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在爭論焦點的非洲

. · 南加

這是第一次有這麼多的非洲人, 無論男人和女人,來參加世界社會論壇。與會者的人數比先前舉行的非洲社會論壇的多五到七倍, 而且與會者更加代表了非洲國家的多樣性特點。

從來沒有這麼多的會議關注非洲的資本全球化的現狀, 也沒有這麼多的會議使不同的觀點能夠得到充分的表達。例如在先前的開幕式上,在混居著不同年代,不同出身的人們的大帳篷堙A 在一個對同性戀鄙視,其實是把壓制視為正常的大陸上, 還是可以看到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的身影。為了廢除在非洲的外國軍事基地,一個團結陣線成立了。中國和非洲國家的活動家們一同探討過關於中國目前同非洲新殖民主義或南南合作的關係的本質。非洲和法國的社團討論了法國與非洲的新殖民關係。幾內亞代表團提供了一樁導致五十人死亡的非法鎮壓罷工者的事件的情況,於是發生了抗議集會。

然而,非洲人民由於大片土地被基督教堂和激進派別佔領而飽受著痛苦。由於資金充足,教堂能夠大規模掌控非洲事務,不論是在肯雅還是其他地方,都是這樣。組織委員會通過實施一個基於金錢的歧視性手段,對激進的貧民窟組織關起了大門,委員會向他們收取相當於當地最低工資四分之一的懲罰性的註冊費。這是一個把獨立于富有的非政府組織的地球受難者組織排除在外的方法。

激進派最終還是設法通過由貧窮人的激進組織所指揮的行動獲得了自由進入WSF會場的機會。但是大量的商業廣告台還是引起了人們對社會論壇商品化”  的尖銳批評。一個要求免費食物的行動被組織起來,抗議一個屬於肯雅內務部的飯店,該飯店提供抑制性價格的食物。其身影隨處可見的移動電話跨國公司Celtel 也遭到了譴責。曾被排除在WSF的籌備工作之外,由來自Kibera貧民區的積極分子組成的人民議會,在市中心的一個公園堬梒握F另外一個論壇。全球正義覺悟組織的基本特點由他的發言人闡述,特別是非常沉著的萬圭 · 姆巴帝亞給人們展示了貧民區居民的一個不同的畫面。

[. 南加是一名剛果革命的毛澤東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