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人──記共同勞改折磨三十年的老戰友姜君羊    李平


1953年,中共把中南區部份的托派押到湖北漢陽“勞動改造”,當中就有個薑君羊。解放那年他正在廣州中山大學歷史系畢業,他深知史達林殘酷迫害托派,置之死地而後已的歷史,畢業後就躲到湛江一旅館當服務員,以為可以逃過這場災難,那曉得一下子就被當官的中大同學認出,於1951年3月就被逮捕。兩年後也被押到漢陽勞改。
一起勞改的有男的20餘人,女的4人,男的被押到漢陽磚瓦廠勞改,女的在武漢監獄布廠勞改。這些人當中,大部份是大學生,如廣州的謝越秀在上海滬江大學會計系畢業,省糖業公司會計主任;陳景光航空公司會計;何若平交通大學畢業;林松棋中山大學助教;廣西的徐太興是西大助教;肖靜放、駱春柏、雷潤清西大畢業;何春華某中學校長;黃德楷曾任《南寧商報》總編等。我們這些人都已被關押一年多,個個臉黃肌瘦,幾乎不會走路,被押到磚瓦廠去挑泥巴。我們每天從附近的小山坡挖土,然後挑到小鐵軌邊,由運土車運到磚機房去制磚。每人的定額是兩平方米,要挑百多擔,個個都被壓得筋疲力盡,一旦休息,就倒在地上。薑君羊身體還算好的,盡自己的力量去為社會建設勞動。
白天搞了一天艱苦的體力勞動,晚上還得學習兩小時,叫做“批判托匪,改造思想”!幹部訓話,都是托匪如何如何反動的話,叫人聽了真真的難過!我們都是出生入死,參加革命鬥爭,如今卻成了共產黨的罪人!但想到我國有一句老話:“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幾千年來的帝皇就是如此,如今共產黨勝利了,就是皇帝,托派沒有勝利,就是流寇,就是匪徒!所以任由他們去罵吧,有什麼辦法呢?林松棋堅決不承認托派是匪,挨批受鬥,最後被關押到禁閉室,後來沒有了消息,聽說不久就已死去!大家並非怕死,而只有採取政治上悲觀消極,人云亦云,敷衍應付的態度。薑君羊則更裝得糊塗,有一次發言,竟然希望馬克思到中國來看看,還不知道馬克思早已不在人世,當時連在場的幹部也說他糊塗,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從此以後,薑君羊就多了一個“薑糊塗”的別號,有的幹部也叫他“薑糊塗”,老薑也樂得在學習中裝糊塗,東拉西扯。其實老薑十分清醒,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只好自己空下來看看馬列書而已。
54年長江大水,廠房被淹,勞改隊住到山上,天天去修堤壩,水退後回廠當泥水小工修廠房。恢復生產後,幹部看到我們這小分隊的人個個踏實勞動,又有文化,便全部調到原鐵工班後擴建為機修車間去,有的學機工,有的學鉗工,老薑卻一直分配到最艱苦的鑄工翻砂去。那時候的勞改廠又沒有什麼防護設備,每次開爐常燒傷了手腳。磚瓦廠也迅速變成塑膠廠,西大的化學系助教徐太興搞了個化驗室,大量收購廢塑膠,生產塑膠涼鞋,推銷到全國各省。
在我們小分隊中,老薑和我刑期為15年最長,其餘多是五年至十年不等。到1956年,幹部再沒有喊“托匪”,並口口聲聲對我們說:“你們的案件今冬明春就要解決。”那年開獎懲大會,五年的一律提前釋放,女的五年以上的也都假釋,老薑和我都減了刑,他減3年,我減5年。但後來中共政策越來越左,什麼“今冬明春解決”根本沒有這回事。老薑和我差不多同時於1962年底和63年初刑滿,但沒有釋放回家,不准回南寧或上海大城市,還得留廠“就業”,繼續改造!只從勞改監獄搬到就業宿舍,每月發給你一點工資,在食堂吃飯。星期天經批准可以到城堨h走走。家在外地的每年有半個月的探親假期。徐太興五年刑滿後,由於工作需要也留廠就業,在就業隊繼續接受改造。
在那漫長被管制的歲月堙A我們忍受極大的悲痛,堅持自己的信念,永遠追求馬克思主義。老薑一有空就埋頭讀馬列原著,學習英文。但多少年來,他從沒有在就業隊的壁報上寫過一篇文章。我們在一起即使星期天到徐太興家堛情A也不便正面討論什麼。雖然我們長期在這樣惡劣的環境堨肮﹛A但還是過得自自然然的,特別是老薑他為人嘻嘻哈哈,又喜歡燒小菜,天冷時我們有時星期天到郊外去買來半條狗,然後由老薑用各種配料,燒成一大鍋美味狗肉,參加的人人各一大碗,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歡樂與共。
直到改革開放多年後的1983年,老薑和我才先後准予回南寧和上海與家人共同生活。但我們在勞改廠就業二十年,那時已六十多歲,卻沒有退休勞保,每月只拿45元的生活費,看病不能報銷。這點子生活費,我們稱之為“開水費”,這些年來,老薑一直靠親朋友好的支持和幫助才安然渡過的。他的弟妹後來還幫助他與一位死去丈夫的護士結為老伴,互相照顧,聽說他對老伴只提出一個條件,就是:當我看書或寫作時,你絕不要打攪我。
與在勞改隊婺佌k塗,三十年來從不寫一篇文章相反,回到家中自由的環境堙A老薑決心認真讀書寫文章,他認為:“人們已經完全拋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了,當今重要的就是恢復馬克思主義關於社會主義的學說。”(2003年4月3日信)此後他在《陳獨秀研究動態》等刊物發表過多篇文章、編譯稿和出版論文集《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的學習與思考》(2004年出版)。

這位不屈的人,總結自己的一生寫下四句話:
堅持原則,反對守舊;
服從真理,不搞教派;
放眼世界,把握現在;
團結戰鬥,爭取未來。



2006年11月28日記於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