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拉丁美洲局勢的解說

薩巴度著

蔚然譯


 

1)拉丁美洲在向左轉。最近幾年,由於抵制新自由主義和群眾抵抗運動相結合,其中的某些形式已造成了革命前的形勢;在委內瑞拉、阿根庭、厄瓜多爾和玻利維亞,傳統的右派在一系列的選舉中遭到了失敗。下一次很可能輪到墨西哥、秘魯和尼加拉瓜的右派了。哥倫比亞是唯一的大國,它的反動的右派很可能在秘密的半軍事組織的支援下繼續執政。

       

2)這樣的局勢引起了資本主義內部新的矛盾,特別是同美帝國主義的關係尤為緊張。留給布殊政府和多數國家的右派的選擇只能是“對抗”,甚至可能採取軍事干涉的辦法,特別是在哥倫比亞平原周邊的國家,已經有美國的軍事顧問在那堨X現。但在當前,美國的戰略已陷於伊拉克、中東和中亞細亞的困境中,它已無力顧及拉丁美洲。儘管美國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它通過軍事方法佔領伊拉克已證明為十分困難,更何況要佔領別的拉美國家呢!

 

3)統治階級的“第二個選擇”是:讓新的左派政府沿著自由主義或社會自由主義的道路,重新組織它們的階級統治;巴西、阿根庭、烏拉圭的情況就是這樣。例如我們看到巴西政府依靠農業出口資本家的利益,並按照它的政策,尋求世貿組織(WTO)的力量,依照更加拉美一體化的政策來重組原油、汽油、水等資源市場,使資本家從近年的9%利率不斷提高中獲得利益,並在巴西工人黨、阿根庭的新庇隆主義和鳥拉圭的廣泛陣線Frente Amplio 的幫助下使社會運動的徹底改革變得對他們無害,這些新政府在社會和政治方面,已經起到一定程度的穩定”作用,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阿根庭的基什內爾政府。

這些政府解決資本主義的主要矛盾並不成功。自由主義還在反對改革社會的不平等有增無已,老百姓的狀況並沒有得到值得注意的改變,而且,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結構中,這些政府雖然向帝國主義頻送秋波,但卻無法在中期或長期實現自主的政策。而它們卻一直遵照金融市場、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命令,如同MERCOSUR那樣推行地區政策,試圖為本地區的統治階級的利益爭得新的陣地。

 

4)無論統治階級採取“對抗”或“選擇自由主義”的辦法,都碰到了實際存在的社會運動這個巨大障礙。社會運動每一次都以新的形式出現:在阿根庭有工人運動和Piqueteros(接管)運動,在巴西有無地農業工人運動和不顧工人領導的政策而興起的工聯主義運動;在厄瓜多爾有原住民運動和它們的組織。

在南美洲大陸,妨礙穩定的兩個主要問題是:玻利瓦人的革命”和玻利維亞的局勢。在拉丁美洲的左派中,除了美國的外交政策和需要把大陸的所有國家實現一體化的ALBA計劃()要討論之外,要討論兩個實際問題,即盧拉和基什內爾一再提出的社會自由主義問題,和查韋斯的玻利瓦人革命進程的問題。無論是與美帝國主義對抗的政策,或者是一系列社會的和民主的計劃的實施,如保健、教育、反對饑餓的計劃,某些商行和土地的佔用,住房政策,合作化,特別是千百萬委內瑞拉人民更進一步的動員和分化,這些都是本大陸的熱點問題。

由查韋斯論及21世紀的社會主義問題開始的辯論,使用上述這些令人感興趣的問題的辯論更加熱烈了。而問題的辯論還浮於表面。無論怎樣,玻利瓦人革命進程的一系列問題,首先總是和查韋斯政權的“邦拿巴主義”連結在一起:權力的集中,查韋斯與群眾的直接聯繫,真正的政黨的缺如,常常是為了競選才組成政黨,號召群眾動員和組織起來常常受到當權者的欺騙性的有限的群眾民主和工會的阻撓。

例如國家石油公司(PVDSA)管理部門罷工之後,鬥爭的進程已提出了自我管理的問題,而行動上卻沒有跟上,相反,技術專家們卻後退了。古巴共產黨的政治表現,在有關擴大民主、控制和合作管理的問題,卻充當了反動的角色。又如在鬥爭中已經提出由石油收益提供政策基金來滿足人民群眾在保健、教育和食品的基本需要這樣雄心壯志的目標時,卻沒有對委內瑞拉資本主義的社會經濟結構作出實質性的改變或侵犯。

未來兩年將決定委內瑞拉革命進程。查韋斯常常引用托洛茨基的話,並加以解析,說“革命必須鞭笞反革命”,玻利維亞的革命就有反對右翼反革命和美國帝國主義的印記,所以,革命的進程每一次都表現得激進化。

沒有人懷疑,如果出現由“盲目的右派”挑起別的對抗或新的挑釁,這就意味著革命進程將會進一步激化。但右派和布殊政府會從他們失敗的政變中吸取教訓:他們會採取拒絕參加即將到來的2006年總統選舉,使查韋斯政權非法化;另方面也可以採取阻塞所有社會經濟活動,使國家陷於困境。在這種情況下,查韋斯和他所有的支持者一定要按照人民群眾的民主和社會經濟要求組織力量來加深革命的進程,為此只從石油獲得收益是不夠的,必需作新的政治選擇。

 

5)這是一齣國際主義戲劇要在委內瑞拉演出。許多評論家把莫拉萊斯視為界於盧拉和查韋斯之間的人物。事實上,玻利維亞副總統雖然曾宣稱“需要為印第安人的資本主義作個計劃”,而莫拉萊斯原先的計劃卻是將他推向查韋斯,解除了舊的軍隊參謀部,把它趕到牧場去,還自願削減總統工薪75%,所有政府高級官員都照此辦理,同無地農民運動進行談判和進行土地改革。

我們甚至可以說,在革命運動的領導方面,在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之間的情況是不相同的。在委內瑞拉,查韋斯完全是歷史進程的產兒,他在政治上只起到了催化的作用,而且還限制了群眾運動的範圍。

在玻利維亞,到目前為止,群眾運動都是由莫拉萊斯發動的,比如在號召立憲會議和天然氣資源的國有化問題上,他的立場是由群眾運動的要求直接形成的。他會遵守他的承諾嗎?無論發生什麼情況,在這個國家,我們找到了在拉丁美洲進行社會和政治改革的制高點。在未來的幾星期或幾個月堙A事情如何自見分曉。局勢還懸而未決,群眾運動的壓力依舊,在政治上,行政上和制度上是一片混亂,很可能就在玻利維亞和委內瑞拉這樣的國家堙A找到解決拉丁美洲局勢的鑰匙。

6)從國際的觀點來看,有一系列問題還難以逆料,這包括雙重的兩極分化:一方面是帝國主義、傳統右派,另一方面是人民,同反對帝國主義的政府(如古巴、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之間;其次是社會自由主義政府(如巴西、阿根庭、烏拉圭、巴拉圭、智利、厄瓜多爾)同前面所說的反對帝國主義的政府之間的分化。盧拉和基什納爾正在迫使查韋斯和莫拉萊斯向右轉變。盧拉、基什納爾與查韋斯也存在鬥爭,都在爭取莫拉萊斯。拉丁美洲的左派正面臨這樣的選擇:是與自由主義一起反對改革,還是同帝國主義決裂?是盧拉還是查韋斯?這一切都有賴於美國的對抗政策同群眾運動的力量對比。

 

7)拉美的局勢(使我們)在政治上和綱領上作出如下(決定):

甲,(把在拉美的工作)與反對伊拉克戰爭的鬥爭一起作為團結行動的中心發展同玻利瓦人的革命鬥爭的國際團結,推進委內瑞拉的集體事業,組織團結集會,派遣救援和突擊隊,國際的和第四國際的組織一定要站到鬥爭的前列。

乙,在綱領方面,把社會綱領和依據每個國家的民族和人民對自然資源、土地和財富擁有主權的民主要求,同土地改革結合起來。公共投資和煤礦炭、天然氣資源的國有化是這些國家社會和政治要求的重心。民主問題,無論是清除腐敗的政客,還是加深革命的影響,例如在委內瑞拉或玻利維亞,對商家提出的控制、合作經營或管理的要求,都應優先予以考慮。

丙,最後,由查韋斯發起的在委內瑞拉,同樣在整個拉美大陸,連系社會和政治局勢,開展關於社會主義的討論,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機會。

儘管玻利維亞在世界和拉丁美洲的國家地位受到一定的限制,但它的革命經歷卻使它能夠重新開展社會主義的討論。這樣的討論在今日的所有組織中已經開展了,而且這還不只是剛剛開始。當然,有各種各式的社會主義。但在某一思想意識的環境中,社會主義的討論,在90年代初,第一次以“自由民主是歷史的終點?”為主題作為標誌的;在1990年,和21世紀初,則以反對自由主義為標誌。而查韋斯則以社會主義同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相對抗作為主題,在拉丁美洲社會和政治的先鋒組織中,以親身的經歷來提高思想覺悟,這些都會影響到一系列戰略問題。

在左派反對社會自由主義的鬥爭中,這是一個有意義的轉捩點,它把人民大眾的要求作為反對自由資本主義,堅持改革的戰略中心問題,得到滿意的處理。

 

20065 

(注)ALBA――這是莫拉萊斯、查韋斯和卡斯特羅共同簽署的美洲替代發展方案的協議。

 

蔚然節譯自http://212.67.202.147/%7Evivnet05/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