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歷史不會停 信念不會改》一文的更正

 兆立

    


 

最近讀到浪果寫的遊墨西哥文章,這篇文章寫得很動人,引起了我對墨西哥及里維拉、弗里達‧卡羅等人的興趣,所以讀了幾本書,也看了一部以卡羅為主題、片名為Frida的電影。之後,我發覺浪果的文章中有一些錯處。現在把我看到的錯的地方寫在下面:

 

(一)弗里達‧卡羅的原名不是Flida Kahlo,是Frida Kahlo。

 

(二)浪果引用嚮導荷西教授的話,說里維拉的“壁畫早已遍佈世界各地,包括在紐約的那驚動世人,畫有列寧、托洛茨基等人,題名《新工人學校》的一幅……。”前一段話如果是指墨西哥各地及美國的舊金山、底特律和紐約等地,還可以說得過去。但是荷西的後一段話就與事實不符了。里維拉的那幅“在紐約驚動過世人的壁畫”,題名是“Man at the Crossroads”(在歷史轉折點的人類)(這題目是RCA大z的主人洛克菲勒先生自己取的,他那里會取〈新工人學校〉這個題目呢?)。畫中有許多人物,但是在革命陣營的,只有列寧一人及手牽M手的工人、農民和兵士,並呇釵p荷西所說的,有列寧、托洛茨基等人。就是因為里維拉把草圖中的勞工領袖畫成列寧,大z主人才沒等到他將全畫畫完,就強迫他停畫,並令人將這畫用布幕蓋住,不久以後,還將它絞。這事發生在70年以前(1933—1934年)。當時二十幾歲的人,現在都九十多歲了。為什麼荷西教授問人們有否在紐約看過了?我真不懂。

 

〔附及〕里維拉以後在墨西哥重畫了一幅壁畫,畫中加了托洛茨基、馬克思等人。浪果文中一點妠ㄗ鴞僱e。這幅壁畫是在藝術館二樓,論氣魄及影響力當然不及原畫,因為原畫是在紐約RCA大z大廜M正門的大牆壁上,當初洛克菲勒為了大z新蓋,需要世界級畫家的畫來吸引租戶,那知里維拉畫了一幅共產主義壁畫,這就是此畫驚動世人之處。

 

浪果的簡單回應:    

 

    謝謝兆立先生提出的指正。《遊記》是99年的舊稿,當日行色匆匆,一切祗能草草擇記,像我親眼看到的,王宮靠左梯旁畫有馬克思的一幅,我記下的是:“階級鬥爭”(Tke struggle of the classes),靠右梯旁的一幅是“羽蛇神的傳奇”(The legend of quetzalcoatl);但只靠耳朵聽來的就不免抽象,也不敢說不是自己聽錯,郤錯怪別人說錯的。現在,除Frida的名字中的L誤寄外,其他地方也作出改正,那最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