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反日  政府壓制      軍行

 


 

自發的行動

    在3、4月的大半個月期間,中國各大城市相繼爆發了民眾自發上街反日等行動,其規模是1989年民運以後最大的。

   4月3日在深圳舉行的簽名反日活動,由「廣東愛國者志願網」連同「聯合民族先鋒網、深圳熱線以及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一起發起。這個簽名活動,演變成當地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反日遊行示威(據警方統計,參加者約有5000多人),另有數萬名市民現場簽名。遊行隊伍路經深圳吉之島、西武等日本百貨公司時高喊口號並破壞商店的廣告招牌。據悉,此次遊行事先未獲警方批准,屬自發性質,在長達5小時的遊行中,遊行隊伍與公安及保安多次發生推撞。

4月9日,逾3萬北京市民參加了民間發起組織的反日大遊行活動,以6個多小時 步行20公里,遊行到日本駐華使館前聚集,強烈抗議日本篡改教科書、佔領釣魚島等,呼籲「抵制日貨」及粉碎日本「常任」夢想等。憤怒的市民焚燒、撕爛日本太陽旗,以石塊、水瓶、雞蛋等擲向日本使館,傳達室的玻璃更被砸破,市民直至深夜仍未全部散去。

繼北京爆發近年最大規模反日遊行,反日示威浪潮繼續席捲全國各地。華南的廣州、深圳在10日

再有數萬人走上街頭舉行反日示威,在日本企業資相當集中的江蘇蘇州市,昨日同樣出現數千人參加的反日示威,北京也繼續有上千人在中關村地區舉行反日集會,海口則有萬人簽名運動和遊行。

    同一天,佛山市等地也各有示威遊行,舉行街頭簽名的城市更是很多。

    在日本外相4月中訪華前後,雖然中國官方己大力遏制示威,迫使運動降溫,但各地人民仍有大規模反日遊行示威,包括上海和深圳各有10萬人,杭州有逾萬人,香港有1.2萬人,珠海有上萬人。以及瀋陽、西安、廈門等17個城市。

 

民眾反日的原因

    為什麼最近中國會爆發這樣普遍而強烈的反日遊行和簽名抗議呢?這完全是日本政府伙同右翼勢力、為了壟斷大財團的利益,實行政治和軍事的擴張政策,因而激發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怒所造成的。其一連串具體表現是:一、日當局批准篡改歷史教科書,完全否認侵華日軍犯下的罪行史實,反而把日本發動「9.18」、「7.7」等事變的罪責歸咎於中國;二、以首相小泉為首的官員、議員,不顧各國的反對,屢次參拜靖國神社,向犯下侵略罪行的甲級戰犯神位致敬,顯示他們要日本民眾以侵略的戰犯為榜樣;三、日政府並有像德國那樣明確地對過去的侵略罪行向受害國道歉、謝罪;祗在中國人民反日怒潮高漲時,小泉在亞非會議上才被迫勉強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的「道歉」,但仍拒F為侵略暴行謝罪;四、較早時日本與美國簽訂了美日安保條約,把台海列為它們的「戰略防衛範圍」,在反日怒潮中,日政府又授權日商企業開發仍在爭議中的東海油氣田,為中日關係火上添油;五、日政府提出要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以助日本達成政治強國的大計;六、在派兵到伊拉克參與美國的侵略罪行之後,日本議會的立法委員會近日又發表報告,建議修訂二次大戰後訂立的憲法,認可日本擁有軍隊作自衛用途的權利,這是一種漸進的軍國主義復辟,以便最後使日本成為經濟、政治、軍事「三位一體」的強國,稱霸亞太地區,對亞洲各國重新形成侵略威脅。

    中國人民上街示威簽名,就是為了反對日本政府上述的惡行的。

 

政府的壓制

    中國政府在人民開始遊行反日時,可能想利用來迫使日本政府停止一些不利於中國的政策、措施,因而對民間的行動加以默許,和限制在不致失控的範圍內。但在怒潮越來越洶湧澎湃時,北京當局便本能地憂慮群情可能失控,發展下去,不但會損害中日之間的經濟利益,影響中國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而且部份群眾可能把反對目標轉向,把對社會及當局的不滿發洩出來,變成天安門事件式的對抗,威脅到中共政權的穩定。

    因為如此,中國官方於是採用各種資源與手段為反日聲浪降溫,加大力度止住中日關係的跌勢。除了控制大規模的遊行以及出動宣講團到高校宣講外,還在各地學校組織了一系列活動層層疏導反日情緒,教導學生要冷靜理智、合法有序地表達愛國情感。(4月25日《文P報》)

    李肇星要求中國人民「堅決貫徹中央的一系列重大決策和部署,自覺維護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不參加未經批准的遊行等活動,不做影響社會穩定的事情。」(4月20日《明報》)

    官方新華社在4月17日發表的評論員文章,已要求各地區和各部門的領導幹部,要深刻領會最近一次政治局會議的精神,緊緊「抓住當前十分寶貴的重要戰略機遇期,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把思想統一到中央對國內外形勢的判斷上來,把行動統一到總體部署上來。」

    在日本外相到北京訪問的時候,北京當局多管齊下,採取嚴密措施防範再度發生民眾反日集會及遊行活動,確保首都社會穩定大局。當局在敏感地區駐紮重兵,如臨大敵;多間學校要外出的學生登記姓名加以阻嚇;一批被視為可能是反日活動「搞

手」的民間愛國人士,則被送往郊區「休息」。接M中央高層並向全國各地下達文件,要求各地嚴加控制民眾反日情緒,尤其是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以防大規模的反日示威再度發生。

    蔓延全國各地的示威遊行,雖然在官方短暫默許之下爆發,但很快便受到阻遏。

    早在4月12日,全國反日活動急降溫,有份發起深圳4月第一次萬人反日簽名遊行的「廣東愛國者志願網」已被封,無法登入。此外,全國的亙聯網突然發生故障,導致各地用戶無法正常登入網站,內地網友紛紛揣測,此事與反日遊行有關。

    當局全面封殺網上相關消息的傳播,近期活躍的反日網站被關閉或限制登錄,聊天室將「反日」、「遊行」等敏感詞語列為攔截目標,不少大學也明令嚴禁學生參加遊行。

    慣用的「秋後算賬」行動在陸續展開,在本文執筆時止所見到的報道已不少。據4月28日《明報》報道:北京警方調查近期內地尤其是北京民間反日遊行活動的幕後策劃者,矛頭直指向中國民間保釣會與愛國者同盟這兩個民間團體。北京、上海多名保釣會成員近日被警方拘傳,其中上海謝姓保釣會成員已經被正式拘留,另一李姓成員則被帶走後下落不明。23日,警方再前往保釣會總部,並以「刑事傳訊」為名,帶走幾名成員。

    據上海東方網報道,上海警方近日拘捕16名涉嫌在本月16日反日遊行示威中的「滋事者」,另有26人被治安拘留。警方是根據在現場拍攝到的電視片段進行拘捕行動的,被捕者涉嫌在遊行期間,向日資商鋪和餐投擲石頭及雜物,以及煽動鬧事,其中一被捕者是大學教師,報道說,警方目前仍在追緝其他滋事份子。

    民間反日浪潮繼續被壓制:江蘇一名男子在網上鼓動民眾5月1日在南京舉行反日遊行,結果被公安以涉嫌編造、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拘捕。

    就這樣,中國各地的民間反日行動,便被官方大力壓了下去,變得沉靜無聲了。

    以上對中國民眾愛國行動所遭不公待遇的不完全述,如果與日政府對日本右翼份子近期反華言行的i待甚至縱容相對照,以及與中國政府近日對小泉政府的i容、友好態度相比較,那就會形成強烈的對比;再如果與中國領導人倡言的「以民為本」、「新三民主義」相提並論,那也會使中國人民又一次認識了領導人的言不符行,上了另一歷史課的!                       

 

2005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