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托洛茨基著作的現實意義

                                      瑪•霍道尼著    周仁生遺譯


 

【本刋2000年第3期(總第201期)刋載了以下一文的簡要摘譯,現得到周仁生老戰士年前對該文的詳細摘譯,特予以刋載,以讓讀者得以更全面地看到,同時作為譯者04年1月不幸病逝的一種紀念,從譯文可反映出譯者對托洛茨基思想的熱愛,以及譯筆所表現的信、達、雅的優點。——編者】

1999年10月29日、30日,有關里昂.托洛茨基的國際會議,在莫斯科召開。自1994年以來,這已是第五次在俄羅斯召開的托氏討論會。參加討論會的約有80人,這是最有成就的一次會議。

  會議由「托洛茨基遺作研究委員會」主持,第一次會議於1994年11月在莫斯科召開,會議期間成立了上述委員會。自那時以來,該委員會已主持召開了四次大會。第二次大會於1995年在聖彼得堡市召開,第三、四次大會先後於1996、1997年在莫斯科召開。

  委員會的目標之一,在於揭示由俄國革命領袖里昂•托洛茨基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所作的貢獻,但托氏著作在蘇聯是被禁止的,他的著作和他的事業一直被埋沒在由斯大林、後斯大林蘇維埃政權以及國際斯大林主義共產黨用謊言、偽造和篡改堆積起來的大山之下。

  委員會的眾多支持者認定,托洛茨基的著作和他的革命事業,是把馬克思主義方法最有意義、最有價值地應用在20世紀。支持者斷言,如果人們要想理解今天世界,要想發動革命、推翻資本主義統治並建立社會主義世界,托氏的著作是不可或缺的。

  同樣,還有不少人相信,對托氏的歪曲和誹謗,已經進行了很長時間了,旨在壓制對斯大林主義、對革命以及我們時代的其他主要事件發展作出馬克思主義理解。他們說:研究、理解、學習和應用托氏思想,是找到人類前進道路的一把鑰匙。要達到這一目的的先決條件是安排好機會,冷靜而又忠實地討論托氏的思想及其著作,這就是所有五次大會的目的。

  本次大會的三次會議期間共提出15篇論文,其主題為「托洛茨基的世界120年來的鬥爭史(1879-1999)」。「左派反對派史和托洛茨基傳記」以及「托洛茨基與民族問題」的兩次會議是大會第一天,在俄羅斯科學院舉行。有關「資本主義復辟進程以及托洛茨基的現實意義」等課題於這次大會的第二天,在國立莫斯科大學附近索尤茲(Soyuz)旅館的會議廳舉行。以下是大會發言者主要論點摘要:

  1.馬克•戈洛維茲寧,他是一位教授,俄羅斯學者及V•羅戈文的支持者(V•羅戈文是研究托洛茨基和左派反對派的歷史學家,已於1998年9月逝世)。

  馬克•戈洛維茲寧在大會開幕式上,提出「托洛茨基與左派反對派的新道路」為題進行討論。他首先注意到20世紀80年代的特點是知識份子享有坦率和公開發表言論的氣氛,那時左派反對派提出的新道路是可以討論的,但在1991年以後,當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開始落實時,這種氣氛便告終了。今天,在俄羅斯佔統治地位的思想體系,是由新政權培育起來的,這種思想體系以冷戰時代的手法把斯大林主義的起因歸咎於革命。然而,他接著又分析說,儘管俄國革命史遭到了新的歪曲和竄改,而事實仍然是:對當前危機討論的基本架構仍是由左派反對派和托洛茨基所提出來的,這就是不斷革命論和國際主義相對於斯大林政權的反馬克思主義論點的一國建成社會主義。

  戈洛維茲寧教授對歐洲歷次革命進行了綜合評述,他指出所有這些革命——從1848年到20世紀30年代的西班牙內戰——都沒有建立起真正的民主,這恰恰是因為歷次革命並沒有轉變成為無產階級革命。1917年的俄羅斯沒有別的選擇了——或者是為了帝國主義投資者、民族資產階級和地主的財產利益實行軍事獨裁,因為這些階級都力圖摧毀工人、農民和士兵的;或者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去提高城市被壓迫階級的利益。但俄羅斯革命需要得到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產階級革命的援助,而這一有力的援助卻從未到來。斯大林主義以一國能建成社會主義的錯誤思想,促成蘇聯的孤立。斯大林時代對政治、經濟新道路的鎮壓,又在今天重演了。

  戈洛維茲寧教授解釋說,斯大林主義與布爾什維克主義不是相同而是相反的。這一結論隨同反對派對斯大林和斯大林主義的鬥爭史一起,被當今佔統治地位的思想體系所忽視或否定了。就此意義來說,V•羅戈文所著的八大卷叢書為在政治上反對斯大林主義作出了澄清史實和政治的唯一和具有決定性的貢獻。

  2.米哈伊爾•沃耶科夫,他是托洛茨基遺作研究委員會的俄羅斯協調人。他報告的內容是有關他對檔案的研究,並聯繫到20年代由莫斯科戈齊茲達(Gosizhat)國家出版社出版的托洛茨基選集叢書。1927年托洛茨基被蘇聯開除出黨之後,此項出版計劃便擱置下來了,儘管至少有23卷列入出版計劃,但在托氏著作遭到壓制之前,僅有12卷問世,不久托氏便被逐出境。委員會應把加速出版這些遺留下來的資料作為自己工作的一部份。

  3.繼沃耶科夫之後的是佐婭.塞里勃里雅科娃,她父親是塞里勃里雅科夫,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左派反對派支持者,1937年被斯大林殺害,80年代後期恢復名譽。佐婭.塞里勃里雅科娃在新開放的老檔案中找到了長期被埋沒的1927年托洛茨基寫給她父親的信,此信在30年代被沒收,一直由斯大林本人收存。托氏在信中談到他在1927年黨大會上揭露斯大林策動一場篡改黨史和蘇聯史的運動,力圖抹掉托氏的作用,提高斯大林在打敗鄧尼金的聲譽。後來,斯大林索性在偽造歷史中把自己說成是打敗鄧尼金的唯一功勳者,不僅隱瞞了托氏是當時紅軍組織者和領導人地位,而且也隱瞞了他父親的作用。實際上,打敗鄧尼金的軍事計劃是由托氏提出的,而斯大林是反對這項軍事計劃的。佐婭根據檔案材料以及她自身經歷,引人注目地回顧了內戰時期具有決定性的歷史。

  4. I•布特雷茨基(I• Lya Budraitskis),是莫斯科托洛茨基派的青年活動份子。他特別提到了第四國際《過渡綱領》的現實意義。他說:《過渡綱領》是從民主要求有機地過渡到社會主義要求的綱領,是全面地使工人群眾走向社會主義革命。現在的基本問題仍然是解決失業和通貨膨脹。《過渡綱領》要求少勞動工時,隨物價指數增加工資、成立工人委員會,有對工人負責的專家們協助解決財政和技術問題,所有這些仍然是今天的基本要求。工人控制了產業,就會成為經濟計劃化的一所學校。創建工人民兵組織,武裝民兵,才能保護工人自己,反抗對工人的鎮壓。

  他一再強調,今天在俄羅斯,《過渡綱領》仍然是把工人組織起來很有現實意義的綱領,也是未來工人階級革命黨的基本綱領。

  5.阿列克謝•科茲洛夫,出生在沃羅涅日州,他也是一位托洛茨基派青年活動份子,也是工人國際委員會(CWL)俄羅斯支部的成員。

  他的論題是《布爾什維克主義與馬克諾》。馬克諾原是烏克蘭游擊隊的領導人,這支部隊主要由比較富裕的農民組成,屬於紅軍的一部份。但馬克諾不服從中央領導,托洛茨基曾力圖說服他,但失敗了。

  斯大林的合作者伏羅希洛夫急想在這個地區擴大他的領導權,陰謀反對馬克諾,馬克諾的游擊隊轉而反對紅軍,把布爾什維克趕出了他所控制的地區,並與鄧尼金結成聯盟,紅軍沒有別的選擇,只有摧毀馬克諾游擊隊一條路。現在有人指責布爾什維克有這樣、那樣的錯誤,但托洛茨基是力圖保護工人與貧農的蘇維埃政權的。

  在討論科茲洛夫的論文時,提出了許多論點,其中有一位叫鮑里斯.斯拉文的人,他原是前聯共黨員,現在轉而支持托洛茨基委員會,他說斯大林曾宣佈托洛茨基為法西斯主義同謀犯,而事實是托氏積極地反對法西斯政權,並預言德蘇必會發生戰爭,而那時,我們必須支持蘇聯反對希特勒政權。托氏的這一論點導致托洛茨基運動的分裂,因為許多人認為斯大林主義和希特勒主義是同一東西。

  斯拉文繼續說,現在許多人把蘇聯看成極權主義國家,托洛茨基也是這樣說的,然而托氏的方法是通過分析的,他從他所理解的極權主義政權得出蘇聯是一個墮落了的工人國家。可以說沒有任何別的評論家能像托氏那樣對理解1991年蘇聯所發生的事變作出更大的貢獻了。過去的蘇聯並非社會主義,但1917年的十月革命已為未來社會奠定基礎。20年代末期前,蘇聯遭受極度的扭曲但仍沒有改變十月革命所奠定的經濟基礎。1991年的事變,不僅消滅了蘇聯的壞事——極權主義的政權,而且也消滅了當時仍認為好事的經濟基礎。俄羅斯人民是理解這個道理的。斯拉文講了一個正在流傳的軼聞:有知識份子告訴工人們說,1991年前俄羅斯所存在的不是社會主義。工人們回答說:「那就讓我們回到不是社會主義的俄羅斯去吧。」斯拉文的結論是:工人們要回到以前是好事的俄羅斯去——有經濟效益,有工作保障,有社會福利設施等等——這就是說儘管斯大林主義所代表的是政治墮落,但十月革命使這些好事成為可能。

  6.V•羅戈文的妻子,加麗娜•伊凡諾芙娜•羅戈維娜評論了人權活動家的工作,指出在懷念斯大林時代的無辜犧牲者時出現盲點,那就是把20年代、30年代的英雄左派反對派和托洛茨基排除在外,而他們都是傑出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為了工人民主和國際主義的鬥爭而獻出了自己生命。60、70年代的蘇聯持不同政見者,常受到懷念,為什麼這批早期的持不同政見者都受到冷落呢?論才幹和氣質,早期的這批英雄要比60、70年代的持不同政見者,要高出十倍以上,他們都是國家領導人,傑出知識份子。反歷史反人權的罪惡仍在繼續著,我們必須向全社會公開我們的討論,使人民能夠理解。

  7.會議第一天的下午,「托洛茨基與民族問題」的討論,引發了充滿生氣的爭論。來自紐約的瑪麗琳•霍•道尼,就《托洛茨基的戰時通訊:巴爾幹與1912-13的巴爾幹戰爭》作了報告。這次戰爭奪走50萬生命,使巴爾幹半島變成了因瘟疫而死亡者的墓地。(以下摘譯)瑪麗琳說,托氏當時作為戰地記者從巴爾幹發來報導,詳細談到了階級力量起到了主要作用。由歐洲帝國主義列強所扶植起來的巴爾幹統治者,為了少數人利益而使工農大眾付出了慘重代價。

  瑪麗琳把托氏的著作,聯繫到今天的科索沃戰爭,說明戰爭、反猶太主義、沙文主義僅僅是為了寡頭主義的利益。如今天南斯拉夫由米洛舍維奇所煽動的沙文主義去摧垮科索沃,由美國和北歐所指揮的力量去摧垮塞爾維亞,以及俄羅斯資本主義勢力去轟炸車臣等等。這就是托洛茨基著作的現實性。因此她建議應把托氏著作譯成巴爾幹諸國語言和原文俄語,在巴爾幹及前蘇聯境內出版發行並廣為流傳。

  8.(摘譯)下一個發言者是索爾頓.柴拉托夫教授,俄羅斯科學院政治經濟學家。他引述20年代列寧與托洛茨基之間有關民族問題的通訊。柴拉托夫說,列寧請求托洛茨基加入他的行列,去反對由斯大林及其集團培育起來的大俄羅斯沙文主義。但列寧死後,托洛茨基因某些原因而沒有參加戰鬥。柴拉托夫說:「斯大林沙文主義扭曲了民族政策和民族關係。蘇聯解決民族問題的經驗是世界文明的最偉大的成就。事實證明蘇聯一旦瓦解,國際衝突便像戰火一樣點燃開來了。

  柴拉托夫轉而談到高加索民族問題。二戰期間,高加索的少數民族被斯大林逐出了家園,只在赫魯曉夫時代,他們才恢復名譽返回家園。但今天莫斯科的所謂「民主」政權,不是採取和解政策,而是挑動一個民族去反對另一個民族。

  9.接著發言的是塞爾蓋.德尼西烏克,來自烏克蘭首都基輔。他引述列寧在烏克蘭實行保護民族權利和民族語言的政策,但曾經與傑出的布爾什維克黨人皮達可夫和可夫斯基有過不同意見,而特別是列寧死後,遭到斯大林的俄羅斯沙文主義的反對。

  塞爾蓋不同意柴拉托夫的說法,而堅持說民族衝突的爆發決不是蘇聯一旦瓦解了才引起的,而是需要經過長時期的發展的。80年代前蘇聯境內民族衝突的爆發,是在蘇維埃時期長期都積下來的怨恨的爆發。要對此負責任的正是30年代後期斯大林所推行的民族政策。

  10.在討論中,安德烈•庫列昂謝夫,來自莫斯科的托洛茨基派活動家,他也不贊同柴拉托夫的意見。安德列說,1923年托氏提出,在語言文化領域內,要給予非俄羅斯民族以最大的讓步,在物質領域內要給他們有最大的獨立性,而要不妨害總的社會主義中央計劃目標。托洛茨基如同列寧所做所說的一樣,要尊重經濟不發達的民族,與他們的關係是幫助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教師。柴拉托夫一再重復他的觀點,認定20年代布爾什維克革命在民族問題上的成就,是歷史上無與倫比的,但他堅持說,托洛茨基並沒有像列寧那樣抵制斯大林的俄羅斯化政策。他的斷言受到其他發言者的反駁,發言者指出托氏在20、30年代的著作和演說中,高舉列寧在民族問題的旗幟,支持了左派反對派。

  這次大會第三次會議於第二天舉行,論題是《資本主義復辟進程和托洛茨基在今天的現實意義》這次會議廣泛地討論了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

  11.洛勃•瓊斯是前蘇聯工人國際委員會的組織者,也是這次大會的主要組織者之一,他談到俄羅斯資本主義復辟的過程。他說資本主義已在俄國復辟了。蘇聯時期60-70%的經濟,依賴國有化工業的生產,而今天絕大部份生產則依賴出口國外市場的提煉工業—石油、天然氣和自然資源。勞工市場並沒有發展,但這是因為許多非生產性工人仍然保留在工資冊上,因此他們沒有失去利益。價值法則現在與過去蘇聯時期一樣仍然起作用。過去這法則是用來測算產品價值,而不是價格,因此價值法則是失真的,但現在俄國價格已接近世界價格了,價值法則失真性已經沒有了。

  12.艾奧弩•庫爾馬諾夫,現任哈薩克斯坦共青團第一書記,也是工業中心城市肯托的工人領袖,他詳細說明了因市場改革結果及哈薩克斯坦的資本主義復辟而帶來的災難性後果。

  艾奧弩也是工人國際委員會的成員,是礦工抗議運動中的領導人之一,曾於1997年秋行軍到阿拉木圖,要求發給工資。結果,艾奧弩與另外一名工人被捕,這另一名工人因監獄條件太惡劣,死在哈薩克斯坦監獄中了。

  洛勃說:哈薩克斯坦資本主義復辟過程,與其他任何共和國所發生的沒有不同,所不同的只是不加掩飾、更加赤裸裸罷了。自從1991年計劃經濟崩潰以來,經濟調整便開始,這特別受到最富有盜竊性的納扎巴耶夫政權操縱。(納扎巴耶夫是哈薩克斯坦獨立共和國的總統,前共產黨的領導人,他推行的經濟政策及其作為,極像新近被推翻的印尼獨裁者蘇哈托。)

  艾奧弩指出:納扎巴耶夫「極具危險性的私有化」政策,是受國際貨幣基金會及歐洲重建和開發銀行支配的。其著重點落在開發世界市場型的原材料經濟部門。同時,商品加工經濟部門也遭到了毀壞—諸如機器製造業、五金業以及其他重工業部門。共和國200多個最大企業已落在外國公司手中,包括石油、天然氣以及其他冶鍊業等等。艾奧弩舉出了一個工業聯合企業為例,這個聯合企業原是蘇聯最大企業之一,由30個企業組成,工人多達6萬。現以一百萬美元賣給了一家英國公司伊斯帕特.卡梅特。另一設備系統是為前首都阿拉木圖供應電力的,價值幾十億美元,卻以五百萬美元被比利時一家公司收購去了。

  艾奧弩繼續說道:現時,跨國公司實際上已佔有所有經濟領域——從電力部門到交通業到礦產開採。與此同時,整個地區「非工業化」了。哈薩克斯坦原有60多個小城市,建在特有工業項目及礦區周圍,現在所有這些小城市正在衰退下去。許多地區的人民,在這個礦源富有的國家裡,卻沒有了電燈、天然氣和熱源:他們只得在戶外利用篝火煮飯:跨國公司只要從它們利潤中抽出百分之幾付給國家預算局,而它們則可逃避交納賣給海外公司原材料的稅款。就這樣,國家預算便被奪去數以幾十億美元計的收入了。

  多國公司與國際貸款機構控制了哈薩克斯坦經濟。民族資產階級若同多國公司實力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帶有家族性質—主要是由納扎巴耶夫、他的家族以及他們的社會核心集團霸佔著。

  政府政策已使共和國的人口急劇下降,從1990年的1700萬,下降到1995年的1450萬。根據兩種不同統計,一說是60%人口,另一說是90%人口已經拿不到謀生的最低收入了。至於失業人數,還沒有可靠數字,但可能高達500萬人。據統計,1990年有760萬人在各個行業部門工作。到1997年,受僱工人僅有360萬。工業部門失掉400萬就業機會。哈薩克斯坦經濟政策超越了俄國水平。通過了反勞工法,把危險性高的工業部門工人退休年齡提高到63歲,而他們的平均壽命僅55歲。教育改革卻取消了中、高級技術教育享受免費入學待遇。城市中社區服務的私有化,使社區的生活費用高過了大多數工人所達到的水平。政府正在制訂法律使土地私有化,這就為外國公司徵購土地舖平道路了。

  艾奧弩最後帶總結性地說,哈薩克斯坦正被改造成拉丁美洲和非洲模式的資本主義體制,這種資本主義發展完全依賴世界市場和多國出口的。他說,我們的任務是要把受改革嚴重削弱了的工人階級組織起來。列寧和托洛茨基的學說,仍然活在人們心中,而革命和社會主義的理念將在工人和青年中找到廣大聽眾。

  哈薩克斯坦的經驗,即自由資產階級勢力十分虛弱,甚至不能組成自己政黨,這就證實了托洛茨基的學說——工人專政、社會主義革命,是全世界落後國家的唯一出路。哈薩克斯坦經驗也證實了托氏有關經濟上配合發展和不平衡發展學說的正確性,在資本主義無法解決大量社會問題的落後國家裡,證明唯有托氏的學說才能起作用,而且如何才能起作用。

  弗拉傑米爾.沃洛廷(Vladimir Volodin),是新西伯利亞州的青年工人,他設計的論文主題是把右翼社會民主黨與斯大林派作了對比。斯大林派通常是與極權主義政權相結合,而社會民主黨則與議會民主相結合。然而,沃洛廷證明,在相同條件下,右翼社會民主黨與斯大林派是以完全相同方法進行活動的。托洛茨基的論據是,斯大林派和右翼社會民主黨有著相同社會基礎,那就是工人組織中的官僚階層,因此,這兩個政黨在工人運動中所代表的是同一勢力。托氏的這一立場經常引起某些人的反對。他的反對者認為,我們在西歐可看到社會民主黨扮演主要角色的議會民主體制。而另方面,我們在蘇聯、中國、柬埔寨可看到極權主義體制,這些國家與極端主義的墨索里尼、希特勒政權亦步亦趨。因此,左翼批評家們所支持的觀點認為,蘇聯和中國的右翼官僚集團代表一種特殊形式的資產階級統治,特別在國有化的經濟部門中。他們從此得出:斯大林主義是資產階級統治的另一種形式,而在政治上靠近法西斯主義。當然,這就認為在斯大林主義國家內,社會經濟體制就是特殊形式的資本主義。這樣的論點正確嗎?這些理論上的分歧就成為托洛茨基派有別於其他極左派思潮的基本事實。從表面上看,托氏的反對者似乎也有其可信的論據。

  然而,我們必須更仔細地加以觀察。說斯大林派總是依靠極權主義統治,這是錯誤的。沃洛廷繼續指出,事實上,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裡,斯大林派通常支持的是資產階級議會民主,他們從自由資產階級立場出發,同社會民主黨合作去反對法西斯主義。此外,在東歐,社會民主黨不但支持極權主義體制,而且在組織上與斯大林派合而為一,例如東德的社會主義統一黨,波蘭的統一工人黨。

  沃洛廷得出的結論是:在生產手段私有制的條件下,斯大林派的行動是與社會民主黨一致的;反之,在生產手段國有制的條件下,社會民主黨的行動像斯大林派一樣。換句話說,在同一條件下,右翼社會民主黨與斯大林派是「一致行動的」。他舉了一個例子,在西班牙內戰時期內,代表這兩種思潮的政治勢力團結起來,共同反對托洛茨基派和左翼無政府主義而一致維護議會民主和資產階級統治。

  在同一情況下採取同一行動的根源是什麼呢?在財產私有制的條件下,工人官僚層,亦即工會官員及工人在議會中的代表,有他們的既得利益,在維護自由派政權中,他們便可保留由他們地位所提供的一點施捨物。資產階級可以任意解散工會,任意罷免代表。但這就意味著剝奪了工人階級官僚層的特權,或取消了在工人運動中維護資產階級統治的工人官僚的特權。同時,斯大林派與社會民主黨的官僚層,都是鄙視工人階級的。但他們多少有點維護工人利益,因為他們需要保住工人官僚隊伍的上層地位。

  沃洛廷接著說,在生產手段國有化了的國家裡,官僚特權同其宗旨是直接衝突的,因為財產私有制正是根據這個宗旨而得以廢除的。因此在這樣條件下,官僚特權也是同工人階級最基本的政治權和自由權發生直接衝突的。如果工人有了政治權,官僚層就不能維護他們的特權了。正因此,官僚層不得不排除工人的政治權利。

  沃洛廷的最後結論是:東方國家的極權主義專制政府和西方國家的議會自由主義,只不過是同一個銀幣的兩面。工人官僚們的官僚特權就是建立在這統一體的基礎上。

  西方國家社會民主黨的政策是要軟化工人階級,使工人運動去適應資產階級統治。但要達此目的,他們又必須給工人以某些最低要求的滿足。這就是很久以前已經開始了的工人運動中機會主義徵兆。

  沃洛廷說:「里昂.托洛茨基斷言,斯大林派和社會民主黨的社會基礎是工人組織中官僚階層,官僚階層不是也不能是資產階級,這是絕對正確的。然而,在他們的實際政策中,在資本主義正在衰退的現有條件下,右翼社會民主黨和斯大林派,會同法西斯份子和自由派份子去維護資產階級秩序——他們越來越靠近了。由此可見,左翼革命力量的任何一派都不允許去支持斯大林派或社會民主黨的政治花招。任何試圖組成這種聯盟的人,都是對工人運動的背叛。

  費利克斯•克雷塞爾(Felix Kreisal)美國的托洛茨基派學者,他也是這次會議的翻譯者,回顧了1998年在莫斯科出版的梅德維傑夫(Medvedev)所寫的書《俄羅斯的資本主義》。梅德維傑夫是批判斯大林主義的著名評論家,在勃里日涅夫時期,他是持不同政見的歷史學家,70年代和80年代時,他為一批斯大林主義改革派提供了理論支持。費利克斯認為梅德維傑夫各種著作的大量出版都得到了支持。他的思維激勵了眾所周知的歐洲共產黨和歐洲斯大林主義的發展。1999年在俄國出版了《世界社會主義網址雜誌》卷11(25)上,費利克斯以簡短篇幅評論這本書時提出一個問題「在分析俄國資本主義發展時,他的觀點是如何展開的?」

  梅德維傑夫這本書對此作出了回答。這本書對前蘇聯社會文化的崩潰以及衛生、社會生活方面的災難性後果,提出了批判。梅德維傑夫駁斥了一種共同的解釋,例如陰謀論等等。費利克斯說,他把前蘇聯的失敗歸因於軟弱無能的領導人的愚蠢以及犯了誠實的錯誤。

  費利克斯接著說,不論是梅德維傑夫的結論或他所駁斥了的那些論據,都是錯誤的、非科學的、近視的和沒有價值的。但應如何去解釋梅德維傑夫的破產呢?費利克斯將梅德維傑夫的破產歸之於他的思想方法,這種思想方法實際上是帶有斯大林主義的特徵,是把社會發展從客觀的歷史條件割裂開來,力圖把未完成的、屬於部份現象的矛盾,強說成是屬於已經完成了的範疇,這種思想方法是非辯證的。

  梅德維傑夫思維方法的另一特點,同樣是斯大林主義特徵,把國家及其組織和領導作用神化了。梅德維傑夫舉了幾個擁有實力的國家為例,包括中國、南朝鮮、新加坡、越南及烏茲別克,而且頌揚了這些國家取得了「經濟上成就」,這是由於它們在領導經濟中發揮了強有力作用。費利克斯堅持說,像這樣的思維導向幾乎沒有給人類提出希望。

  安妮•多拉齊奧(Ane Dorazio),是紐約威斯特切斯特社區學院教授。她談到了托洛茨基著作《日常生活問題》。

  (以下摘譯)安妮特別提到托氏在這部著作中指出,共產主義社會的政治學,要把關心文化作為優先的任務。這是談及到習慣與風俗,科學與技術,文化與教育以及辯證法。托氏特別強調要遵守時間,開會要及時,要講究文明禮貌,語言必須純潔,不能使用下流語言。文化既是階級壓迫的主要手段,但也是人類解放的手段。資產階級通過教育,可向工人灌輸資產階級價值觀,但要推翻資本主義同樣也要通過教育。托洛茨基在寫到技術和科學時指出,社會主義本身是科學,更需要一切部門的科學。科學的最偉大成就,並不是在技術上取得明顯的收穫,而是科學有預見的能力,這便走向辯證法。安妮接著說,辯證法是科學,可應用在物質條件上,幫助我們去理解複雜的發展進程。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學,只是靜止地看世界。

  安妮的結論是,托洛茨基在其論文中提醒我們要注意,「人世間的,但又是基本的日常活動,這些行動會使工人階級樹立起信心,創造文化」。

    在這二天會議上,瑪里琳•霍•道尼提出了《過渡綱領》問題。她是接過前一天伊麗婭•布德雷茨基(Ilya Budraitsik)發言未盡的話題,她說托氏提出過渡綱領是他一生事業的最高點,是今天世界為組織社會主義革命的關鍵綱領。瑪里琳突出了應用過渡綱領的實際方面,強調有必要成立工廠委員會/車間委員會?和消費委員會或具有相同作用的委員會?作為工人控制經濟的根本或培養的學校,儘管托洛茨基是在1938年寫下這過渡綱領的,但仍有美國同志們爭議說,工人對此並無準備,工人還是太落後,太消極。托洛茨基回答說,唯有用這綱領來直接介入革命者,工人的落後性和消極性才能克服。瑪里琳接著說,今天托洛茨基主義者仍然要堅守此綱領,但誰也沒有在實際上應用它。然而這綱領在今天與在1938年是具有同樣的現實意義,同樣的不可或缺。

  在討論期間,有不少問題提出來。有人不同意費利克斯對梅德維傑夫思想具有斯大林主義特徵的說法,他們認為倒不如說,梅德維傑夫的方法代表了小資產階級思想,是以小資產階級觀點去批判斯大林派的。與會的一位婦女代表質問道,民主社會主義是否有可能在現時世界上實現呢?民主社會主義沒有在蘇聯發展起來,也沒有在任何別的國家發展起來。不僅是梅德維傑夫,並且還有許多俄羅斯人都希望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出現,才能挽救國家擺脫危機,因為許多俄羅斯人已經成為流亡難民或者是他們自己國家的奴隸,這都因為國家太軟弱無能了。

  另一位婦女代表問道,為什麼有人喜歡強有力的國家呢?國家把保衛私有財產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我們可在各種勞工衝突過程中看到了這一點。她指出:「要記住魚是從頭部先開始腐爛的。」主要問題是國家對人民沒有負起責任來。

  費利克斯詳盡地解釋說,梅德維傑夫之所以愛好強有力的國家,實際上是以強有力國家的成就為基礎的,這些成就來源於國家有能力迫使工人服從國際帝國主義領導人和資本家的指令,而這些人正是為了確保他們更大的貸款和投資。這就是為什麼梅德維傑夫的立場會以反工人階級為其歸宿點。

  薩瓦斯•邁克爾•馬特薩斯(Savas Michael-Matsas),是從希臘來的代表,他指出托洛茨基對文化以及對生產力下的定義是一致的,即認為人力的總體定能戰勝自然,這就反映了托氏的真正馬克思主義與第二國際及斯大林派的機械方法之間的深刻分歧(他們認為生產力只是生產手段,而文化是上層建築)。他也反對洛勃.瓊斯斷言資本主義已在俄羅斯復辟了。首先,決定生產模式的社會性質,並不取決於有關財產法律形式的數字。他舉例說,在希臘,56%企業是屬於國家所有,但這並不能使希臘成為工人國家,其次,如果資本主義在俄羅斯已經復辟了,就必須肯定自1991年8月開始,資本主義復辟過程一直在進行;如果我們這裡所有的早已是資本主義生存方式了,那麼就會提出兩個相互關聯的問題:難道有了資本市場嗎?有了勞力市場嗎?薩瓦斯說:「沒有」。怎麼能說價值法則決定了後蘇維埃時期的行動法則呢?薩瓦斯認為不能這樣說。

  大會期間,由烏克蘭的年輕托洛茨基主義者,奧利•維尼克提出的考證是令人最感興趣的事。奧利是烏克蘭工人國際委員會支部?工人抵抗組織的成員。他考證的問題是托洛茨基的誕生地亞諾夫卡(Vanovka),屬於赫爾松省。他說在斯大林時期,亞諾夫卡屢次改名。後經反覆研究,並派特遣隊去探索,最終確定現今貝里斯拉夫卡村即19世紀的亞諾夫卡村。

  烏克蘭托洛茨基派正在調查散居各地的馬克思主義者與在加拿大及美國的第四國際有聯繫的各組織之間存在的是何種關係。他們希望從美國來的托洛茨基委員會的會員將能幫助他們學習更多知識,如何來處理烏克蘭民族自由運動、共產主義運動和烏克蘭左翼反對派之間的聯繫。他們已開始收集有關這一問題的許多資料。迄今為止,他們經過調查,已確定在烏克蘭存在著地下托洛茨基派……他們是從左翼反對派中分裂出來的托洛茨基小組的固定網。他們並不是為了抽象的興趣進行調查的,而是為了推廣正確的政治綱領和策略,以便在今日的烏克蘭開展我們的工作。他們的政治工作已取得成就,並在烏克蘭13個地區已擁有自己的支持者。

委員會的未來計劃

  1.大會組織者審查了將「里昂•托洛茨基」著作譯成俄文的工作進程。大部份工作量已經完成,剩餘部份正在校對中,準備交付出版,預期一年內出版發行。

  2.委員會計劃,要出版巴爾幹文本的托洛茨基著作,利用光盤上讀存儲器,就易於準備出版,委員會的一個小組要找出版商並為其寫序。沃耶科夫(Voyeikov)教授建議在莫斯科成立托洛茨基研究所,定期集會並討論托氏著作和思想各個方面。他們計劃一年內有兩次能編輯出版研究所收到的論文集。

  3.委員會決定明年在烏克蘭召開第六次大會,日期定在2001年10月,地點在烏克蘭的基洛夫格勒。還將組織一次到托洛茨基的誕生地貝里斯拉夫卡村旅遊。當地烏克蘭托洛茨基委員會支持者及托洛茨基主義者準備建立托氏生平及著作博物館。

(譯自《第五屆托洛茨基國際會議報告》)