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兆立同志〈1929─2006〉 禾子


大洋彼岸的加拿大傳來令人極為悲痛的消息:兆立同志於八月十五日晩十一時五十五分因患腦瘤醫治無效與世長辭。這是我們不可挽回的沉重損失。兆立同志奮鬥的一生,是很值得紀念的。
兆立同志姓周,名冀甌,生於1929年12月23日。小學和初中是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軍的轟炸和三度佔領的戰亂中度過的。溫州模範小學校長王曉梅和黃禹石等進步教師的抗日救亡思想教育,使他幼小的心靈深深埋下反對帝國主義的思想種子。他不僅積攢零用錢捐獻,還和同學一起冒著風雨,走街穿巷,義賣手工課的製品,為抗日戰士募捐。他在溫州中學讀高中時,正值全國學生運動風起雲湧。自1946年抗議美軍在北京的暴行的沈祟事件,接著“一二一”昆明血案,繼而南京、上海、天津鎮壓學生的“五二0”事件,溫州中學學生都熱烈響應抗議。兆立更是按捺不住胸中怒火,積極投身到學生運動中去。尤其是1947年“六二”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運動,他和班級同學不分晝夜寫制標語、傳單和街頭漫畫海報,編寫反對內戰、反對帝國主義、反對一切不民主制度的歌曲。兆立從小就喜愛音樂,拉得一手好二胡。他領頭組織《在一起》歌詠隊,在同學中教唱進步歌曲。一些喜聞樂唱的,如“團結就是力量”、“跌倒算什麼?”、“山那邊呀好地方”等等嚮往民主的歌曲,一時間,從這個歌詠隊傳遍班級和鄰班。為了配合運動,他們還把大家熟悉的嚮往光明的歌曲,例如“誰願意做奴隸”的歌詞改為“誰願意打內戰”。不僅團結了全班同學,活躍了戰鬥氣氛,而且在反飢餓、反內戰大遊行的隊伍中、不僅口號聲此起彼伏,由《在一起》歌詠隊教唱的革命歌聲響徹溫州市大街小巷。
學生運動鍛煉了兆立同志的意志,提高了思想覚悟。在進步同學的介紹下,他開始如飢似渴地閱讀馬克思主義書籍,尋覓國家和民族的前途,閱讀《青年與婦女》、《新旗》、《求真》等刋物和托洛茨基《中國革命問題》等著作,認識到1925─1927年中國大革命是史達林的愚蠢和錯誤導致失敗的,從而選擇了托洛茨基所指引的不斷革命論的無產階級世界革命的道路。
1949年他考入台灣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後於1956年赴加拿大、考入U•B•C•(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數學碩士,獲得學位後在多倫多長期從事計算工作。他始終把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放在首位,深入工人群眾,宣傳馬克思主義。1961年他和黃芬我女士結婚。黃女士一直支持他的革命事業。他為人熱情、正直、剛毅、助人為樂。他們生活儉樸,節省費用,資助工人運動和困難的同志。到加拿大幾十年,以至兩個孩子都長大時,他們仍住在公寓房子堙C由於長期在電腦螢幕前工作,加上病菌入侵眼睛,他的雙眼的視網膜受損,視力大大下降。醫生告誡他盡量勿面對電子螢幕。但他關心革命事業甚於生命,革命的需要使他置自己的健康而不顧,設法通過螢幕放大,近距離地、極其艱難地、長期堅持翻譯大量革命理論著作和文章,有些已收編成書,並將這些書贈送給諸大圖書館。北京圖書館就曾頒送贈書榮譽証給出版這些書的「十月書屋」。他還長期為《十月評論》翻譯有關馬克思主義、托洛茨基、曼德爾的著作和第四國際重要文件,如《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民主》、《以托洛茨基為可供選擇的道路》,以及《曼德爾的向社會主義過渡的觀點》等等大量文章和著作,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作出重大貢獻。
他關心世界大事,不顧視力低下,堅持每天在放大螢幕前困難地閱讀大量報刋雜誌和電視新聞,並作出自己的判斷。他在2003年1月22日給我信中寫道:“美國準備攻打伊拉克。你問我作為美國鄰國的加拿大對這場戰爭持什麼態度?加拿大人百分之八十是反對這場戰爭的。事實上,全世界人民都在反對這場戰爭。剛過去週末是全世界反戰日,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中東、日本、澳洲……等國人民都在反對美國發動這場戰爭。昨天,美國參議員、已故的甘迺迪總統的弟弟特迪•甘迺迪說:‘這是在錯誤的時候所發動的錯誤戰爭’(Wrong war at a wrong time)。美國人民在遊行時所舉的標語是:‘不要以血換石油’(No blood for oil)。可見人人都知道這是美國大資本家的代表為了攫取伊拉克石油發動的戰爭。” 時隔三個月,2003年4月21日的來信中寫道:“美國攻打伊拉克戰爭雖接近尾聲,但是它的麻煩才剛剛開始。伊拉克人民大規模上街示威遊行,反對薩達姆,也反對美軍的佔領。世界上反戰人士開始向國際法庭對美國提出公訴,它犯了戰爭罪。所以,美國布希政府今後的日子不會好過。” 三年多來布希政府在伊戰泥潭中越陷越深的事實,証實兆立同志當時的預言多麼正確!在當今世界,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勢力雖然仍很強大,而矛盾重重,且正走向沒落。具有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眼光的兆立同志對歷史的發展,用他2005年12月5日來信中的話說:“我對整個局勢充滿樂觀!”
自1946年投身革命運動至2006年離開我們,兆立同志始終堅持不斷革命論的無產階級世界革命的觀點,熱情洋溢地致力群眾革命運動,默默地專注筆耕革命理論建設,不顧個人安危,滿懷信心,六十年如一日,將自己的整個生命和精力貢獻給人類解放事業。我們會永遠銘記他奮門一生的功績、高尚的品德和堅韌不拔的革命精神。他所走的路,後繼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