這些資料逐個檢查和更新。如果你沒有電腦或打字機,那麼就用筆做記錄

所以, 請仔細聽: 你們所有的選舉營,排和小隊的指揮官,我建議: 從今天開始, 立即行動! 這樣我們可以由基層開始建設一個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United Socialist Party of Venezuela, 簡稱PSUV),因為這些營,排和小隊將是PSUV黨貫穿全國的基礎國民組織。

        如果明天或後天我們成立了這樣一個所謂的政黨,一個政治聯盟, 結果在這堛瑭蕃O上出現的是……像以前一樣的老面孔,還是這幾個黨派的原來的領導人,他們只是聚在一起,那是我們想要的這個黨嗎?那麼,我們如何面對歷史? 不!那會是一場可怕的騙局!

當然,我身邊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選擇,甚至是我的兄弟Adam.人人都可以自由選擇. MVR (Fifth Republic Movement,第五共和國運動),PPT(Fatherland for All, 祖國), Podemos (For Social Democracy, 社會民主), PCV (Communist Party, 共產黨) MEP (People’s Electoral Movement, 人民選舉運動), UPV (Venezuelan Popular Unity, 委內瑞拉民眾團體),Uncle Tom Cobbley 及所有的團體…… 我讓他們自由選擇.

任何政黨,如果他們想維持黨派活動,他們都可以,這得由他們自行做主,當然,他們不得不脫離我的政府。

對我而言,我只希望一黨執政,僅僅一個政黨。因為每天都有更多黨派出現,一堆的政黨.

我們不要分離我們的民眾。

我們要團結愈來愈多的民眾。

你們看,這些書記載的是歷史的一部分.這是我推薦的由Marta Harnecker寫的書,,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拉丁美洲左派政黨過去都發生了什麼,只有一倆個是例外的。 他們模仿布爾什維克黨的模式,只因為布爾什維克黨在191710月蘇聯誕生時是相當成功的。

        我們都知道,布爾什維克和Mensheviks之間產生了很大的分歧,分裂了革命活動,而最終,能夠帶領和鼓勵人們進入革命的政黨是弗拉基米爾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

後來,政治路線偏離了, 那是斯大林偏離布爾什維克黨的政治路線。當時,列寧無法避免,因為他病了,且英年早逝。在列寧去世僅僅幾年內,斯大林偏離的政治路線使得布爾什維克黨變成了一個反民主黨,那一個精彩的口號所有權力屬於蘇維埃最終變成了所有權力屬於布爾什維克黨。以我不過分的見解,社會主義革命導致蘇聯的誕生,布爾什維克黨的政治路線變異主要來自於社會主義革命的初期只要看看70年後所發生的一切……

當蘇聯解體時,工人站出來為此(政權)辯護否?這原本是工人的政權或制度,但工人從不出來為這個政權抗爭。 非常奇怪,是不是?為什麼這個會發生呢?因為工人政權是被一群上層人士所統制。它變成了一個上層人士的政權,這個政權不能夠建立社會主義。我們現在要走的是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我們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風格道路。

        在這個新時期,我們需要創立委內瑞拉聯合社會主義黨。這就是我的提議。讓所有這些委內瑞拉左派來幫助這個黨。 在我提議我們建設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體,讓我們所有的委內瑞拉人都開始努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從每一個營,每一個排,每一個小分隊開始做人口登記。

從一開始我們都知道,我們必須對道德品行和道德準則有非常嚴格的要求。這要依靠你們,因為你們知道自己社區的成員,在這堙A決不許盜賊和腐敗分子進來

        當然,聯合社會主義黨將是委內瑞拉歷史上最民主的黨派,確實就是最民主的,這個黨將接受全國上下的政治討論。

基層人員將選擇他們的真正的領袖。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那些名冊。我們已經受夠了一些剛被選的候選人即受到某人的指責。儘管在地方和州這現象並不是很常見,不過,,我自己倒是經常指責他人。當然,當我被要求來決定誰是候選人時,我總是盡可能公平待人。

當然更好的方法是候選人是自下而上,來自基層,這樣的話,就能夠讓人民做主。就如同7年前這些條款被寫入憲法中,但我們還從沒有實現過。現在,這個時刻已到來……

現在我們的黨派不能只是因為選舉而成立,儘管它與選舉有著密切關係,我們的党要超越於單純的選舉。這就是為什麼我說 現在是我們建立黨的好時機了。在近期內 我們沒有選舉的需要。這個就是社會主義黨,實際上,我會稱(從下往上)它為社會主義營,社會主義排,社會主義小分隊。

我們必須鼓勵進行思想論戰。這不再是競選論戰。毫無疑問,我們會在今後幾年進行選舉論戰。這是一場就社會主義建設的構思的思想論戰,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你們必須努力學習,你們需要多多學習,大量閱讀,經常討論,組織各種協商會議,組織(一個)小分隊會議,組織(一個)排的會議。是的 ,大量閱讀。我們中那些處在領導位置的人,他們已在推動這場運動,並會繼續推動,我們一定要傳播大量資訊, 散發傳單等等。

        Mariategui--二十世紀初的秘魯偉大思想家--曾說過,我們的社會主義必須是一個崇高的艱辛努力的建設……

根據Mariategui, 我們社會主義建設最根本的一個立足點---今天我再次重申,並不是因為是他所說的 ,而是根據我在現實生活中所看到的,確實今天我也看到了,當我頒獎給我本地的兄弟們的時候,這些兄弟們來自四面八方, Capanaparo, Tronador, Barranco Yopal Amacuro Delta, 在這些地方我們幾乎贏得了100%的選票。所有這麼多的原因讓我相信----在我們的領土,在我們的國家,在我們的美洲,那些土生土長的人民是社會主義種子的運載人。

他們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生活了幾個世紀,假如你去拜訪我們Kuivas的兄弟們----在那塈睎繸o了100%的選票。Kuivas Carabali幾個市鎮中的一個,在Carabalí的幾個市鎮,我獲得了100%的選票----Capanaparo的兩岸,(你會看到)那堜~民至今依然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生活……

因此,我們必須使我們的國家社會主義化,另外一方面,我們不能僅僅是嘴上講社會主義道德……

要實現真正的社會主義,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經濟模式,我們必須經濟社會主義化,生產體制社會主義化,創造一個真正的全新的社會主義化體制---我們現在正在這方面努力,但是目前我們僅僅只能看到前方道路的開端,因此Zamora 基金和Nuclei of Endogenous 發展……

 

注釋

[1]20048月贏得戰役罷免公投

[2]文中的姓名指的是2006大選中被推選的選舉人代表

[3]dedocracia.

[4]土地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