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推動在靖國神社合祭戰犯     趙京譯

 


 

        最近,日本國會圖書館發行了《新編:靖國神社問題》,政府厚生省推動靖國神社共同紀念包括A級戰犯在內的戰死者。

        至少從一九五八年四月開始,厚生省援護局就開始建議先悄悄地把B級戰犯以下的戰死者收入靖國神社合祭。靖國神社於五九年開始實行。為此,援護局復員課在內部聯絡中特意指示:鑒於將來合祭在實際上會出現麻煩,希望不要對外公佈合祭中也包括上述戰死者的事情,讓事態隨著輿論的反應自然地推移。

        一九五八年九月的時候,厚生省鑒於新聞界怎樣報導此事會帶來國民什麼樣的反應,非常嚴重而沒有討論A級戰犯的合祭問題。但一九六六年厚生省卻把A級戰犯也記入祭神名冊中交給靖國神社,在六九年的兩者會議中決定了也合祭A級戰犯。在那次會議中也決定不對外發表此事。

        靖國神社從一九七八年以後才開始合祭A級戰犯。可惜這次公佈的資料只到一九七O年為止,至此以後的厚生省與靖國神社的互動關係不得而知。儘管如此,靖國神社合祭包括A級戰犯在內的戰犯,是由日本政府暗地堨D導的事實,卻非常明確,是對憲法第二十條政教分離原則的踐踏。進一步講,厚生省把遺族援護法規定的公務死名單交給靖國神社,就違反了政教分離的原則。為此,在一九九一年仙台高等法院對岩手靖國神社的訴訟,一九九七年四月最高法院對愛嬡玉串料支出的訴訟,二00四年福岡地方法院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訴訟,二OO五年九月大阪高等法院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訴訟,都做出了違憲的判決。

        以小泉參拜靖國神引發的日本外交危機為契機,日本支配階層在考慮“A級戰犯分祭靖國神社的非宗教法人化、國營化建立非宗教的國立戰死者追悼設施等等,並放出昭和裕仁天皇也不高興去靖國神社合祭戰犯的記錄。在自民黨二OO五年十一月傳出來的新憲法草案中,雖然也加入第二十條政教分離,卻套上超出社會禮儀或習俗社會的範圍的定語來限定宗教的含義,讓政權可以與不超出社會禮儀或習俗社會的範圍的宗教結合,使政教分離的原則名存實亡。這一切,當然是為了推行軍國主義政策,讓被派遣到海外侵略而戰死的英靈能夠以國家的名義被追悼、祭奠、讚美。

(譯自《橋樑》2007416日第197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