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阿卡薩鋁廠的合作管理     蔚然 節譯


費比奡窗E托瑪斯作為第四國際法國支部革命共產主義同盟(LCR)的代表出席委內瑞拉革命社會主義黨(PRS)組委會會議。他訪問阿卡薩鋁廠領導班子中負責經濟發展的拉法爾•路特堣鉥窗C後者向他介紹了阿卡薩鋁廠的合作管理(Co-management)的情況。托瑪斯報導說:在2005年伊始,查韋斯總統任命卡洛斯•蘭茲為國有阿卡薩鋁廠公司的頭頭。這是驚人之舉。蘭茲以前是個遊擊隊員,而今是一位與革命左派有關係的社會學家。他來到公司總部,便開始推行合作管理,作為公司的樣板和全國的試點。
據拉法爾•路特堣鉥答漱雯苤A阿卡薩鋁廠是一家最適於改變管理制度的工廠,可以在這堥得經驗。在過去的17年間,該廠因為貪汙和腐敗,年年虧損,使它陷於破產,虧損使得重新調整工藝技術十分困難。而公司破產,卻成了那些挾著公事包的先生們研究的課題,他們提出了挽救計劃。但除了為這些先生們支付數百萬薪酬之外,什麼都沒有改變。
路特堣鉥絰﹛A他們來鋁廠的目的是在工人們的幫助下挽救該廠。同卡洛斯•蘭斯一樣,他們相信通過實踐和行動,工人們能夠建立起社會主義社會。他們建議在阿卡薩鋁廠實行合作管理制度。他說:我們絕對不會如同德國那樣懷有社會民主主義和改良主義的意圖,但在策略上我們會採取社會民主和社會改良的名稱,而這祇表示我們希望通過合作管理達到自我管理。這就是說,我們用合作管理同工人一起管理工廠委員會,給予工人對生產、分配和經營的全部權力,目的就是發展和生產更多的產品,同美國以外的雇主做生意。當然我們也要發展國內市場。對於我們來說,合作管理具有和平和漸進的建設社會主義的意義。我們反對建設一個高踞於群眾之上的社會架構。為此我們創立了社會政治訓練中心,使工人們都加入到行動中來。我們給這些訓練中心取了各種名稱,如共產主義問答中心等等,漸漸地工人們都參加到訓練中心來,現在參加訓練中心已有數百名工人。我們要不斷增加自願參加訓練的工人。
關於公司的所有制問題,路特堣鉥絰﹛G公司的所有權仍屬於國家。我們並不實行合作管理就把公司的資本分給工人,或者組成工人集體資本,或者在工人中分配股份。在委內瑞拉,個人佔有國家公司是不實際的。國家完全擁有土地、石油、大公司等資源和經濟組織,這是社會主義意義上重新分配和重新改組的重大問題。我們不能把合作管理設想為僅僅限於某公司的問題。這個問題涉及到整個社會範圍的所有問題,包括軍隊問題。在這方面來說,我們還沒有做得更多。
談到該廠工人和指導者有權處理什麼問題時,路特堣鉥絰﹛G當我們來到這裡時,有人對我們說要解雇所有生產領導人和指導員。我們說“不”,“那是我們最後要做的事”。國有石油公司(PDVSA)的老闆搞破壞,一下子解雇2000多生產管理人員,使這些人陷入困境。如果我們也這樣做,我們不可能在所有的崗位培養出查韋斯式的領導人,這會帶來極大的災難。
我們從基層每個工場、每個車間、每個工作組經由直接選舉選出對工作負責,可以撤換和輪換的“代言人”。我們用各種方法進行工作,爭取信任,通過開會、傳單、新聞傳媒、討論等等。經過幾個月之後,工人們看到我們所做的都是和他們的利益相關的事,都來參加了,從而取得了公司的“權力”。我們也在公司管理的層面上推行選舉制度。公司的領導小組大大擴充了。有300個“代言人”代表是工人從普通群眾中選出來的。如今,每個部門都有自己選出的“代言人”組成的管理委員會,所有有關問題都在管理委員會討論和作出計劃。有問題要作出決定時便召開會議討論,在會議上,指導者向工人代表提出計劃,工人代表則就計劃提出意見。指導者不能單獨作出決定,而必需考慮工人的意見。
至於合作管理形式將來是否會在全國推廣,路特堣鉥絰{為這個問題還不曾予以考慮。但他說:我們感覺到在經濟上、政治上,我們都在向前邁進:生產增長了,生產率提高了。我們有雄心壯志的生產目標︰建設五條生產線,重新部署生產等等。
在政治方面,我們要同查韋斯總統協調一致,他曾說過建設社會主義的必要,要終止資本主義關係。
路特堣鉥聒棡﹛G在我們的國家,基礎工業是工業的心臟。合作管理在好些其他公司也在施行中。我們同其他實行合作管理的企業保持聯系,召開會議或通過其他方式保持接觸,我們熱切地關注著事情的進展。
蔚然編譯自《國際觀點》網站《拉美2006》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