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本主義的超級強國?

 

吉爾伯特.艾其卡爾(Gilbert Achear    王敬譯

 

艾其卡爾在巴黎大學教授政治及國際關係課程

 

荷蘭雜誌Grenzeloos簡短的訪問吉爾伯特.艾其卡爾討論中國是否能夠達到超級強國的地位,足以向美國抗衡。

 

:你對預言短短的幾十年後,中國將成為一大超級強國,可以在全球的平面上向美國抗衡,有甚麼意見?

 

:這些推測一般是基於目前中國生產率的較高增長,然而這樣的增長率不但遠非能確定地將持續數十年,更不用說目前貧富懸殊增加,產生緊張的局勢,沒有人能斷言中國社會是穩定的。

        另外,美國和中國的軍費支出的差距是越來越大,並非減少。美國目前軍費支出超過世界各國的總和,嚴密監視可能的敵人,包括中國,其目的是要保持“全面的支配”。如你所提到的預測,事實上是華盛頓及其國防部用作藉口以證明龐大軍備預算的需要。

        事實的真相是目前只有一個“超級大國”(包括一些附庸國家)在內,就是美國,走向侵略性的帝國主義的道路,正危害著全球人類。

 

:從地緣政治的重要性來說,把中國和世界資本主義經濟結合在一起,有甚麼含意呢?

 

:這就牽涉到很多相關的問題,這媗我只提到一些關鍵性的:一方面,中國越是在世界資本主義市場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市場便要越多倚靠中國這個國家的經濟,而中國是否穩定,使全球資本主義的利害關係構成問題。

中國已經變成一個巨大市場,也變成一個大出口國家,因此,它已完全不同於伊朗這類國家的範疇。例如,一個不穩定的伊朗,華盛頓仍然是樂觀,不一定會影響伊朗石油的出口,但若中國局勢嚴重不穩定,便可能導致全球資本主義經濟的很大危機。另一方面,中國不僅越來越要依賴美國的市場,同時也要依靠美國經濟的好轉,正如它擁有相當大量的美元、公債和債券,且開始進入美國股票市場,這就是意指中國政府是越來越採取加強與全球資本主義體系連結的政策──與持有幻想的人的信念相反,中國會成為第二個蘇聯,成為新興的在地球上兩極對立關係。事實上,中國比之俄國,更應該適合成為富有的高峰大國。

:美國在堮及中亞的軍力增加,對中美關係有甚麼影響呢?

 

:實際上,我剛才提到的目前局勢發展的展望,只有美國的極端行為會造成危險:中國人對國家尊嚴非常敏感,而且憎恨美國繼續侵犯他們認為是中國領土的國家主權,包括對台灣的爭議。

他們怨恨美國霸權主義者的行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他們感到──有充份事實證明──美國正從事將中國包圍:自從阿富汗戰爭以來,美軍已入駐中亞,正在中國西北邊緣,配合東邊在日本和南韓的美國軍力,就像一把虎鉗,從東西兩方面將中國壓制。還有派駐到中亞大陸的美國軍力,連接於俄國歐洲心臟與中國之間,這明顯是要阻止自蘇聯瓦解後早已建立的北京與莫斯科間的軍事合作。最後,但並非是不重要的,美國在堮地區的勢力,增加了對阿拉伯-波斯灣石油的直接控制,抓緊中國對石油的供應,保證在美國的控制下,中國油源供應脆弱的地位。

 

:如果中國能夠過渡成為資本主義的強國(即使在地區上),具有帝國主義的野心,結果造成中美敵對的局面,國際社會主義者會採取不同的立場嗎?

 

:目前來說,美帝國主義正處於世界支配地位,即使降到地區性水平,將中國放在同樣帝國主義範疇內,是非常錯誤的。收復失去的領土──至少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基本上是國家主權完整的要求:在19與20世紀堙A中國受西方列強的壓迫,有過苦難的歷史,且時至今日仍在進行洗脫這項過去的恥辱。

關於台灣的爭議及該地人民的自決權利,中國提出的對台灣領土合法要求,每一社會主義者都應提出討論,但可以肯定地說,華盛頓是無權插手干涉的。

在中美對台灣的衝突中,北京確信是要採取行動去收復侵佔的領土,而華盛頓是維護帝國主義對全球霸權的要求,在這情形下,反帝國主義者是不能守中立的,首先主要的任務是要停止美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動。

 

 

(王敬譯自《國際觀點》第368期,2005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