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四日舊金山的反戰遊行

 

 

 

趙京

 

 

今年初以來,全美的各反戰團體就開始策劃在九月二十四日組織一場大規模的反戰游行。其間有組織出於現實考慮,建議不要涉及巴勒斯坦問題,而專注於從伊拉克撤軍問題。這個分歧到九月初仍然沒有解決,甚至傳出分別游行的計劃。這引起了廣大的反戰人士、反戰團體的擔憂,包括筆者的中日美比較政策研究所在內的團體和個人都聯名呼籲統一行動。

    正是基於壯大聲勢的考慮,在聖荷西等城市的反戰人士決定都集合到舊金山去參加游行。二十四日早上,我趕到集合地點,與上百名同志和朋友乘車前往。

    這是我第一次到舊金山參加抗議活動。我過去一直因為交通擁擠、停車困難不願去舊金山。我們在會場附近停車後,就遇到許多人從不同的方向朝會場會集。我一下子就到感到一種自由和解放的氣氛,在這堨i以遇到幾乎所有的美國進步力量團體或個人的訴求:無政府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工會、婦女運動、宗教人士、高中學生以及保守人士等。我特別注意到有不少亞洲系的學生。有一個女學生看到我簽名後用中文向我致謝。除了各種招牌外,許多社會主義團體也在積極推銷他們的報刊、書籍。十年前,我剛到美國時在威斯康星大學校園加入過“國際社會主義組織”(ISO),在嚴寒中叫賣其報刊Socialist Workers,今天又看到這份報紙,好像見到分別了很久的老朋友。

     我與剛結織不久的馬克思主義者D.E律師交談較多。他在越戰期間受組織派遣去越南幫助越共抗擊本國的軍隊,回國後曾被美國警察拷打,至今後背不能正常活動。作為舊金山進步律師協會的一員,他被總部設在

印度的國際律師組織派遣到北朝鮮進行為期一周的考察,剛回來。他介紹說,今天在舊金山活躍的許多進步團體的組織者過去都是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信徒。伊拉克戰爭以來,有一個叫“Not In Our Name”(不要用我們的名義)的組織有聲勢,在歐洲、日本的反戰示威中也常常看見這個標語,但在今天的游行中卻不見W影。D.E告訴我,該組織者過去是毛澤東的信徒,現在自稱是美國的“毛主席”,搞個人崇拜,失去了上千名成員。運動造就了這些名人、“英雄”,也容易將他們拋棄。

    集會一個半小時後開始游行,游行進行了兩個半小時才結束。我無法數出有多少參加者,後來讀報道,說有兩萬至五萬人,是伊拉克開戰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抗議活動。同一天,在華盛頓有十幾萬人參加游行,也是開戰以來最多的一次集會。美國的報紙、電視都作了廣泛的報道。這是一次成功的游行。

    如果聯繫到最近的新奧爾良等處的自然災害,可以說小布什當局正處於內外交困的境地。但這並不自動地等於進步力量的增強,相反,AFL-CIO(勞聯-產聯)在連續衰落的頹勢中卻分裂出40%的工會成員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顯示美國勞動運動的危機。在全球化的震盪中,作為震源的美國社會矛盾正在日益加深,更需要更多的九月二十四日這樣的政治動員抗議社會不公,以建設一個較好的未來。

                  2005年9月24日於聖荷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