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能否建成和諧社會?

  

     張開

 


 

總攬黨政軍最高領導權的胡錦濤,最近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中國共產黨從全面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的全局出發提出的一項重大任務。他們所要建設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應該是民主政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因而要求幹部、黨員把這項建設工作落到實處。

溫家寶接M在向人大會議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把努力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作為2005年工作總體部署的重點之一。顧名思義,這樣的和諧社會,應該比江澤民幾年前提出的「小康社會」更理想、達到更高級發展的境界的,既可享有溫飽的小康生活,又有社會階級矛盾衝突的不和諧,幾乎可超越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社會,後者仍只能「各盡所能,按勞付酬」的。但胡錦濤仍要把「構建和諧社會」作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全局出發而提出的任務之一,亦即認為小康社會比諸和諧社會是更高級發展的。不過,美國早已是小康社會了,其社會是否己經和諧,沒有階級矛盾衝突了呢?中共並有解釋。

    但不管怎樣,到底這樣的和諧社會,能否在中共的領導和推進之下,帶引中國人民共同構建成功呢?以下想探討這個問題。

 

市場經濟激發社會更多不和諧問題

中共20多年來的基本路V和政策,是大力推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國務院在今年2月24日發佈的《關於鼓勵支持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了促進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主要政策措施和要求;發改委為此也具體作出了多個方面政策優惠措施去支持「非公」經濟。《人民日報》在組織相關報道中指出;目前,個體私營工業已佔了全國工業增加值和銷售收入的40%左右,佔全國商品銷售總額和零售總額的60%以上。加上外資經濟,非公有制經濟佔GDP的比重已超過一半。僱用的就業人數已佔城鎮就業和整個非農就業人數的大半。

    這些新數據表明,非公有制經濟力量已超越國有制經濟力量,儘管官方仍死撐M「以國有制為主體」的黨八股。這也表明,中國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力量,已經佔了優勢。中國領導人近年不斷要求外國承認中國的「全面市場經濟」地位,也就是這種現狀的一種反映。

《報告》同時宣佈:中國政府「履行加入世貿組織承諾,繼續降低關稅,擴大開放領域……全面放開外貿經營權。」這就是拆除了中國過去成為非資本主義的工人變態國家的兩大支柱或必要條件之一(另一支柱是國有財產制)。

    多年以來,中國經濟越是蓬勃發展,就意味資本主義經濟越蓬勃發展。而資本主義經濟所必然產生的不良後果(例如社會兩極分化、貧富懸殊、失業、社會矛盾激化等等)和困難問題也越多、越嚴重。

    溫家寶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已多少承認了這種惡果;他說:總結一年來的工作,經濟社會發展中還存在不少問題和困難。一是經濟運行中突出矛盾尚未根本解決。農業基礎薄弱的狀況有明顯改變,保持糧食增產和農民增收的難度增加;固定資產投資還有可能反彈;煤電油運仍相當緊張;物價上漲的壓力較大。二是社會發展中的問題突出。一些地方特別是廣大農村教育、衛生、文化等社會事業需要解決的問題較多;城鄉之間、地區之間發展差距和部份社會成員之間收入差距過大;部份低收入的群眾生活比較困難;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不少。三是一些長期性問題和深層次矛盾依然存在。主要是:就業壓力巨大;經濟結構不合理,產業技術水平低,第三產業發展滯後;投資率持續偏高,消費率偏低;特別是制約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體制性機制性問題仍很突出。我們很清醒地看到,政府工作還存在不少缺點。政府自身改革和職能轉變滯後,辦事效率不高;有些關係群眾利益的問題還有得到根本解決;有些政府人員依法行政觀念不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弄虛作假和奢侈浪費的問題比較突出;腐敗現象在一些地方、部門和單位比較嚴重。

    他所描述的中國當前問題、困難和政府工作缺點,只是實際存在M的一部份,而且說得隱晦不詳。但儘管如此,他仍披露了中國今天存在的許多不和諧問題。

    社會科學院的2004—2005年《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較具體地指出,有7大問題正困擾M中國的發展,這就是:一、農民失地引起的社會矛盾加劇。目前全國有約4,000萬失地農民。二、收入差距進一步擴大。根據2004年全國5萬戶城鎮住戶調查結果,上半年最高10%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13,322元,而最低10%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1397元。三,就業局面依然面臨長期困難。每年城鎮需要就業的勞動力達到2,400萬人,而每年新增的就業崗位最多900萬個左右。四,減少貧困仍然是新世紀的重任。目前農村的F對貧困標準是農民人年純收入在625元以下,低於人均年收入約900元的聯合國國際貧困測算標準。中國目前正處在減貧的瓶頸階段。五,反腐敗要注重政治體制改革。中國反腐敗的力度和成本很大,但腐敗大案要案新案仍不斷出現。六,可持續增長受到資源、能源和環境的嚴重制約。七,社會心態變化。近兩年,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但是低收入群體的生活滿意度郤在下降。(上述的「社會心態變化」,具體表現在「仇富」的人大增。)

 

「三農」問題仍難有效解決

農村和農民,佔了中國地域和人口的F大多數。它和他們是否漸r和諧抑或相反,讓我們看看實際吧!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外國價廉質優的農產品大量湧入中國市場,使中國農產品備受打擊,農民生活每況愈下。世界銀行最新報告指出,中國入世3年後,農村家庭平均收入因而減少近一個百分點,部份赤貧農村家庭的生活水平三年內更急跌6 個百分點。

「三農」問題的非常嚴重,幾年前已迫使中共領導層列為「重中之重」,要設法加以緩解。在今年的《工作報告》中,更列出一連串措施去落實這個目標,例如,提前取消各種農產品稅,尤其是農業稅,國家今年的農業投資約700億元,等等。

不過,這些減免措施,即使能略為緩解嚴重形勢,也不能根本解決「三農」問題。中國科學院今年發表的「科學與社會」三大系列指出:唯有靠城市化才能徹底解決「三農」問題,為此,未來50年中國城市化所需的社會總成本將達15—16萬億元人民幣。(這是中共在建國後一直實行q牲「三農」利益的政策措施的後果。)

    而且,減免這些稅收,也必然遭受地方幹部用「下有對策」來抗拒,以保護他們從中所得利益不致受損害,長期以來,他們正是依靠徵取農民的苛捐什稅等等來肥私養活的。

    地方官員的貪污,使國家縱然有專款要扶助農民,農民的實際收益也遠為微少。例如,吉林省一個省級貧窮縣的小村,獲中央下撥十萬元扶貧專款,每戶貧農原可分得五千元,卻被官員侵吞,只剩下每戶五十元,當地人「敢怒不敢言」。(3月23日《蘋果日報》c載《東亞經貿新聞》報道)

 

「信訪洪峰」的形成

    社會矛盾尖銳化使社會更r不和諧,其表現之一,是各地民眾權益被侵奪,在地方層面得不到公正合理解決,被迫要遠赴京城上訪,希望得到中央政府協助。據《明報》得自國家信訪局的消息指出,近年直接到北京向中央政府部門上訪陳情的民眾數量不斷增加,其中八成以上是有道理的,而八成以上問題其實是可通過各級黨委、政府的努力而在基層解決。國家信訪局長周佔順認為,地方政府有提供應有的幫助,是導致上京陳情人數增多的重要原因。

    其實,問題不能在地方解決,正因為問題是由地方官員幹部所造成。例如,據參加今年人大會議的代表介紹,重慶市政法機關去年做的一項調查証實,村幹部違法犯罪呈上升趨勢。「村官」腐敗已成為破壞農村社會穩定的一大根源,由此引發的群眾上訪、舉報佔到總量的70%左右。

    因此,越來越多的民眾到北京上訪,北京的「上訪村」竟聚居有10萬信訪者。在04年12月12日聯合國「世界人權日」,上訪者到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活動不斷,有上訪者跪國旗、衝擊國旗、服毒、自焚、向公眾派發傳單和廣播,天安門分局派出所抓走了四百多人。而報章常有披露,各地方當局除了在當地阻截赴京上訪民眾之外,還派員赴京抓回本地居民。

在構建和諧社會理念提出後,如何應對承載M社會最密集、最尖銳矛盾的「信訪洪峰」,也成為中央高層的注意重點之一。

    2005 年1月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了新的《信訪條例》(修正草案)。專家指出,新《信訪條例》最大的變化,就是突出保護信訪人的合法權益,特別是將「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打擊報復信訪人」從十年前舊《信訪條例》中的普通條款,提升至總則位置。當然,即使是這樣立例,地方官員仍然可以不加理會,依舊騎壓在人民頭上的。

    出席全國「兩會」的政協委員向當局發出警告,現在財富迅速向少數人手媔陘丑A特別是在工業化、城市化過程中,一些強勢群體和少數先富之人,以q牲百姓和弱勢群體為代價,出現了嚴重的社會不公和貧富差距。如果人民內部矛盾處置不當,局部問題就可能轉化為全局問題,非對抗性矛盾就可能激化為對抗性矛盾。

    據公安部統計,2004年上半年由人民內部矛盾引發的群體事件,顯示經濟利益矛盾己成為人民內部矛盾的主要導火線。在近年愈來愈多的「上訪大軍」中,失地農民和僅得到小量補償的城市拆遷戶佔有很高比例。

 

官僚架構日益膨大而貪婪

    官僚架構日益臃腫,是很不和諧社會的特點之一。儘管中共中央一再提出要精簡,但實際上,這個官僚機構j是越來越膨大。

    在今年的政協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任玉嶺指出:內地平均26名平民就養活1名官員。權威人士估計,中國僅縣和縣以下由農民養活的黨政幹部目前高達1316萬人;當今吃「皇糧」的總人數已高達4572萬人;據報道,僅機關的車費、招待費和出國培訓考察費,全國已分別達到3000億、2000億和2500億元,其中主要是被各級領導幹部消費了。(見3月7日《明報》)

    「民革中央」在四川省德陽市的調查顯示,全市鄉、村兩級的負債總額為33億元,其中,鄉級債務總額接近30億,相當於鄉鎮財政收入近五倍。除這些直接負債外、鄉、村兩級組織都有為數不少的間接或隱性債務,包括為所屬企業、單位擔保債務。以此推算,全國鄉、村債務超過一萬億元。

    農業部的資料顯示,至去年底,鄉村人口約九億三千萬。鄉村負債相當於每個農民要承擔1075元,等於其年均收入的四成。

    財政部科學研究員白景明指出,鄉、村兩級組織的巨額債務已成經濟發展的包袱,不僅令農村基層政權的建設與發展滯後,一些地方甚至連基本的運轉都不能保證;大量的還本付息,不可避免地擠佔農村建設資金,加重農民負擔,不利於農村的社會穩定。(04年11月30日《蘋果日報》載自新華網)

中國的貪污腐敗越來越嚴重,中共越說「反」則越多。以下試舉些新事例來証明。

    自去年國家審計署掀起「審計風暴」以來,審計這把反腐敗利劍,頻頻出招刺向財政資金的違規和腐敗地帶,已揭開「八大黑洞」。據有關部門透露,去年審計署查出的各類違規資金2,600多億元,較上年增長十倍,已向紀檢司法機關移送各類違法犯罪線索1,100多件。國資管理公司及大型國企更成為腐敗的大黑洞、重災區。據檢察署統計,8成貪官拿公款行賄,貪污受賄4成來自國有企業。

    「兩高」2004 年打擊犯罪的記錄是:打擊走私、金融詐騙,偷稅漏稅等嚴重經濟犯罪活動,共批准逮捕罪嫌20,425人(同比增6.3%);立案偵查貪污賄賂,挪用公款百萬元的有1275件(同比增4.9%);立案偵查涉嫌犯罪縣處級至省部級工作人員2960人;立案偵查借企業改革之機侵吞,挪用、私分國有資產涉嫌犯罪的國有企業人員10407人;立案偵查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索賄受賄、徇私舞弊的行政執法和司法人員9476人。(3月9日《文P報》)

    上述數字只是官方挑揀出來「示眾」的,其他官官相衛、庇護下屬、未被逮捕立案法辦的不知還有多少。在這樣錢權結合、貪污橫行、人民敢怒不敢言的社會,又怎能構建和諧?

 

「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反面表現

    多年以來,國內許多學者不斷提出必須實行政治制度改革、建立民主政治、剷除官僚貪污腐敗和專制壓迫。溫家寶在《報告》中,規劃今年工作的總體部署之一是:「積極穩妥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進一步擴大基層民主,完善基層民主管理制度。」

    不過,在同一《報告》的前面回顧一年來的工作中,他j有提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這件事,反而在以前的其他中央領導人發言中,又曾經表示反對政治體制改革的(見本c04年第3/4期《社會不公更激化官民矛盾》一文所引)。

    而在實際上,「胡溫新政」兩年來,政治改革並無表現。儘管推出《黨內監督條例》,並在中共十六大四中全會中強調「執政為民,立黨為公」的理念,試圖解決權力監督、權力運作體系方面的問題,但觸及政治體制的改革卻毫無動靜,反而繼續迫害異議者。例如:胡溫主導下的中宣部又對知識界開刀,以批判新自由主義為由,封殺內地日趨活躍的意識形態領域,又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悼念趙紫陽的異見人士張林,他在八九民運後被關押至少八年。他今年1月得悉趙紫陽去世後,趕往北京,試圖參加趙的葬禮,但被當局拒F。他返回蚌埠時便被公安拘留。

    04年12月中旬,繼一度扣留劉曉波、余杰及張祖樺後,內地著名人權分子李柏光亦在福建被當局扣留。他是內地著名記者趙岩的戰友,兩人曾一起協助福建、河北等省份的失地農民,爭取權益。趙岩在04年9月被指涉嫌洩漏國家機密,遭當局扣捕,久未獲釋。

    在今年兩會期間,北京大批公安以及「義務」巡邏員,在市內展開連串掃蕩行動,扣留了大批「可能會製造麻煩的人」。近百名公安又突擊北京近郊的「上訪村」,對含C上訪的老百姓拳打腳踢、見人就抓,合共帶走了逾百人

    《南方都市報》的高層被控入獄,是近年「以言入罪」C假錯案的又一例。這引起北京及廣州兩地的六百多名新聞從業員,在兩會召開前,以大無畏的精神聯署一封請願信,為《南方都市報》前總經理喻華]C,指摘廣州當局因不滿該報大膽揭露廣州的黑幕,因而向該報高層報復。他們指喻的人品、能力得到同行認同。而且「主犯」獲釋、「從犯」反被重判的結果,令審訊更顯荒謬。這封請願信,送到主管單位南方報業集團,為喻華]C,也為《南都》在過去一年受到廣州地方當局的報復和司法迫害鳴不平。

    當局對網上言論的監控愈加收緊,不僅查封了多個網站,包括去年9月查封北京大學「一塌胡塗」等,還拘捕多名網絡人士,控以顛覆國家罪,「無國界記者」形容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網絡異見者監獄」。

    中國當局對網上言論的控制,多管齊下:一、直接查封敢言網站;二、在網上論壇設立嚴格的審查制度,人民網「強國論壇」等官方網站,都設立嚴密的字詞過濾系統,凡涉及國家領導人姓名、敏感事件的言論,都不能自動上網,須先經審核;三、嚴厲打壓網絡異見人士,包括湖北杜導斌被判囚三年、陝西顏均被判囚兩年。

    此外,清華大學「水木清華」網站聊天室從3月16日起限制校外用戶登錄,引起清華學生不滿,在校園舉行集會抗議,悼念「已死的水木」。北京報章報道,包括北京大學、南開大學、武漢大學等院校的網上聊天室近日亦有類似限制。有網站負責人表示,此次收緊限制是根據教育部相關文件執行。

   106名中國異見人士上月在亙聯網上,發表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公開信,批評中國人權倒退,要求聯合國敦促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因維護公民權利而被拘押的人士。

    聯合國接M在公布的報告中,敦促中國加強維護憲法所保障的人權,並批評北京恣意關押那些和平表達宗教與政治意見的人士。

    以上列舉的今天中國政治體制專橫腐敗事例真是俯拾即是,舉不勝舉的。在各級黨政幹部牢牢掌握M無限大的政經特權、人民大眾則完全無權的政治制度中,黨政幹部是F對不肯把政經大權交回人民,而必然誓死拒F的。這樣,民主的政治體制又怎能建立起來?!而有民主政治體制,則社會必然產生激烈的矛盾衝突,人民在被剝削壓迫之下就勢必起來反抗,爭取自身的權益,如此,又怎能構建起和諧的社會呢?!

    朱鎔基在辭去總理職之前,據海外一些網站報道,他曾在前年2月的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上,脫稿發表了「真情演說」,批評內地社會裡裡外外全都是假,「惟獨只有黨政領導幹部的腐敗,才是貨真價實的。」他指出:中紀委當時完成了一項準高幹調查報告,政治局常委看過後,莫不感到震驚沉痛,直言:「這樣的局面繼續下去,哪有政局不亂、百姓不反道理……。」據報、中紀委書記尉建行在會上公布的高幹黨風調查,披露省級黨政正副職幹部,壞的和最壞的比例高達六成。(詳見04年12月10日《蘋果日報》轉載)

    上引的報道雖至今未得到官方証實,但恰恰在該報道披露4天之後,《文P報》也c出了《瞭望東方週c13日消息:中紀委、中組部巡視組組長任克禮,在完成了對全國3分之2的省、區、市省級領導幹部的巡視工作後對該週c的專訪中表示:

「現在對黨和國家造成威脅的就是幹部的腐敗和不講真話這兩個大問題,因為現在這些已不是個別現象。」這幾乎等於証實了朱鎔基所批評的腐敗和「裡裡外外都是假」確是普遍存在的。

    難怪溫家寶在上月中的國務院第3次廉政工作會議上承認:「導致腐敗的深層次原因未能根本消除,反腐倡廉的任務還很艱巨。」(2月28日《明報專訊》)這是承認反腐倡廉工作很難完成的官式委婉說法。

    總括本文列舉的具體情況和分析,可足夠証明中共新領導層現時倡言要構建和諧社會,實際上比較江澤民提出的「小康社會」將更為遠無期,除非中國真的實行了徹底的民主政治制度改革,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共的官僚專制及其錯誤的方針,政策。否則,官方的宣佈,便只能是像古語所說的「畫餅充飢」、「椽木求魚」、「空中樓閣」而已。

 

                                2005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